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使者”天山南北送光明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張 斌 柳金虎 黃宗興責任編輯︰李晶2019-05-25

“光明使者”天山南北送光明

——新疆軍區總醫院“全軍眼科中心”真情服務各族群眾紀事

■張斌 柳金虎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黃宗興

“看見啦!我終于看見啦……”

3月29日上午,在新疆軍區總醫院“全軍眼科中心”眼二科檢查室,主刀醫師蔡岩博士輕輕揭去敷在患者艾比贊木•莫沙右眼上的紗布,這位來自南疆阿克蘇新和縣的63歲農民頓時激動地喊出來。她因過熟期白內障導致雙目失明,在沒有色彩的世界里苦苦掙扎了兩年,是中心的專家讓她重見了光明。

這樣的歡呼聲,在這家醫院眼科住院大樓5個眼病專區內,經常可以听到。作為全軍4個眼科中心之一,這里每年門診量約23萬人次,手術1.6萬例,醫院專家團隊用人民軍醫的大愛與擔當,每年為數以萬計的新疆各族眼病患者留住光明,被天山南北各族群眾親切地稱為“光明使者”。

“名醫方陣”也是“愛民方陣”

——“針尖上的舞蹈”詮釋我軍宗旨

有人作過一個形象比喻︰眼科醫生是在“針尖舞台”上跳舞的人,在構造復雜的眼球上做手術,稍有差池,後果不堪設想。要當好一名眼科醫生,既要有超常的膽識,還必須具備精湛的醫術。

新疆軍區總醫院“全軍眼科中心”就擁有這樣一大批懷揣絕技的專家,他們有的專攻眼底病、白內障、青光眼,有的潛心研究小兒斜弱視矯治、近視眼治療,有的在角膜移植、眼眶外傷等方面有較高造詣。近年來,隨著一例例復雜高難手術在他們手中得以完成,他們的名字也在自治區乃至全國被人們所熟知,還讓不少外國眼病專家豎起了大拇指。

中心主任高曉唯無疑是其中的扛鼎者。1984年大學畢業後,高曉唯攜筆從戎,成為一名眼科軍醫。35年過去了,高曉唯沿著最初的道路,義無反顧走到了今天。他先後對眼表疾病、高危角膜移植、白內障等眼病和手術進行深入研究,多項科研成果獲獎,其中1項獲得軍隊科技進步獎一等獎,8項獲新疆科技進步獎二等獎。作為中國眼科專家特邀代表,曾經出席在德國召開的國際眼科學術大會,交流成果贏得許多外國專家的好評。

玻璃體切割手術是眼科領域的復雜手術之一,主任醫師肖雲在這一領域潛心探索30余年,技能日益嫻熟。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肖雲在疆內率先開展這項手術,為數不清的玻璃體視網膜疾病患者留住了光明。

主任醫師李林是白內障、角膜病治療領域的佼佼者。他始終站在治療眼科疾病的最前沿,與國際國內超聲白內障人工晶體植入手術發展同步,成功實施過多焦人工晶狀體、散光人工晶狀體、非球面人工晶狀體等高端手術。從醫35年來,他先後完成各類白內障手術30000余例,沒有一例失敗。

主任醫師任兵在小兒斜視、弱視、視網膜脫離、玻璃體切割等復雜眼病檢查治療方面,具有較深的研究和較高的造詣。從醫35年,他平均每年為2000多名少兒患者治愈各類眼疾。

主任醫師田艷明是治療眼外傷、眼眶疾病的專家,他每年要主刀為1200多名眼外傷和眼眶患者實施手術,從醫25年,累計完成1000余例眼眶病手術,填補了新疆地區的空白……

在這個名醫方陣中,還有一大批聞名疆內外的眼科專家。這支擁有正高職稱10人、副高職稱10人、碩士生導師5人的名醫隊伍,具備完成各類復雜疑難眼病診斷治療的能力,他們日復一日地耕耘,完成一段段“針尖”上的美妙舞蹈,造福新疆各族群眾。

“治病救命”也是“助民脫貧”

——“專項扶貧基金”續寫愛心傳奇

直到今天,巴楚縣維吾爾族教師木塔力甫提起他的就醫經歷,仍忍不住熱淚盈眶。2003年2月,木塔力甫因雙眼玻璃體渾濁、左眼視網膜脫離住進了醫院。正當他準備接受手術治療時,突然傳來了不幸的消息︰家鄉巴楚縣發生強烈地震,木塔力甫家中房屋倒塌,母親負傷,兩位親戚不幸遇難。木塔力甫再也躺不住了,決定放棄治療,省下錢來幫助家里渡難關。醫護人員及時安慰他︰“你的手術不能拖,否則會失明,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幫助你的!”隨後,眼科中心組織專家組成功為木塔力甫實施了玻璃體切割手術,還自發為木塔力甫捐款。在木塔力甫康復出院前,中心又向院黨委遞交申請,免去了木塔力甫全部醫藥費共計1.5萬余元。

這只是眼科中心救助過的數百名貧困患者之一。每年這里接診的20多萬名患者里,既有來自邊遠貧困地區的農牧民,也有城鎮下崗職工,還有貧困的傷殘人員。為了治病,有人變賣家當,東借西湊,負債累累。來到醫院後,他們有人連最便宜的飯菜都舍不得吃,常常就著白開水啃干 ,中心醫護人員總是及時伸出溫暖的援助之手。

截至目前,眼科中心共有床位260張,年收治住院患者逾萬人,其中少數民族群眾佔了近4成,而喀什、和田等南疆地區少數民族患者約佔住院少數民族患者的7成以上。為了讓每一名貧困患者都能看得起病,眼科中心先後推出4項新舉措︰成立扶貧基金,縮短住院天數,降低用藥比例,杜絕開大處方。他們出台規章制度,從嚴規範醫療行為,使患者的平均住院天數不超過7天,住院用藥比例始終控制在10%左右,門診治療杜絕了大處方。眼科中心還從收益績效中拿出一部分資金,余下的多方籌措,再從社會基金中爭取一部分,設立了“專項扶貧基金”,如今已救助特困患者110名,最高單筆救助金額達2萬元。

2018年11月,阿瓦提縣阿依巴格鄉農民吐尼薩•依明因雙眼視物困難,背著一袋子干 來到眼科中心求醫。吐尼薩的雙眼視力不到0.01,眼病拖累,生活也陷入了困境,常年靠吃低保度日。主管醫師張振華接診後,發現吐尼薩的眼病因耽誤治療變得“雪上加霜”︰雙眼玻璃體脫離,雙眼並發白內障,雙眼視網膜黃斑病變,此外右眼還有外傷性瞳孔麻痹……如此復雜的雙眼病變,手術難度可想而知,眼科中心最終還是決定為他進行手術,經過幾位名醫聯手施治,終于將患者視力提高到0.2以上。

吐尼薩夢寐以求的光明留住了,眼科中心的愛心行動卻沒有結束。了解相關情況後,一筆1.4萬元額度的“專項扶貧基金”很快送到吐尼薩手中。

“群眾的夢”也是“軍人的夢”

——“不走的眼科醫生”向世人作證

新疆氣候干燥,風沙大,紫外線強,眼疾發病率較高。上世紀80年代,疆內眼病診斷治療水平整體滯後,尤其是南疆地區縣級醫院普遍缺乏眼科醫生,許多眼病患者只好遠去地州甚至首府烏魯木齊就醫,復雜眼病只能長途跋涉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尋求治療。

“讓各族群眾不出疆就能治好眼病!”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眼科將此作為發展目標,醫護人員接續努力,開始了長達30多年的不懈奮斗。為提高整體醫療技術水平,眼科中心制定了層層帶教計劃,從主任、副主任到每個醫生,都有自己的帶教對象,從而形成了一個嚴密的技術幫帶網絡。

2001年1月,眼科中心被原總後勤部評定為“全軍眼科中心”,每天前來看病的各族患者絡繹不絕,其中不少人是從和田、喀什等地長途跋涉而來。這種患者盈門的景象引發了醫護人員的憂思︰這幾年,盡管經常派出專家深入邊遠貧困地區開展手術,可這種幫助只是停留在表面上,最重要的是“治本”——通過開展各種培訓,提高當地醫療水平,使各族眼病患者依靠當地技術力量就能解除病痛。

為了幫助邊遠貧困地區群眾實現“在家門口做眼科手術”的夢想,眼科中心開始積極發揮先進的技術優勢,無償為邊遠貧困地區醫院提供技術援助。從2002年開始,眼科中心開始定向為和田地區縣級醫院培訓眼科醫生。他們制訂嚴謹的教學計劃,抽調最強的技術力量進行帶教。截至2018年底,眼科中心共為南疆地區縣級醫院培養眼科醫生120余名,給當地眼病患者留下“不走的眼科醫生”。

眼科中心還定期組織醫療隊為地方傳經送寶,每次開展巡回醫療,隊員們都會準備1至2種常見眼病預防和治療的小講座,走到哪里,就把技術傳授到哪里。由于少數民族醫生漢語基礎知識較差,語言交流困難,醫療隊成員每次向他們傳授技術,都會調動一切講解手段,直到對方完全听懂為止。

他們還專門建立了一個“備忘錄”,上面記著全疆地州縣級醫院所有眼科醫生的聯系方式。眼四科主任李鵬說,互動已成常態,大家經常通過打電話,對地州縣醫院眼科醫生進行技術指導,對方遇到疑難問題,也經常來電話咨詢,都能及時給予詳盡講解。

技術幫扶猶如沙海播綠,一點點努力,終于造就出一片片綠茵。通過眼科中心全體人員的努力,現如今新疆眼病預防和治療工作取得迅猛發展。以和田地區為例,每個縣級醫院都擁有了專業的眼科醫生,在家門口治療眼病不再是一個夢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