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寄情|媽媽掌心的溫度,是觸及心底的暖流

來源︰ 中國軍網作者︰ 程小冬責任編輯︰丁楊2018-02-17

媽媽掌心的溫度

品味媽媽掌心的溫度,我總覺得她就像是一杯茶。寒夜里,飲她的溫馨;寂寞時,品她的苦澀;孤獨時,悟她的淡泊。一生一世,飲的都是她點點滴滴的關愛,絲絲縷縷的恩情。

照相時媽媽開心得像個孩子。作者提供

1

夜深了,我獨自一人坐在電腦前,關掉所有待寫的文檔,閉上眼楮,任記憶的碎片不斷的拼接、組合。突然,耳根一熱,一雙手從背後捂住了我的耳朵,暖暖的,是媽媽掌心的溫度。

我時常會有這樣的幻想,每逢冬日的清晨,或是下雪的晚上,總有一雙大手從背後捂住我的耳朵,那種溫暖,刻骨銘心。小時候,總喜歡在外面瘋跑,尤其到了下雪時,村頭的麥田就成了我們的游樂園。每次打完雪仗,小手和耳朵被凍得通紅。回到家,媽媽總會把雙手使勁搓一搓,哈口熱氣,然後捂住我的耳朵。這個習慣她保持了很多年,直到我和弟弟長大成人。

光陰如風似煙,觸摸不到,可一直如影相隨。每個人都背著時光匆匆趕路,從未駐足。只是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我們才意識到,我們逐漸長大,父母逐漸老去;可時光依舊鋒利如初,我們成長的速度遠遠趕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

2

上個月休假,我帶媽媽去了一趟上海,想讓她也看一看繁華的大都市,那是她第一次出去旅游。

出了地鐵,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感覺自己就像一顆小草,顯得無力而又弱小;但在媽媽眼里,我已經長成一棵大樹。

人潮中,一只手突然從後面抓住了我,我扭頭看了看,是媽媽,她的皮膚有點粗糙、松弛,但掌心依舊充滿溫度。

“你走恁快弄啥 ?我攆不上了。”听到媽媽的抱怨,我才反應過來,入伍多年,早已養成了齊步走的步速,再加上前面只顧找路標,忽視了媽媽的感受,心里滿是愧疚。

記得小時候,媽媽去哪兒總是牽著我的手,生怕我走丟了。一如剛才的瞬間,只是媽媽不再年輕,而我已經長大。

冬日的上海動物園,顯得格外寧靜,鳥兒清脆的叫聲很像音樂會上小提琴的演奏,悅耳極了。園子里的蟲魚鳥獸種類很多,第一次看到蟒蛇、大象、熊貓、老虎,媽媽開心得手舞足蹈。我問她累不累,她說一點都不累。只是我擔心她一下子走這麼多路吃不消,就說我累了,這才坐下休息一會兒。再往前走是一個黑猩猩觀賞區,當看到猩猩舉起手臂無奈地拍打玻璃時,媽媽唏噓不已。她使勁攥了攥我的手,低聲說︰“它和你是同一年出生的啊!”

生活慢慢改善,但媽媽最近幾年一直沒添置新衣服,這也成了當兒子的一塊心病。從動物園出來,我牽著媽媽走進了一家購物廣場,想為她選一件羽絨服。在櫃台前,我跟媽媽說這里打折、便宜,看上哪件就試試。賣衣服的大姐也特別熱情,說不買不要緊盡管試,媽媽這才把她那件穿了幾年的黑色羽絨服脫了下來,試了幾件,感覺還不錯。正當我要付錢時,媽媽著急了,拽著我的手直往外走,說家里還放著幾件呢,不要再花冤枉錢。店里幾個服務員看著我和媽媽這樣的窘態都忍不住笑了,我的臉刷地一下紅了,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涌出來。

衣服終究沒買成,我無奈地搖搖頭︰“那就只能去看風景嘍。”媽媽倒是很開心,一路牽手,一路聊天,我听到了很多媽媽從未說過的俏皮話,見到了她性情的一面。游覽上海外灘時她竟然擺著各種“網傳”姿勢讓我拍照,真的讓我開了眼界,母子之間的距離就這樣在旅途中被無限地拉近。回去的路上她不停地跟我說︰“我這輩子值了,比你姥姥強多了,能看到這麼美的景,體驗這麼好的生活。”我的心不禁一顫,帶著媽媽出來旅游本是很小的一件事,竟能讓她如此滿足,說明我這當兒子的職責還有多少沒有盡到啊!

一路上,我牽著媽媽的手走走停停,想買些東西送給她,但她總是嫌太貴,最終還是拗不過。于是,我就把當時的照片偷偷洗出來做成了一本相冊送給媽媽,在她看到相冊的那一剎那,竟然開心得像個孩子,一如我兒時的模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