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推演︰用棋盤博弈歷練未來勝戰本領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方帥 潘娣責任編輯︰吳月明2017-10-16

從軍事游戲、參謀部的沙盤再到計算機程序,兵棋推演在人類歷史中不斷變幻形態,但其模擬真實戰場、為打贏未來戰爭服務的內核從未改變。

自上世紀80年代我國開始探索現代兵棋以來,國內兵棋推演已發展到兵棋類游戲、推演系統、人工智能等諸多領域,近年來國內各地舉辦的兵棋類比賽更是使得“兵棋推演”這個名詞一次次出現在大眾視野中。兵棋推演到底是什麼?它又是如何運用的?

兵棋推演︰用棋盤博弈歷練未來勝戰本領

一方正在沿公路進攻,意圖奪佔主要奪控點和次要奪控點,另一方迅速指揮快速反應分隊輕型鐵甲突擊群緊急出動,阻止藍方進攻,掩護後續兵力展開……

上述情景並非是戰爭回憶錄,也不是電腦屏幕上的電子游戲,而是9月25日,在石家莊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舉行的首屆全國兵棋推演大賽總決賽中的一幕。

此次全國兵棋推演大賽,由中國指揮與控制學會主辦,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承辦,自4月啟動以來吸引了全國11個分賽區5000余名軍地選手的參與,經過6個月的分賽區比賽和全國網上比賽,最終決出軍隊組、地方組、個人賽、編隊賽共32名選手在石家莊舉行全國總決賽。

導演戰爭的“魔術師”

把戰爭搬進沙盤和計算機,構設虛擬戰場,通過盡可能接近實戰的模擬,令軍隊在未來戰爭中獲得更大勝算——這就是“兵棋推演”的意義所在。兵棋也被譽為導演戰爭的“魔術師”,通常由地圖(棋盤)、推演棋子(算子)和裁決規則(推演規則)3個部分組成。在現代眾多兵棋類比賽中,較多采用的是以計算機為載體的電子兵棋系統。

與其他兵棋大賽有所不同,本屆比賽采用的平台是由某地方公司自主研發的“國防教育兵棋推演系統”。據該公司負責人介紹,該兵棋對抗系統由“地理信息棋盤、三維模型棋子、內置推演規則和裁決表”組成,支持1對1、多對多比賽和分組形式的對抗,系統還可進行復盤回放。

在觀賽大廳,記者看到布置有3塊巨大的液晶屏,比賽過程中可清晰看到左右兩塊屏幕中包括對陣雙方地圖和部署的態勢圖,中間一塊屏幕隨時更新著紅藍雙方的動態,據工作人員介紹,這是為導演組與裁判員準備的,也就是網友戲稱的“上帝視角”。

在另一方位的比賽現場,卻並不如很多人想象中激烈。進行對抗的雙方分別處于看不到對手的兩個房間內,在參賽選手的電腦屏幕上顯示著一個由密密麻麻的六角格組成的蜂窩狀棋盤,選手們用代表步兵、炮兵、戰車、肩扛導彈等兵力與裝備的棋子進行對抗。一位參賽選手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兵棋雖然沒有電腦游戲那麼直觀的打擊效果,但它的激烈程度其實非常高,可以稱為“看不見硝煙的對抗”。他透露,他所在的團隊就曾在一場擁有較大優勢的比賽中被翻盤,所以兵棋對于策略與戰術的應用有著很高的要求。

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周立存政委在比賽致辭中指出,兵棋是研究設計戰爭的重要手段,是礪將練兵的重要工具。

青年選手的“礪金石”

兵棋推演以對抗的形式模擬作戰過程,對青年選手有著天然的吸引力。在此次比賽中,無論是關乎個人名譽的個人賽,還是決賽後期的表演賽,青年選手都熱情滿滿,戰火與硝煙在這個虛擬的空間彌漫。

據大賽技術統計,大賽分賽區階段計劃完成3000余場比賽,但實際收集數據上萬場,即使通過技術篩選,仍有5000余場高質量比賽數據記錄,充分反映了選手在比賽中自主反復練習的熱情。在全國賽階段,這種熱情更加爆發,大賽計劃完成600余場比賽,實際收集比賽數據8000余場,平均每一場正式比賽的背後都有選手10場以上的練習賽。

賽場中,也不乏青年選手在逆境下不甘敗狀,以智謀翻盤的情況。在9月26日的軍隊組編隊賽決賽中,成都賽區武警警官學院廖雪東、趙玉昆、堯敏陽組成的“錘子戰隊”,因戰術失誤,第一局比賽以230分落後迎戰的武漢賽區海軍工程大學張毅偉、夏文杰、黃仁季組成的“演武東隊”。但在第二局比賽中,“錘子戰隊”頂住壓力,向對方發出連續反擊,最終以淨勝分170分的優勢,逆襲成為本屆大賽軍隊組編隊賽冠軍。

而在參加比賽的過程中,青年選手通過一次次的推演吸取經驗教訓,深化對武器裝備運用和基本戰術的理解。大賽組委會導演裁判組組長、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副教授閆科表示,一大批地方高校及企業參賽選手,經歷了分賽區比賽與網友比賽後,在總決賽階段的比賽水平已總體接近軍隊組選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