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軍訓,看各地有啥創新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苗祿權 魯文帝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09-27
 
學習射擊原理

近年來,隨著高校逐年擴招、部隊精簡整編移防、軍隊院校調整改革,由駐軍部隊集中時間派遣幫訓官兵組織學生軍事技能訓練,已越來越難以滿足需求,場地、人員、保障資源嚴重缺乏,個別學校甚至出現無法對接承訓部隊落實計劃的現象。破解難題,各想高招,省軍區系統在積極發揮屬地作用、努力保障學生軍訓中尋求突破和創新。請看中國國防報記者的一組調查。

——編 者

黑龍江—— 錯峰軍訓,緩解部隊承訓壓力

9月15日,哈爾濱工程大學,新生軍訓匯報表演正式開始,初秋的運動場上一片火熱演訓場景。軍訓帶隊干部、黑龍江省武警總隊某部教導員趙永慶正在主席台觀禮,相比往年高校集中軍訓帶給他的巨大壓力,今年卻是輕松不少。

“每年8月和9月,是部隊應急任務多發期和演習駐訓黃金期,加上新訓和退役時間調整,大量抽調官兵實施學生軍訓非常困難。現在不一樣了。”趙永慶告訴記者,自從實行錯峰軍訓後,原來一個時間段內訓一個學校的兵力,現在能訓三四個,大大緩解了部隊承訓壓力。

“全省82所高校、664所高中階段學校,年招生50余萬人,需要幫訓官兵8000人,所有學校都想開學即開訓。”黑龍江省軍區學生軍訓辦主任趙汝亮介紹說,“幫訓兵力不足,是學生軍訓工作面臨的一個現實而緊迫的問題,也是擺在絕大多數省軍區學生軍訓職能部門面前的一個難題。如何不讓學生軍訓成為無米之炊、無源之水?必須轉變觀念。我們的做法是變集中時間承訓為分段錯峰訓練。”

自2014年開始,黑龍江省軍區和省教育行政部門嘗試調整學生軍訓時間,錯峰安排在每年8至9月和翌年4至6月兩個時段進行,並由省教育廳牽頭發文,指定30所高校將軍訓時間調整至第二年。

調整軍訓計劃的通知剛下發時,不少高校表示疑慮和擔心。東北石油大學武裝部的王福軍告訴記者︰“一接到通知就犯了愁,一是學校教學計劃幾年才修訂一次,調整難;二是怕新生入學沒有軍訓規範一下,管理難。”

針對眾多高校的質疑,經過充分調研後,趙汝亮給出了這樣一組數據︰實行錯峰軍訓,教官與學生比例由1:100提高到1:80,軍事理論考試合格率至少提高近5個百分點。事實上,錯峰軍訓效果如何,院校自己最清楚。

“往年,高校都擠在開學前後軍訓,不但部隊優質兵員保證不了,有時甚至訓不上。”黑龍江工程學院武裝部部長于大剛告訴記者,“實行錯峰訓練後,我們軍訓有了兩個保證,一個是部隊派出優質兵員有保證,另一個是軍訓質量有保證。這樣既緩解了部隊的壓力,我們也高質高效地完成了軍訓任務。”

陝西—— 深入挖潛,整合承訓力量資源

“他們更像軍人,而不是學生!”9月11日,陝西科技大學參加軍訓的新生感到非常驚訝,軍訓場上90名教官,竟然都是來自該校的國旗護衛隊隊員。這些經過遴選培養的教官組織軍訓時,身姿挺拔,口令響亮,絲毫不遜于現役軍人。像這樣“學校自訓、學生教官承訓”的訓練模式,在陝西還有很多。

“缺人又缺地,是陝西省軍區今年學生軍訓工作中面臨的嚴峻問題。”陝西省軍區學生軍訓辦參謀程來捷直言,今年陝西駐軍部隊撤並移防,軍隊院校調整改革,幫訓官兵協調困難;學生參訓規模大,校區有限難以展開,訓練場地難保障。早在今年5月,程來捷就開始為學生軍訓來回奔波。

怎麼辦?只能軍地合力搞幫訓。今年6月,陝西省軍區商請駐軍派出幫訓官兵的同時,指導多所高校選拔出450名高年級國防生、350名定向士官生和900多名退役復學大學生擔任軍訓教官,由省軍區分別組織進行集中培訓。逐級壓實幫訓任務,成功構建了以現役官兵為主體、復轉軍人為補充的幫訓力量體系。

說起組織退役復學的大學生擔任軍訓教官,陝西科技大學武裝部的楊軍頗感自豪。今年陝西科技大學選拔200多名退役復學大學生組成軍訓教官連,利用暑期在省軍區學生軍訓辦指導下按大綱要求集中訓練,並先後承擔了2所高中和1所大學共7400多人的幫訓任務。

人的問題解決了,場地怎麼辦?早在今年4月,針對城區高中階段學校眾多、場地有限、軍訓展開困難等問題,陝西省軍區會同省教育廳多次深入學校、教育行政部門和民兵預備役訓練基地進行調研論證,指導各軍分區、市教育局對民兵預備役訓練基地進行改建新建,按照“典型引路,試點先行”的辦法,完善配套設施和功能,擴大承訓容量,積極承擔學生軍訓任務。

對此,幫訓主力單位、陸軍邊海防學院學生軍訓教研室主任劉法語認為,軍地合力發揮指導協調和服務保障作用,令學生軍訓“學校主導、基地主訓、學生主體”的模式更加凸顯。

廣東—— 多方培養,軍事理論教員上講台

9月20日,中山大學軍事理論課教學正式開啟。軍事理論教研室主任古添雄在授課教室間來回巡視,此刻,沒有什麼能比看到本校培養出來的軍事理論教員走上教學崗位,更令他開心的了。

“自2010年開始,我們學校在軍事理論教師選聘使用上,就開始嘗試專、兼、聘的‘三條腿’走路方式,在學校武裝部專職教師和聘請軍隊院校專家授課的同時,積極培育學校輔導員作為軍事理論教學師資隊伍的補充力量。”從部隊轉業的古添雄,深知目前部隊派遣軍官開展軍事理論教學的困難和壓力,“高校自主培養軍事理論教員,勢在必行。”

記者從廣東省學生軍訓辦公室了解到,為支持地方高校軍事理論教學,廣東省軍區統籌教學資源,在全省駐軍部隊和軍校中遴選設立了3個學生軍訓教研室,對150所高校實行分片劃區教學,但苦于高校眾多、師資有限,只有部分高校能夠派遣教員上課,多數學校只能協助培養理論教師。

廣東省軍區聯合省教育廳,每年組織一次軍事理論教員集訓,每所高校必到2人,由3個教研室派出專家教授培訓授課技巧;軍訓期間,派遣軍官講課時,集中附近高校軍事理論教員旁听學習;對新組建學校,軍訓辦主動上門規劃教學體系,重難點問題手把手培訓,制定教學計劃。

中山大學所有參與軍事理論教學的學生輔導員,都是從學生軍訓連隊指導員中精挑細選的,而輔導員對開展學生思想政治工作非常熟悉。參加軍事理論授課的教員張碩辰告訴記者︰“在課堂上,我們身穿綠軍裝,通過一個個生動案例引導學生感受國家的強大,結合現實生活提升同學們的愛國熱情,為我們的祖國感到自豪和驕傲。整個過程,既是教學也是非同一般的享受,這也是我選擇成為軍事理論課教師的重要原因。”

為鼓勵教學研究,激發軍事理論教員的教學積極性,廣東省學生軍訓辦會同省教育廳每兩年組織一次軍事理論研討,社科聯設立研究課題,推動高校理論教師進行申報研討,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助力軍事理論教員成長成才的同時,也拓展了軍事理論課教學,拓寬了教師成長渠道。

北京—— 基地承訓,拓展軍訓深度廣度

9月21日,秋意漸濃。在北京市懷柔學生軍訓基地,一場聲勢浩大的匕首操演練展開,首都師範大學軍訓新生震天的喊殺聲絲毫沒有因為場地的開闊而有半分削弱。多年來,這座基地承擔了20多萬名大中學生的軍事技能訓練任務,成為北京學生基地化訓練的“樣板”。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多數高校學生軍訓,都采取由部隊選派官兵分散到各個學校組訓的方式,不僅給部隊承訓帶來壓力,承訓官兵管理也有一定難度。同時,學校操場缺乏相應訓練場地和器材,學生軍訓大綱規定的實彈射擊、戰術、軍事地形學、綜合訓練等內容難以落實,不僅軍訓質量得不到保證,單一枯燥的訓練內容也很難激發學生的軍訓熱情。這些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軍訓效果和訓練質量,迫切需要一種先進、科學的軍訓模式。而基地化訓練,正是適應了這種要求。

“哨兵站崗學生出不去,閑人進不來,訓練安全有保障。除此以外,和校內軍訓相比,軍訓基地軍營氛圍更加濃厚,能夠更好地培養學生的紀律意識。”北京市懷柔學生軍訓基地主任王新富告訴記者,軍訓基地化能夠讓有限的教學、訓練資源發揮最大效益。

正因如此,軍訓基地化已日益成為學生軍訓改革的一個發展方向。北京衛戍區學生軍訓辦參謀熊冰告訴記者,面對新的形勢任務,北京市、區兩級下大力、多渠道建設學生軍訓基地。各區政府陸續投資建成了規模較大的、集民兵訓練與學生軍訓于一體的區級綜合基地。據了解,目前北京市經審批的市級學生軍訓基地數量保持在8至11個,單個基地批次訓練規模保持在2000至4000人。北京學生軍訓已走上了以政府為主導、社會力量為補充,依法統一管理、規範運行、優勝劣汰的基地化發展路子。

“依托軍訓基地創新學生軍訓形式,拓展軍事技能訓練的深度廣度,這樣,學生軍訓基地化發展的路子才會越走越寬。”懷柔軍訓基地負責人向記者介紹了該基地近幾年來,在軍訓內容上的拓展和形式上的創新︰增設兵棋推演、沙盤堆建、理論研究、野營拉練等課目,添加通過染毒地帶、負重奔襲、夜間緊急集合、擔架救援、戰地救護等新內容,激發了廣大學子的參訓熱情。(苗祿權、魯文帝;本文配圖由黑龍江省學生軍訓辦公室提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