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推演︰用棋盤博弈歷練未來勝戰本領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方帥 潘娣責任編輯︰吳月明2017-10-16

人工智能的“攻略地”

近年來,隨著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風起雲涌,人工智能在人類智力游戲的各個領域不斷攻城略地。2016年3月AlphaGo大戰世界圍棋冠軍李世石,以4:1的總分戰勝了人類;1月,Libratus在不完全信息博弈單一決策的德州撲克比賽中擊敗頂級選手;大型的電子游戲方面如《星際爭霸》《我的世界》,科學家也開始了新一輪的AI算法的創新。

在此次大賽的閉幕式上,也有一個人工智能選手,一出場便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那就是人工智能程序“CASIA-先知V1.0”,大家稱其為“賽諸葛”。這款由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研制的智能程序與8名選手同時分別進行了一輪激烈交鋒,最終,“賽諸葛”以7:1的戰績大勝人類選手,成為了中國版的兵棋AlphaGo。

“人工智能系統並不是天生就不會犯錯誤”,在出現了出人意料的戰況之後,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楊一平副所長告訴記者,在大賽分賽區及全國賽各階段的15000多場比賽數據和知識雙輪驅動下,CASIA-先知V1.0在半年多時間里進化了十多個版本。以後,隨著後續使用“知識驅動學習方法+數據驅動學習方法”,相信它會逐步提升性能與勝率。

而人機對抗賽中唯一取勝的選手、個人賽地方組冠軍施允--同學在采訪時表示,AI比人類反應速度更快,機會射擊和行進射擊都更加精準,因其不受人類情緒波動影響,進攻與後退都依靠精確計算穩定發揮。

隨著新軍事革命由“信息化”向“智能化”轉型,未來“人工智能”將會在軍事領域得到更多的應用。正如中國指揮與控制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工程院院士費愛國在大賽開幕式致辭中所說的︰“‘人工智能+兵棋+網絡化指揮控制系統+無人系統’很可能構成未來新的作戰體系。在這個體系中,人工智能+兵棋是輔助人決策的大腦,控制系統是神經、無人系統是手臂。通過在兵棋推演中獲取的經驗,將使人工智能得到進一步發展;依據兵棋的規則,人工智能將能夠提供高級智能輔助決策,運籌帷幄、料敵先行、決勝千里。”

智謀者的“練兵場”

如果說,象棋是一部人生,那麼兵棋就是一個戰場。

在這一方戰場之上,每一個作戰部隊的體制編制、武器系統、戰術作為等元素都需要推演參與人員進行十分精確的評估,並將其逐一量化,換算成參數輸入計算機數據庫中,呈現給受眾的,便是規則但乏味的六角格組成的蜂窩狀棋盤。鼠標輕點的每一步,就可能使所在部隊“後退”一大步。

為了實施重大戰備議題的推演,往往要由作戰指揮中心、作戰演訓中心及各作戰執行單位指揮所,運用復雜的戰區仿真系統,輸入作戰各方的各類參數,連續數小時乃至數月模擬實戰環境和作戰進程。

一方棋盤之上,對陣博弈一決勝負,哪種情況下贏得概率更大一目了然。這種不大規模耗費人力物力財力便能推演出博弈結果的兵棋推演是軍事演習不能替代的。相較于軍事演習,兵棋推演考驗更多的是指揮者的判斷力和組織力。在“珍珠港事變”中,日本海軍正是通過一輪輪的兵棋推演證明了戰術可行性後,才取得了偷襲珍珠港的成功。

正因如此,此次兵棋推演大賽中,參賽選手需要同時指揮包括步兵、裝甲兵和航空兵在內的數十個作戰要素和作戰單元,從支離破碎的情報信息中找到對方的強弱點,完成對敵方要害目標的攻擊。

“我們把希望寄托在更能理解孫子兵法精髓的中國青年人身上;希望新一代兵棋人能更加全面深刻地描述戰爭本質,並進行相關的戰爭預測。”大賽組委會導演裁判組組長、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副教授閆科如是說。(方帥、潘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