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法狗”勝出︰預示大數據真正成為軍事武器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王飛躍責任編輯︰徐雯2016-03-16

    

    人工智能部分應用領域

導讀

一場人機大戰,將世人的視線拉至世界技術前沿——人工智能,自19世紀70年代以來,它一直佔據世界三大尖端技術之一。人工智能具有客觀、冷靜、系統的特征,在海量信息搜索、存儲、計算推演等方面,遠勝于人。“阿法狗”的出現,預示著未來由軟件定義的軍隊與戰爭將成為現實,數字化的戰例、訓練、演習將成為核心戰斗力,物聯網、雲計算、作戰計算實驗將成為軍事行動的“新常態”,我們必須建立自己相應的智慧國防軍事理論與體系。

3月15日,在舉世矚目的人機圍棋大戰中,谷歌的人工智能程序(軟件機器人)“阿法狗”以4:1戰勝韓國世界冠軍李世--,令人類瞠目結舌。我們在驚嘆之余,更應該警示和思索︰200年前,中國在“老IT”的工業技術落後于西方列強,導致我們不得不以大刀長矛對抗堅船利炮;今天,世界正進入“新IT”的智能技術時代,我們該如何應對才能避免重蹈歷史的覆轍?在國防軍事領域,我們應該如何發展自己的智能技術?

圍棋與戰爭復雜性

歷史上,就有圍棋源于戰爭兵法之說。東漢馬融在《圍棋賦》說道“略觀圍棋兮,法于用兵,三尺之局兮,為戰斗場”,圍棋的許多術語,如沖、打、征、劫、刺等,更是直接來源于古代的軍事術語。

戰爭源于理性的有限。人類的智力水平,就是人類的理性程度的技術表現。網絡信息技術和類似于“阿法狗”為代表的“新IT”技術,已經改變了人類理性與智力的邊界。人類必須重新認識並定義理性有限之“有限”的含義,對于源自有限理性的戰爭而言,這一點更是關鍵。

具體而言,“阿法狗”為利用以深度學習為代表的智能技術解決復雜性問題指明了一條可行的道路。毛澤東同志曾指出“所謂復雜,就是對立統一”,圍棋正是對立統一的結晶!對立統一,也是軍事指揮的核心。然而,解決圍棋復雜博弈的智能技術,如何有效地轉化為處理集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為一體的現代復雜戰爭的工具和體系?

應該說,圍棋與戰爭在本質上都是對巨大策略空間的搜索。“阿法狗”的勝出,顯示出人工智能在已知歷史數據的支持下,能做出遠勝于人的高速搜索。但同時必須看到,這種技術仍然存在缺陷。第四局中,李世--第78手構造出劫爭之勢,巧妙構造了一種欺騙性模式,終于扳回一局。這說明了目前的智能技術仍無法很好處理未知情景,而且難以對抗人類及其社會的本質復雜性。

無論如何,“阿法狗”預示著軟件定義的軍隊與戰爭將成為現實,大數據真正成為了軍事武器,數字化的戰例、訓練、演習將成為核心戰斗力,物聯網、雲計算、作戰計算實驗將成為軍事行動的“新常態”,我們必須建立自己相應的智慧國防軍事理論與體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