学生军训,看各地有啥创新

来源: 中国国防报作者: 苗禄权 鲁文帝责任编辑:杨一楠2017-09-27
 
学习射击原理

近年来,随着高校逐年扩招、部队精简整编移防、军队院校调整改革,由驻军部队集中时间派遣帮训官兵组织学生军事技能训练,已越来越难以满足需求,场地、人员、保障资源严重缺乏,个别学校甚至出现无法对接承训部队落实计划的现象。破解难题,各想高招,省军区系统在积极发挥属地作用、努力保障学生军训中寻求突破和创新。请看中国国防报记者的一组调查。

——编 者

黑龙江—— 错峰军训,缓解部队承训压力

9月15日,哈尔滨工程大学,新生军训汇报表演正式开始,初秋的运动场上一片火热演训场景。军训带队干部、黑龙江省武警总队某部教导员赵永庆正在主席台观礼,相比往年高校集中军训带给他的巨大压力,今年却是轻松不少。

“每年8月和9月,是部队应急任务多发期和演习驻训黄金期,加上新训和退役时间调整,大量抽调官兵实施学生军训非常困难。现在不一样了。”赵永庆告诉记者,自从实行错峰军训后,原来一个时间段内训一个学校的兵力,现在能训三四个,大大缓解了部队承训压力。

“全省82所高校、664所高中阶段学校,年招生50余万人,需要帮训官兵8000人,所有学校都想开学即开训。”黑龙江省军区学生军训办主任赵汝亮介绍说,“帮训兵力不足,是学生军训工作面临的一个现实而紧迫的问题,也是摆在绝大多数省军区学生军训职能部门面前的一个难题。如何不让学生军训成为无米之炊、无源之水?必须转变观念。我们的做法是变集中时间承训为分段错峰训练。”

自2014年开始,黑龙江省军区和省教育行政部门尝试调整学生军训时间,错峰安排在每年8至9月和翌年4至6月两个时段进行,并由省教育厅牵头发文,指定30所高校将军训时间调整至第二年。

调整军训计划的通知刚下发时,不少高校表示疑虑和担心。东北石油大学武装部的王福军告诉记者:“一接到通知就犯了愁,一是学校教学计划几年才修订一次,调整难;二是怕新生入学没有军训规范一下,管理难。”

针对众多高校的质疑,经过充分调研后,赵汝亮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实行错峰军训,教官与学生比例由1∶100提高到1∶80,军事理论考试合格率至少提高近5个百分点。事实上,错峰军训效果如何,院校自己最清楚。

“往年,高校都挤在开学前后军训,不但部队优质兵员保证不了,有时甚至训不上。”黑龙江工程学院武装部部长于大刚告诉记者,“实行错峰训练后,我们军训有了两个保证,一个是部队派出优质兵员有保证,另一个是军训质量有保证。这样既缓解了部队的压力,我们也高质高效地完成了军训任务。”

陕西—— 深入挖潜,整合承训力量资源

“他们更像军人,而不是学生!”9月11日,陕西科技大学参加军训的新生感到非常惊讶,军训场上90名教官,竟然都是来自该校的国旗护卫队队员。这些经过遴选培养的教官组织军训时,身姿挺拔,口令响亮,丝毫不逊于现役军人。像这样“学校自训、学生教官承训”的训练模式,在陕西还有很多。

“缺人又缺地,是陕西省军区今年学生军训工作中面临的严峻问题。”陕西省军区学生军训办参谋程来捷直言,今年陕西驻军部队撤并移防,军队院校调整改革,帮训官兵协调困难;学生参训规模大,校区有限难以展开,训练场地难保障。早在今年5月,程来捷就开始为学生军训来回奔波。

怎么办?只能军地合力搞帮训。今年6月,陕西省军区商请驻军派出帮训官兵的同时,指导多所高校选拔出450名高年级国防生、350名定向士官生和900多名退役复学大学生担任军训教官,由省军区分别组织进行集中培训。逐级压实帮训任务,成功构建了以现役官兵为主体、复转军人为补充的帮训力量体系。

说起组织退役复学的大学生担任军训教官,陕西科技大学武装部的杨军颇感自豪。今年陕西科技大学选拔200多名退役复学大学生组成军训教官连,利用暑期在省军区学生军训办指导下按大纲要求集中训练,并先后承担了2所高中和1所大学共7400多人的帮训任务。

人的问题解决了,场地怎么办?早在今年4月,针对城区高中阶段学校众多、场地有限、军训展开困难等问题,陕西省军区会同省教育厅多次深入学校、教育行政部门和民兵预备役训练基地进行调研论证,指导各军分区、市教育局对民兵预备役训练基地进行改建新建,按照“典型引路,试点先行”的办法,完善配套设施和功能,扩大承训容量,积极承担学生军训任务。

对此,帮训主力单位、陆军边海防学院学生军训教研室主任刘法语认为,军地合力发挥指导协调和服务保障作用,令学生军训“学校主导、基地主训、学生主体”的模式更加凸显。

广东—— 多方培养,军事理论教员上讲台

9月20日,中山大学军事理论课教学正式开启。军事理论教研室主任古添雄在授课教室间来回巡视,此刻,没有什么能比看到本校培养出来的军事理论教员走上教学岗位,更令他开心的了。

“自2010年开始,我们学校在军事理论教师选聘使用上,就开始尝试专、兼、聘的‘三条腿’走路方式,在学校武装部专职教师和聘请军队院校专家授课的同时,积极培育学校辅导员作为军事理论教学师资队伍的补充力量。”从部队转业的古添雄,深知目前部队派遣军官开展军事理论教学的困难和压力,“高校自主培养军事理论教员,势在必行。”

记者从广东省学生军训办公室了解到,为支持地方高校军事理论教学,广东省军区统筹教学资源,在全省驻军部队和军校中遴选设立了3个学生军训教研室,对150所高校实行分片划区教学,但苦于高校众多、师资有限,只有部分高校能够派遣教员上课,多数学校只能协助培养理论教师。

广东省军区联合省教育厅,每年组织一次军事理论教员集训,每所高校必到2人,由3个教研室派出专家教授培训授课技巧;军训期间,派遣军官讲课时,集中附近高校军事理论教员旁听学习;对新组建学校,军训办主动上门规划教学体系,重难点问题手把手培训,制定教学计划。

中山大学所有参与军事理论教学的学生辅导员,都是从学生军训连队指导员中精挑细选的,而辅导员对开展学生思想政治工作非常熟悉。参加军事理论授课的教员张硕辰告诉记者:“在课堂上,我们身穿绿军装,通过一个个生动案例引导学生感受国家的强大,结合现实生活提升同学们的爱国热情,为我们的祖国感到自豪和骄傲。整个过程,既是教学也是非同一般的享受,这也是我选择成为军事理论课教师的重要原因。”

为鼓励教学研究,激发军事理论教员的教学积极性,广东省学生军训办会同省教育厅每两年组织一次军事理论研讨,社科联设立研究课题,推动高校理论教师进行申报研讨,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助力军事理论教员成长成才的同时,也拓展了军事理论课教学,拓宽了教师成长渠道。

北京—— 基地承训,拓展军训深度广度

9月21日,秋意渐浓。在北京市怀柔学生军训基地,一场声势浩大的匕首操演练展开,首都师范大学军训新生震天的喊杀声丝毫没有因为场地的开阔而有半分削弱。多年来,这座基地承担了20多万名大中学生的军事技能训练任务,成为北京学生基地化训练的“样板”。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多数高校学生军训,都采取由部队选派官兵分散到各个学校组训的方式,不仅给部队承训带来压力,承训官兵管理也有一定难度。同时,学校操场缺乏相应训练场地和器材,学生军训大纲规定的实弹射击、战术、军事地形学、综合训练等内容难以落实,不仅军训质量得不到保证,单一枯燥的训练内容也很难激发学生的军训热情。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军训效果和训练质量,迫切需要一种先进、科学的军训模式。而基地化训练,正是适应了这种要求。

“哨兵站岗学生出不去,闲人进不来,训练安全有保障。除此以外,和校内军训相比,军训基地军营氛围更加浓厚,能够更好地培养学生的纪律意识。”北京市怀柔学生军训基地主任王新富告诉记者,军训基地化能够让有限的教学、训练资源发挥最大效益。

正因如此,军训基地化已日益成为学生军训改革的一个发展方向。北京卫戍区学生军训办参谋熊冰告诉记者,面对新的形势任务,北京市、区两级下大力、多渠道建设学生军训基地。各区政府陆续投资建成了规模较大的、集民兵训练与学生军训于一体的区级综合基地。据了解,目前北京市经审批的市级学生军训基地数量保持在8至11个,单个基地批次训练规模保持在2000至4000人。北京学生军训已走上了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力量为补充,依法统一管理、规范运行、优胜劣汰的基地化发展路子。

“依托军训基地创新学生军训形式,拓展军事技能训练的深度广度,这样,学生军训基地化发展的路子才会越走越宽。”怀柔军训基地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该基地近几年来,在军训内容上的拓展和形式上的创新:增设兵棋推演、沙盘堆建、理论研究、野营拉练等课目,添加通过染毒地带、负重奔袭、夜间紧急集合、担架救援、战地救护等新内容,激发了广大学子的参训热情。(苗禄权、鲁文帝;本文配图由黑龙江省学生军训办公室提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