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數據資料>> 軍史

“空中驍將”李桂丹

作者︰李偉民來源︰國防部網發布時間︰2012-07-02 11:30:29
【 字號︰ 】【打印 】【 糾錯

    1938年3月12日,毛澤東在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13周年及追悼抗日陣亡將士大會上講話指出︰“從盧溝橋事變以來,東方歷史上未曾有過的大戰已經打了八個月。敵人是傾全國的力量來打,目標是滅亡中國,戰略是速戰速決。我們呢?也是傾全國的力量來抵抗,目標是保衛祖國,戰略是持久奮斗。八個月中,陸、空兩面,都做了英勇的奮戰,全國實現了偉大的團結,幾百萬軍隊與無數人民都加入了火線,其中幾十萬人就在執行他們的神聖任務當中光榮地壯烈地犧牲了。這些人中間許多是國民黨人,許多是共產黨人,許多是其他黨派及無黨無派的人。我們真誠地追悼這些死者,表示永遠紀念他們,從郝夢麟、佟麟閣、趙登禹、饒國華、劉家祺、姜玉貞、陳錦秀、李桂丹、黃梅興、姚子香、潘佔魁諸將領到每一個戰士,無不給了全中國人以崇高偉大的模範。”講話中,毛澤東提到的李桂丹,曾被譽為“空中驍將”。他與“空軍軍魂”高志航、“紅武士”劉粹剛、“飛將軍”樂以琴一起被時人稱為“四大金剛”,在抗戰中威震敵膽。

    航空報國建奇功

    2011年6月30日,我慕名來到遼寧省新民市公主屯鎮遼濱塔村。站在巍峨的遼濱塔前,我撫今追昔,同李桂丹烈士的佷子李中正、李忠良,聊起了英雄的生前身後事。令我驚異的是,烈士的後人們此時竟還不知道,李桂丹的墓地是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內。

    李桂丹,滿族人,1913年12月1日出生。他7歲喪父,與母親、姐姐相依為命,生活極為清苦。1929年于遼寧成城中學畢業後,翌年12月考入國民黨中央軍校。1932年7月畢業時,恰逢中央航校第二期飛行科招生,他又考進了中央航校。在艱苦、緊張的飛行學習、訓練中,李桂丹吃苦耐勞,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學習結束後,他被分配到航校飛行見習兩個月,以後歷任航校少尉飛行教官、飛行科驅逐組少尉組長。

    1936年底,李桂丹參加了傅作義將軍指揮的綏遠對日作戰。期間,他在偵察、轟炸和配合陸軍的作戰中屢立戰功,並受重傷。不久,他因戰功升任航校飛行科驅逐機中尉代組長,後任空軍第四大隊中尉中隊長。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中國空軍奉命配合陸軍與敵作戰。當時,中國空軍力量不強,與日本空軍相差懸殊。當時日軍有飛機兩千多架,中國空軍還不到三百架。且中國空軍處于初創階段,飛機要從外國買,飛行員也急缺,又沒有空中實戰經驗。盡管如此,中國空軍官兵的斗志依然十分高昂。

    當時日本沒有單獨的空軍軍種,空軍分屬海軍和陸軍,統稱為航空兵。1937年7、8月間,日軍向華北、上海發起進攻,日本海軍第三艦隊開進上海。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認為,要置中國于死地,最重要的就是控制住上海、南京這條線,並覆滅中國空軍。

    中國空軍的作戰計劃針鋒相對。按照部署,中國空軍要消滅佔據上海的日本陸軍和海軍及其基地。當時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停泊在黃浦江和杭州灣,日本陸戰隊盤踞在上海楊樹浦、虹口一帶,中國空軍決定主動進攻。會戰爆發的第二天,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急令駐河南周家口的空軍第4驅逐機大隊調杭州,加強淞滬地區的防空力量。

    此時,華東沿海一帶正值台風過境,長江中下游及蘇浙兩省被控制在一個巨大的低氣壓下,暴風雨區域綿延300公里,風速達每秒22米。就是在這樣的天氣里,位于南京小營的中國空軍指揮部在12個小時內連發兩道作戰命令︰13日下午2點,令駐扎在華北地區的中國空軍各大隊南下參加淞滬會戰;14日凌晨2點,令中國空軍各轟炸大隊對敵在上海及附近水域的重要目標據點實施連續轟炸。

    也正是因為這場台風,日軍指揮部在14日凌晨5點30分取消了6個半小時以前發出的空襲令,命令“在天氣好轉之前,暫停空襲”。而頭一天,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司令長谷川清曾打算在14日空襲杭州、南昌、虹橋等幾個中國機場,一舉覆滅中國軍隊的空軍力量。但令長谷川清沒有想到的是,他根本沒有放在眼里的中國空軍卻在暴風雨中出擊了。當天凌晨2點,中國空軍司令部命令下達,1個小時內,中國第一批戰機起飛了。2點30分,第24中隊隊長劉粹剛率領9架霍克-3型戰斗機,從揚州機場起飛,沿著長江往東搜索。在川沙縣附近發現日艦後,中國戰機立即俯沖下去,對準敵艦開始投彈,敵艦頓時濃煙滾滾。隨即,中國戰機陸續起飛,給日軍以沉重打擊。這一天,中國空軍共出動飛機76架次,分9批集中轟炸了日軍司令部、彈藥庫、登陸碼頭等重要軍事目標。時任第9集團軍總司令張治中將軍在回憶錄中寫到︰“大家都把這一次淞滬會戰稱為‘八•一三’戰役,實際上8月13日並未開戰,不過是兩軍對壘。”年輕的中國空軍由此成為“正式開戰”的揭幕者。

    當天14時50分,日軍飛機從台北出發北上。18時10分,杭州上空響起空襲警報。此時,中國空軍第4大隊機群已由河南周家口飛抵杭州。在日機來襲的前幾分鐘,第4大隊第21中隊的9架飛機剛剛降落,正準備加油,第22和23中隊的飛機尚在空中。這時,剛從南京趕到的大隊長高志航接到空襲警報後,立即下令︰“飛機不要停車,一半起飛警戒,一半加油待機出擊。”隨即,在飛機余油不多、氣象條件惡劣的情況下,他毅然率領所屬3個中隊27架飛機緊急升空迎敵。激戰中,高志航首開紀錄,先後擊落兩架日機。與此同時,第21中隊隊長李桂丹等也連續擊落、擊傷敵機各1架。經過近30分鐘的激烈戰斗,此役共擊落日機3架、擊傷1架,中國空軍僅有1架飛機輕傷。

    此番空戰是中國空軍抗擊日軍空中襲擊的第一次作戰。首戰告捷,極大地鼓舞了中國軍民的抗日斗志,增強了戰勝侵略者的信心。為紀念首次空戰勝利,國民政府將8月14日定為“空軍節”。

    對日空戰初期,李桂丹共擊落敵機8架,以輝煌戰績升任空軍第四大隊上尉本級代大隊長。1938年1月1日,國民政府授予他二級雲麾勛章,以獎勵他的戰績。

    武漢空戰顯神威

    1938年2月18日,武漢地區晴空萬里,寬闊的長江江面上空氣清冷,江水風平浪靜,舟楫稀疏。此時的武漢,雖然離前線還有幾百公里,但這年的春節,當地百姓根本沒有心思過。日軍的飛機不時靠近武漢進行偵察、騷擾,空襲警報聲不絕于耳,戰爭的陰雲時刻籠罩著武漢三鎮,武漢軍民也在加緊進行抗擊侵略的準備。

    就在這一天,日軍對武漢開始了大規模空襲。中午12時許,日軍26架戰斗機和12架轟炸機在安徽和江西交界處會合後,直撲武漢。這次日軍用于空襲的轟炸機和戰斗機,都是剛裝備不久的新式飛機,其中九六式戰斗機1936年才正式投產,該機長7.71米,翼展11米,乘員1人,最大時速409公里,最大航程1311公里,機上配有兩挺7.7毫米口徑的機槍,並可攜帶兩枚小型炸彈。

    敵機來襲的消息迅速傳到設在漢口機場的中國空軍第4大隊指揮所,大隊長李桂丹急令所屬第21、22和23中隊立即起飛迎戰。此時,李桂丹心情沉重而又激動,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同鄉加好友的第4大隊前任隊長高志航慘死在日軍轟炸之下的悲壯情景︰1937年11月21日,高志航大隊長正準備率領轉場至周家口機場的第4大隊起飛迎敵時,一群日軍攻擊機突然飛臨機場上空,罪惡的子彈突然擊中高志航,鮮血頓時染紅了座艙。犧牲時,高志航還緊緊握著飛機操縱桿。高志航殉國後,李桂丹接任第4大隊隊長職務,他把第4大隊改名為“志航大隊”,發誓要為死去的同鄉、戰友報仇。現在機會終于來了。

    中午12時45分,第21中隊的10架⑽-16驅逐機首先從漢口機場起飛。緊接著,李桂丹率領第22中隊的11架⑽-15驅逐機隨後起飛。與此同時,第23中隊的8架⑽-15也從孝感機場起飛。

    但日機來得太快。第4大隊剛剛在漢口上空集合,尚未編好隊,大批日機已逼近武漢上空。李桂丹當機立斷,指揮戰機立即投入戰斗。頃刻之間,一場激烈的空戰打響了。

    當時,中國空軍使用的⑽-15和⑽-16驅逐機是清一色蘇制裝備,與日軍的九六式戰斗機相比,各有千秋。⑽-15和⑽-16的火力要比九六式強,⑽-16的速度也超過了九六式,但⑽-15和⑽-16的機動性稍遜于九六式。

    第4大隊的空中勇士們駕駛戰機勇敢地沖入敵陣。第21中隊的董明德、楊弧帆、柳哲生、劉宗武組成的4機編隊首先咬住一架九六式戰機,互相掩護,協同作戰,一陣窮追猛打將其擊落,首開紀錄。隨即,柳哲生發現多架日機正在跟蹤中國空軍的飛機編隊,情況萬分危急。他一個急轉彎,調轉機頭,加大油門,咬住其中一架日機,一陣猛射,將其打得凌空爆炸。與此同時,他的另外3位戰友也各有所獲,一人又擊落一架日機。

    在第21中隊與日機纏斗的同時,第22中隊的⑽-15機群也與12架日機遭遇。6架日機從尾後咬住了第22中隊的前6架飛機,另6架日機咬住了後面的5架。此時,日機不僅在數量上佔優,而且在戰術位置上也居主動地位。

    面對不利形勢,李桂丹沉著冷靜,指揮第22中隊與日機周旋。他們憑借⑽-15的火力優勢與日機展開空中格斗。一兩個回合後,形成了單機混戰的局面。很快,中隊長劉志漢率先擊落一架日機。緊接著,其他飛行員或智取或強攻,也相繼擊落日機4架。

    與此同時,從孝感機場起飛的第23中隊的8架⑽-15驅逐機編隊在索敵時,發現多架日機正向第22中隊進行攻擊,中隊長呂基淳當即率機群向日機猛撲過去。一番混戰過後,23中隊也擊落了兩架日機。

    這是一場機群對機群的大規模空戰,雙方幾十架飛機混戰在武漢上空。從距地面5000米到幾百米,雙方戰機上下翻飛,追逐纏斗,飛機發動機的轟鳴聲與槍炮聲、爆炸聲交織在一起。不時有日機拖著濃煙墜入田野、江中,一頂頂降落傘搖搖擺擺地從空中飄落到地面。整個空戰歷時12分鐘,第4大隊擊落日機正好是12架,真是奇妙的巧合。

    然而,這一勝利來之不易,第4大隊也付出了血的代價。大隊長李桂丹先後擊落3架敵機後,在掩護戰友攻擊目標時,不幸被一架從後面偷偷摸過來的日機擊中,當即血染長空,壯烈殉國。此外,中隊長呂基淳,飛行員巴清正、王怡、李鵬翔4人也血灑長空,獻出了年輕的生命。飛行員張光明的飛機被日機擊中29處,自己身負重傷,但仍以頑強的毅力駕機返回機場。二•一八空戰是南京失守後,中國空軍取得的首次重大勝利,極大地鼓舞了軍心和民心。

    “李大隊長是名優秀的飛行員,在二•一八空戰中,他一人就擊落敵機3架。”原中國空軍第4大隊飛行員吳鼎臣在接受《楚天金報》記者采訪時,談起李桂丹,敬佩之情溢于言表。“他犧牲時年僅24歲,真是可惜啊!他從參加對日作戰起,屢建奇功,被譽為中國空軍‘四大金剛’之一。”老人一直把李桂丹當作心中的偶像,大隊長的犧牲給了他很大的打擊。“從此,我苦練技術,希望多殲敵以告慰英雄的在天之靈。”

    二•一八空戰勝利的喜訊瞬間傳遍了武漢三鎮的大街小巷,軍民們無不歡呼雀躍。2月21日,武漢三鎮舉行盛大的空戰祝捷及追悼殉國空軍將士大會,各界民眾萬余人舉行集會游行,“慶祝空捷,追悼國殤”。中共中央和駐武漢的第18集團軍代表周恩來、陳紹禹、董必武、葉劍英等出席集會並敬贈挽聯︰“為五千年祖國英勇犧牲,功名不朽。有四百兆同胞艱辛奮斗,勝利可期。”表達了中國共產黨人對為民族獻身的空軍烈士的崇敬和悼念之情。

    無猜姻緣留遺恨

    劉淑芝曾是李桂丹烈士的未婚妻。在劉淑芝女兒賀志芹的家里,我見到了劉淑芝的孫子賀亮。賀亮給我提供了李桂丹與劉淑芝的一段鮮為人知的戀愛故事。

    劉淑芝1912年9月2日出生在新民縣東蛇山子鄉荊家房身村,她家與李桂丹家住的遼濱塔村均位于遼河北岸。當時,遼河流域雨量充沛,水面平緩寬闊,劉淑芝的父親劉順在遼河從事運輸,經多年苦干打拼,逐漸擁有了3只貨船,經常往來于遼濱渡口與營口港之間經營航運,全家生活寬裕富足。

    李桂丹還在成城中學讀書時,母親就按生辰八字一直籌劃著為他尋找合適的“另一半”。1928年,經常雇用劉順貨船的一位客商為兩家牽上了線。其時,17歲的劉淑芝出落得如花似玉,她身材高挑、面容清秀,加之家庭富甲一方,已然是地道的大家閨秀。經客商介紹,雖然劉淑芝長李桂丹兩歲,但因生辰相符,兩家人很快同意見面。一見面,不只李桂丹與劉淑芝互有好感,劉順一見桂丹也甚是喜愛,當即向李母應允凡是婚嫁花銷自己全包。幾天後,李母也將30塊銀元彩禮送到劉家,兩家就此定下親緣。

    李桂丹考入中央軍校後,一直與劉淑芝書信往來。期間,他在信中表示,劉淑芝這個名字較為土氣,建議改為劉雪娟。劉當即應允,並一直用了10年,直到後來嫁入賀家後才更回原名。幾年後,李桂丹被分配到航校飛行見習,後又到蘇聯進修。期間,他多次寄禮物給劉淑芝表達相思之情。其中,讓劉淑芝最為喜愛的是一件淡綠色呢子大衣,她經常穿著它在姐妹中炫美,甜蜜幸福感可想而知。

    此後,李桂丹先後參加綏遠、淞滬抗戰,期間身受重傷,怕家人擔心,在與劉淑芝的通信中並未提及。

    1937年春,李劉兩家開始籌備婚嫁事宜。劉淑芝的父母特意從城里請來裁縫,按習俗為女兒做了147件不上衣領的上衣作為嫁妝,寓意“一生一世齊頭並進”。

    1938年初,家里人開始再三催促李桂丹回家完婚,但他的請假一直未得到上級批準,而且接受了新的戰斗任務。同年2月18日,在著名的武漢大空戰中壯烈殉國,年僅24歲。在考入軍校直至犧牲的8年間,李桂丹僅回家探親一次。

    而此時,在李桂丹的東北老家,還沒有人知道他已血染長空。家人的翹首企盼,迎來的卻是由蔣委員長特派員送來的遮掛黑紗的李桂丹遺照和遺物,還有蔣介石的一封親筆信《致李桂丹烈士家屬的一封信》。

    晴天霹靂,兩家人悲痛欲絕,劉淑芝當即昏倒在地,其父劉順受此打擊,從此臥床不起,一年後撒手人寰。

    同年9月,蔣介石派專人來到李桂丹家中,將其母親和姐姐接至南京居住。1948年,李母委托家族一李姓尼姑來新民找到劉淑芝,轉達李母約其一同赴台之意,劉淑芝婉言謝絕。1949年12月,李桂丹的母親和姐姐隨蔣入台。

    李桂丹犧牲後,劉淑芝終日以淚洗面,5年後嫁給了大自己13歲的公主屯本街商戶賀耀林,後生有一子兩女。她經常和孩子們講起這段刻骨銘心、難以忘卻的往事,直至晚年,每當提起,也總是老淚縱橫,連聲嘆息。老人于1997年3月22日逝世,享年86歲。(文刊于《黨史縱橫》)


(責任編輯︰梁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