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現場記者戴上“暴風魔鏡”采訪,新浪網虛擬演繹嫦娥二號奔月之旅,南昌將建國內首個城市級虛擬現實產業基地……虛擬現實技術正滲透進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並將更成熟地應用于國防和軍事領域——

虛擬現實,助推真打實備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樊超、曹琦、徐晶晶責任編輯︰徐雯2016-03-10

    

    制圖︰張 銳

2月25日,2016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結束後,“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一詞躍入世人眼球,這個早在19世紀60年代末提出的概念,時隔多年後迎來了春天。

簡而言之,虛擬現實可理解為仿真。當計算機生成逼真圖像,模擬特定的環境後,你可以借助眼鏡、頭盔、手套等特定裝備進入虛擬環境,根據你的操作,可獲得相對應的視覺、听覺、觸覺,甚至嗅覺、味覺。

一組生存概率數據引發的關注

模擬戰場,瞄準預定目標

不久前,國防科學技術大學計算機學院博士張波濤說,他曾注意到美軍公布的一組數據︰從未參加過實戰的飛行員,首次執行任務時生存概率為60%,而經過模擬對抗訓練後,生存概率可提高到90%。虛擬現實技術在航空領域應用較早。今年初,人民解放軍空降兵某部配發了虛擬現實眼鏡用于跳傘訓練,據介紹,截至目前,空降兵某部已完成的6場跳傘訓練中,新兵實跳優秀率達75%,空中特情發生率較以往降低了近10個百分點。

虛擬現實技術,必然與國防和軍事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

帶著求證的心態,3月7日,記者與北京某數字科技有限公司取得聯系,據了解,該公司研發了國內首個具有獨立自主知識產權的虛擬現實軟件平台。在該公司研發中心項目經理高小牛的帶領下,記者切身體驗了虛擬現實技術。

套上鞋套,記者走進一個約30平方米的房間,由于窗簾拉得十分嚴實,室內暗如密室。開燈之後,左手邊一個由3面投影牆組成的開放式“小房間”吸引了記者的視線,高小牛向記者介紹,這是虛擬演示環境,配合三維跟蹤器,可以近距離接觸虛擬的物體。記者戴上眼鏡,一個發動機三維模型立馬浮現在身旁,高小牛介紹說,借助手柄來操作,當綠色光線對準特定部件後,該部位將變紅,然後就可以抓取這個零部件,並且旋轉、任意擺放和拼接,還能多角度觀看模型細節及透視效果。高小牛說,在軍工領域,這較多用于裝備維修訓練,接著他向記者展示了早期制作的原二炮裝備展示系統。

隨後,現場工作人員將環境切換為“射擊訓練”場景,記者帶上眼鏡,隨即進入某“野外村落”,通過手柄可調節前進方向及所處的位置高度,還可根據需要確定行進速度。記者體驗到,速度較快時,會有輕微的眩暈感。現場工作人員介紹說,這適用于單兵作戰訓練,包含槍械射擊、航炮射擊等訓練項目,通過模擬特定的戰場環境,讓士兵通過頭盔、數據服和數據手套選擇相應的戰術動作,通過不同的處置方案,體驗不同的作戰效果,“主要是可以培養快速反應能力和心理承受力。”

“由于虛擬現實技術具有可控、安全、受客觀條件制約小等特點,在軍事領域中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國防大學教授馬分文介紹說,現在很多國家將虛擬現實技術運用在作戰指揮、軍事訓練和戰法研究等方面,解決了作戰訓練中的許多實際問題。

比如,“大規模地形地景仿真引擎”可應用在航空領域,高小牛隨即向記者展示,只見輸入不同的坐標、高度,所呈現的地面景觀也不一樣,他說,這對于飛行員熟悉飛行路線及地理環境有所幫助。科索沃戰爭期間,美軍就是利用虛擬技術,生成逼真的科索沃戰場環境,飛行員執行作戰任務前先在仿真環境中熟悉飛行線路和打擊目標,結果只出動原定50%的飛行架次就摧毀了預定目標,效果十分明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