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無名忠骨在!他們接力守護2865名烈士忠魂62載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傅家德 匡秀夫責任編輯︰丁楊2018-01-29

沂蒙山區陳立友、陳守軍父子接力守護2865名烈士忠魂62載——

看護好他們是活著的人應該做的

■匡秀夫 傅家德

冬日,沂蒙山區孟良崮烈士陵園內,松柏蒼翠,墓碑靜立。這里長眠著戰爭年代在沂蒙山犧牲的2865名英烈。談起孟良崮烈士陵園,很多人能講出陵園里的不少紀念物件,卻鮮有人知道這個陵園的兩個編外人員——墓群守護人陳守軍和他的父親陳立友。現年50歲的陳守軍家住山東省蒙陰縣垛莊鎮古泉村,與父親陳立友接力守護這片陵園已有62載。

“父親從朝鮮戰場上回來後就到陵園做看護工作了。”陳守軍說,1956年,帶著二等甲級傷殘復員還鄉的父親陳立友不想賦閑在家,主動向組織提出申請,要到孟良崮烈士陵園當守墓人。當時,孟良崮烈士陵園組建不久,硬件設施不齊全,陳立友就在陵園里搭建了個窩棚,拄著雙拐挪動在一座座墳塋之間,整理墓冢,養護草木。直到1982年,上級決定再招兩個新人共同管護陵園。陳立友又向組織遞交了第二份申請,希望他的兒子陳守軍能來。

“俺讀書不多。那時只知道孟良崮打過仗,可不知道里面的事。”陳守軍當時15歲,正值青春年少,人長得精神,頭腦也活絡,但他剛開始不願意去干這份只影伴孤燈的苦差事,更何況還和父親一樣都是編外人員。後來,在家人的勸導下,考慮到去陵園能照顧父親,陳守軍也就試著干了起來。上班頭些天,陳守軍一邊跟著父親擦墓碑,一邊听父親講過去的故事。時間長了,陳守軍被感動了。

“听了父親講的那些故事,壓得心里難受。俺就慢慢地下了決心,也要當好一名孟良崮烈士陵園的守墓人。”陳守軍說,讓他最難忘的就是一個叫陳若克的烈士。“陳若克,廣東順德人,犧牲時才22歲,懷里抱著才出生10天卻已被餓死的女兒。她臨死前說︰‘孩子,你來到這個世上,沒有喝一口媽媽的奶,現在就要和媽媽離開這個世界了,你就喝一口媽媽的血吧。’”

“孩子,再大的付出也比不上烈士們的貢獻,看護好他們是咱活著的人應該做的。”自2011年6月10日父親陳立友去世後,陳守軍就帶著父親的遺願繼續義務看護陵園。墓碑上有灰塵了,他找來抹布慢慢地擦去,墓區的雜草長多了,他用鐮刀一棵棵地割去,陵園的柏樹發岔了,他找來梯子爬上去修剪……

孟良崮烈士陵園總共埋了2865名烈士,但只有103塊墓碑上有名字。2017年,恰逢孟良崮戰役勝利70周年,陵園來了不少“認親”的人。他們有的拿著烈士證,有的帶著烈士生前的遺物,有的只有斷斷續續的記憶……“雖然線索很多,但父親和俺目前只為一個無名烈士找到了名字。雖然碑沒有名字,但埋的烈士都還在,我還得繼續守在這里,等著他們的親人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