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來信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魯文帝 張運東責任編輯︰喬楠楠2017-10-09

十月的蚌埠被秋雨籠罩,一直下個不停。武警蚌埠支隊教導大隊的營院內,新兵營方向時不時傳出高亢的訓練呼號。

剛剛參加完在北京舉行的學習習主席回信精神座談會,阿斯哈爾•努爾太和董旭東就趕回營區。此時,樓道里已經掛起了習主席回信的展板,戰友們見他們回來,一個個興奮地湊過來詢問座談會的情況。而阿斯哈爾的班長看到他,更是高興,開玩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中了個好彩頭!時間不早不晚,3公里體能訓練,換衣服,走起!”

還未熟練掌握長跑技巧的阿斯哈爾跑完就容易嘔吐,新兵訓練雖然痛苦,但他明白這就是他想要的。阿斯哈爾的父親是一名公安干警,在他2歲時不幸犧牲在反恐一線。阿斯哈爾從小便養成了寡言少語但又堅韌的性格,2015年高考的6個志願中,他填寫了4個法學專業,最終如願就讀了南開大學法學院,只為能向父親多靠攏一步,用法律手段懲治暴徒。

受父親的影響,阿斯哈爾從小就有從軍報國的願望,他渴望著能成為像父親那樣頂天立地的英雄。到了部隊,面對緊張的訓練,他沒有一絲畏懼,因為自己早就做好了足夠的思想準備,就是要直面挑戰,錘煉血性!

初入軍營的新兵總喜歡相互問這樣一個問題︰“你為什麼來當兵?”8個大學生的答案驚人的相似——參軍報國、鍛煉自己。

如果說阿斯哈爾當兵是為了繼承父親的遺志,那賈嵐就完全是因為個人對夢想鍥而不舍的執著。2015年,16歲的她報考解放軍藝術學院,年齡小了3個月;2016年,大一結束報名參軍, 157厘米的身高比征兵標準矮了1厘米;2017年,經過一年的鍛煉終于長到了161厘米。這當兵的經歷真可謂一波三折,相當勵志。“就像歌里唱的一樣,感覺生命中有了當兵的歷史,一輩子都不會後悔。一次兩次沒有成功,那就三次,我就是要去當兵。”這個執著的有些固執的姑娘今年終于如願以償,來到北部戰區陸軍直屬隊服役。

同樣是女兵的戴蕊年僅18歲,也是8名新兵中年齡最小的一個。她出生于雲南省一個偏僻的小縣城會澤,當地頻發的自然災害使駐軍部隊官兵經常出現在戴蕊的家鄉。那一個個並不比自己年長多少的解放軍戰士,是憑著怎樣的信念一次次向著災區逆行而上,又是怎樣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讓疲憊的他們始終斗志昂揚、英勇無畏?正是這種從小對軍人的謎之不解,激發了戴蕊的從軍夢,希望親身一探究竟。

9•18,一個特殊的日子,也是胡一帆開赴軍營的日子。現在服役于武警安徽省總隊的胡一帆,外公是一個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在胡一帆的印象里,這個擁有30年軍齡的老兵很少對自己提起那場戰爭。2015年,當胡一帆和外公一起收看9•3閱兵電視直播時,看到外公滿眼濕潤,渾身因激動而難以抑制的顫抖,他才知道外公從未忘卻過戰爭。“一個老兵為自己的國家奉獻過青春和熱血,單是想到這一點,我便從心底升起對外公的由衷崇敬。”一種想要去當兵,擁有一段軍旅青春的沖動由此而生。

《當那一天來臨》是王 最喜歡的一首歌曲,每次唱起那慷慨激昂的旋律,她都會感到青春的熱血在燃燒。來到陸軍第82集團軍的第二天晚上,她就在新聞聯播中看到習主席回信的消息。那一刻,王 難以抑制激動的心情︰“真的沒想到習主席會給我們回信,特別感動,特別受激勵!”

時間回到9月初,一場由南開大學校黨委副書記、副校長楊克欣與8名新報名參軍大學生的座談會在南開大學召開。副校長從西南聯大紀念碑上的834位從軍學生名錄講起,講到習主席5•4講話精神和《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一書,再講到南開大學“允公允能,日新月異”的校訓,一段段歷史,一幕幕變遷,深深刻入了8名大學生的內心。

那段時間,南開大學全校都在組織學習《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習主席在農村基層鍛煉時那種默默奉獻、埋頭苦干的精神,激勵著我們參軍入伍,在軍隊的大熔爐里接受鍛煉。”在討論中,這幾名大學生結合自己報名參軍的經歷你一言我一語,漸漸萌生了以給習主席寫信的方式、表達從軍報國之志的想法。這一決定當即得到校武裝部老師的大力支持,“你們寫,我們送!”于是便有了這封《南開大學8名新入伍大學生寫給習主席的信》。當時大家並沒想到日理萬機的習主席會在百忙之中回信,他們只是想通過這封信真實表達自己的志向心聲。

王 的父親王厚恩是一名現役軍人,在新聞中看到習主席的回信後非常激動,當天就打電話到部隊。他對女兒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孩子,你要以習主席的回信作為自己軍旅生涯的指引航標,在部隊這個大熔爐之中好好淬煉成長。”父親還再三叮囑女兒“要時刻想著怎樣當一個好兵,只有盡快成為一個合格的兵,才有資格參與強軍夢的實踐。” 出生于軍人家庭的王 從小有著很深的軍人情結。來到部隊,在她眼中,一切既熟悉又陌生,雖然每天做的都是走隊列疊被子之類的小事,但她知道只有一步一個腳印踩實了,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戰士。女兒在電話里興奮地講述著新兵營的趣事,最後她不忘認真地請父親放心︰“我會珍惜穿上軍裝的每一分每一秒,扎扎實實走好每一步,絕不辜負習主席的厚望。”

在得知習主席回信後,胡一帆也在第一時間把這一喜訊告訴了外公,並第一次明確表達了想要了解外公戰爭經歷的願望。很快,胡一帆收到了外公的一封親筆信,從信中他了解到外公曾參加過被英軍士兵稱之為“傷心嶺”的馬良山爭奪戰,所在部隊更是在戰斗中被包圍長達4天之久。親眼目睹身邊戰友一個個倒下,戰爭之慘烈是常人所難以想象的。在信中,胡一帆沒有看到一句勉勵的話,但他明白,這是外公在用他的參戰經歷告訴自己,今天的和平是無數先烈用鮮血換來的,必須誓死捍衛。爺爺的來信胡一帆反復讀了好幾遍,當晚他在日記中寫道︰“我要做好普通一兵,不忘初心,腳踏實地,踐行習主席教誨。”

習主席的回信對于董旭東來說,是壓力也是動力,是榮耀也是責任。3個多月前,在南開大學的征兵宣傳宣講會上,他這樣講道︰“當兵是對是錯?不能這麼問,小事有對錯,大事只論取舍,而參軍報國的價值是不能隨意衡量的。”當時,他不曾想到,這種積極尋求自我價值實現的精神狀態,收獲了一份來自同屆兼職輔導員的愛情,更讓他沒想到的是,習主席不僅回了信,還對他們的舉動給予了高度肯定。

穿上軍裝才10天的新兵們對于軍隊已經有了真切而深刻的體驗。在北京的座談會上8名戰友再度踫面,眉宇間都有了幾分屬于軍人的英氣,大家聊起這些天來所受到的思想上的觸動和作風紀律上的挑戰,都深有感觸地說,以前的自己太過理想化,習主席的來信指引了前進的方向,我們要在部隊踏踏實實練好本領,當個好兵!

新兵營是個改頭換面創造奇跡的地方,南開大學8名大學生士兵入營半月有余,時間不長,但是變化不小。

初次見到董旭東,那頂武警作訓帽已經被掐得挺立平整,絕不比任何一個老兵差,整個人看起來精神抖擻。記得來到軍營的第一天,班長熊飛已經把他的被子整齊疊好,線條稜角分明,讓他都舍不得打開,當晚竟要和衣而睡。熊飛發現後把他拍醒︰“打開吧,別著涼,明天我教你!”班長的寥寥數語給了董旭東一種難以言表的溫暖。疊被子是他正在挑戰的第一關。每次疊被子,董旭東都在細細體會著班長的話︰“疊被子,疊的不只是被子的邊角線條,還有自己的稜稜角角。”

在軍人養成方面轉變最大的是主修藝術的賈嵐。在校期間她天生有種慵懶的氣息,不修邊幅,東西亂擺亂放,洗澡至少要半小時。現在,在戰友們的影響下,只要哨聲一響,再喜歡賴床的賈嵐也能“噌”的一下就起來,“身邊的戰友都是如此,我絕不能慢半拍。”

胡一帆剛到軍營的時候,缺乏時間觀念,每次集合都是最後一個到位。班長邱磊非常嚴格,只有批評,沒有表揚。剛開始時,他有些不適應。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後,胡一帆發現,班長和自己參過戰的外公很像,在他心中優秀已成為一種習慣,沒有批評便是表揚。漸漸適應了之後,現在集合時他總是沖在最前列。

要說這8名大學生士兵中最快適應部隊的,肯定要數分配到陸軍第79集團軍某旅的蔚晨陽了。當兵前他就是校國旗護衛隊隊長,軍姿隊列那是沒的說。對于新兵營的一切挑戰,蔚晨陽早有心理準備。軍營的集體生活大大壓縮了個人空間,一次班組的環形蛙跳訓練,讓蔚晨陽察覺了一個自身存在的毛病——個人主義。當兵前,什麼事都是從自己的角度考慮,而現在的戰斗集體崇尚團結,互幫互助、不離不棄,迫使蔚晨陽認真思索個人和集體之間的關系。

因入伍前不慎跌傷,李業廣是8名新兵中最後一個入營的。9月30日才到北部戰區空軍第一新訓旅報到。看到同班戰友行動迅捷,內務衛生和教育訓練樣樣拿得出手,他感到壓力不小。但有一天吃完飯,他和戰友們靠在一起洗碗,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戰友臂膀的剛強有力和彼此之間的團結友愛,這給了李業廣一種溫暖的力量。在班排長的時時跟進和戰友們的幫助下,這個被重點關照的缺課戰士進步神速,他已經把當一名優秀偵察兵作為自己強軍路上的第一個夢想。

“听吧,新征程號角吹響,強軍目標召喚在前方。”踏著《強軍戰歌》的鏗鏘旋律,南開大學的8名大學生士兵正在軍營這個大熔爐里淬煉成長。習主席回信中的殷切囑托在年輕的戰士心中如同航標,堅定地指引著方向。在廣闊的軍營舞台上綻放青春的光彩,在實現強軍目標的征程中貢獻青春的力量,是8名新兵共同的夢想和約定,他們正在用自己的堅定腳步書寫另一張優秀的人生答卷。(魯文帝、張運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