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向中亞滲透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季澄責任編輯︰喬楠楠2018-01-03

據俄媒報道,吉爾吉斯斯坦總統熱恩別科夫在本月舉行的獨聯體國家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發出警告,稱“伊斯蘭國”極端主義思想正在向中亞地區蔓延並存在安全威脅日益增大的風險。鑒于“伊斯蘭國”近期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的全面潰敗,結合吉總統的上述表態,使得外界對于該組織在中亞開闢“新戰場”的可能性抱以深度關切。總體看來,“伊斯蘭國”對于中亞地區的滲透及其對當地反恐走勢的影響,主要取決于內外兩大因素的共同作用,一旦兩項因素均朝著有利于極端組織的方向發展,中亞地區的整體反恐形勢將陷入“腹背受敵”的兩難境地。

對于中亞自身來說,地區總體低迷的反恐形勢為“伊斯蘭國”的滲透行動提供了可乘之機,並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其一,盡管中亞各國近年來針對恐怖主義采取了一系列高壓舉措,實際效果卻不盡如人意,當地恐怖與極端主義勢力仍呈現暗流涌動的態勢;其二,“伊斯蘭國”一直將中亞視為潛在的影響力拓展區域,並為此專門印制了契合當地國家語言的極端主義思想傳播材料;其三,為了配合“伊斯蘭國”在當地的思想傳播和人員招募活動,被稱作“馬維蘭納赫爾”的“伊斯蘭國”駐中亞分支機構早已活躍于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兩國的邊境地帶;其四,境外“聖戰”分子的返回將進一步加劇地區反恐形勢。

此外,考慮到阿富汗緊鄰中亞的地緣政治現實,以及阿國內錯綜復雜的政治與安全局勢,“伊斯蘭國”在阿富汗的實際存在將成為影響中亞反恐走向的一大外部因素,其重要性甚至超過極端組織對于中亞地區本身的滲透。從2014年末至今的3年時間里,“伊斯蘭國”在阿富汗境內的存在呈現總體上升的態勢。聯合國專項報告顯示,“伊斯蘭國”已在阿富汗34個省份當中的25個擁有實際存在或相當程度的影響力。

尤其值得引起警惕的是,在緊鄰中亞三國的阿北部省份朱茲詹省,“伊斯蘭國”近期奪取了該省境內兩大戰略要地達爾扎布和胡什泰帕的控制權,已有超過3000個省內家庭被迫離開家園,60多所學校因此關閉。與此同時,對于那些仍處于阿政府控制下的地區,“伊斯蘭國”也開始著手建立零星的據點和訓練營,以培養崇尚暴力極端思想的年輕一代恐怖分子。

不過,客觀上看,“伊斯蘭國”在阿富汗境內的擴張行動仍受到諸多不利因素的干擾,致使整個行動仍面臨較大程度的不確定性。首先,極端組織在阿境內的活動將遭受來自阿國內安全部隊和美軍的持續打擊與清剿,其試圖在阿境內獲得長期“立足點”的構想短期內恐難實現;其次,作為外來極端勢力,“伊斯蘭國”與阿本土極端組織塔利班在思想理念與實踐行動層面均存在較大分歧,雙方勢必圍繞地區恐怖行動的主導權展開爭奪,前者可能因此落入與阿安全部隊和塔利班同時作戰的窘境,從而形成三方勢力混戰的局面。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伊斯蘭國”在阿境內的擴張及其產生的安全外溢效應,將直接影響中亞地區的反恐走勢。正如俄部分專家所言,“伊斯蘭國”將阿富汗視作戰略支點的行為將對中亞國家及俄南部安全構成嚴重威脅。對此,中亞各國應做好如下兩方面的應對工作︰一是在獨聯體和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框架下,加強國家彼此間的邊境安全與反恐合作;二是強化中亞五國與阿富汗的溝通與協作,建立針對性的協調機制,共同擬定應對措施。此舉不僅關乎雙方的安全利益,也將對整個地區的安全與穩定產生積極影響。(季澄)

(作者單位為國防科技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