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相對平等的伙伴關系轉型艱難,發展與安全難題破解不易——

歐盟對非新戰略的雄心和尷尬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海 鏡責任編輯︰張詩夢2020-03-26

■歐盟欲強化維護非洲和平的努力

■對穩定非洲“南翼”心有余而力不足

近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和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在布魯塞爾共同發布《歐盟對非洲關系新戰略》,提議歐非應建立5大領域的伙伴關系和加強在10個領域的合作。歐非將圍繞該文件磋商7個月,為10月的歐非峰會宣言“定調”。

非洲是歐洲昔日的殖民地,更是滿足其重大利益訴求的勢力範圍︰豐腴的資源庫,推廣“歐式民主”的試驗田,維系國際影響力的“後院”……但是,近年來國際格局加速轉型,美國等在非洲影響力一再擴展,非洲國際地位不斷上升,難民、非法移民和恐怖襲擊等非傳統安全威脅從非洲“外溢”到歐洲的風險加大,促使歐盟正視現實,加快調整對非政策步伐。

從2000年首屆歐非峰會召開,到2005年歐盟出台首份面向全非洲的戰略,再到2007年歐非共同發布“聯合戰略”,歐盟一直有意將歐非關系由傳統的“援助-受援”型“主僕”轉變為相對平等的“伙伴”。新戰略不僅沿襲歐盟的既有思路,更進一步高調宣稱歐非是“基于歷史紐帶,有密切政治、經貿與人文聯系”的“天然伙伴”,應構建“更加全面、綜合而長期的關系框架”。

盡管經貿一直是歐盟對非打交道的“拿手戲”和切入點,也是新戰略著墨很多的“主打牌”,但其字里行間不時顯露的“地緣和安全關切”,更能體現歐盟對非戰略理念的實質。歐盟官方認為,非洲的“發展-安全關聯”困境較明顯,貧困與動蕩易形成“惡性循環”,需要協調對非經貿和軍事政策,爭取“一攬子”解決問題。因此,新戰略聲稱將“通過結構化和戰略性合作,尤其是關注最為脆弱的地區,強化歐盟維護非洲和平的努力”;“綜合運用人道主義、發展合作與安全干預措施,確保有效應對非洲的沖突和危機”。

近年來,非洲一直是歐盟共同安全與防務政策的實踐重心所在。歐盟對非“次地區層次”戰略,分別針對非洲的3大動亂熱點︰“非洲之角”、幾內亞灣、薩赫勒地區。歐盟多管齊下插手非洲的“安全治理”︰一是資金支持。歐盟于2003年設立的“非洲和平基金”,已向非洲的國際組織和國家提供24億歐元。二是直接派遣部隊。歐盟已在非洲領導了近20場軍事和民事行動。三是幫助提高非洲自身的安全治理能力,分享情報信息,培訓其軍警和邊境守衛力量,推動其安全部門改革。新戰略可以說是對上述舉措的匯總整合與翻新升級,表明了歐盟大力介入非洲安全事務的決心。

歐盟對非新戰略雖豪情萬丈,但出爐伊始即伴生著諸多制約因素。

非洲輿論普遍認為,該文件不僅在姿態和觀念上“傲慢與優越感十足”,也沒有從根本上考慮和有效回應非洲的現實關切︰歐盟要在非洲打造的“數字”與“綠色”經濟,不接非洲現實發展水平的“地氣”;非洲急需將基礎設施建設和企業融入歐洲市場,歐盟卻“口惠而實難至”。歐盟如果在非洲解決不了民生福祉,軍事手段就只會“治標不治本”,甚至激發非洲對外來勢力干涉主權的反感。

歐盟被紛至沓來的內外危機所困,對穩定非洲“南翼”心有余而力不足。歐盟峰會連自身的財政預算分攤都談不攏,新戰略給不出未來對非資金投入的具體數額,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多數歐盟成員國並不願為法國等老殖民國家“埋單”,對歐盟對非軍事干預行動態度消極。歐盟在非洲開展的維和、反海盜等“非戰爭軍事行動”,所需人力甚于高技術裝備,而這恰是軍隊規模不斷縮水的歐盟成員國的“短板”。歐盟對非戰略新藍圖恐將與歐洲一體化進程一樣前路多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