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禁區”寫芳華

——走近喀喇昆侖高原首批22名大學生女兵

來源︰ 新華社作者︰ 劉小紅 魯梁責任編輯︰李晶2019-05-25

“生命禁區”寫芳華

——走近喀喇昆侖高原首批22名大學生女兵

“敢和自己較勁,敢和男兵叫板,敢上戰場殺敵。”

這是新疆軍區某邊防團女兵宿舍樓前的標語,也是女兵們的奮斗目標。

該團駐守在平均海拔4500米的喀喇昆侖高原,那里山峰高聳入雲,積雪常年不化,是公認的“生命禁區”。

去年底,喀喇昆侖高原迎來首批成建制女兵。來自7個省市的22名大學生女兵告別書香校園,來到雪域高原的這個團。

前不久,記者在新疆軍區采訪,她們的故事深深吸引了記者。

“我要當全軍海拔最高的邊防連——河尾灘邊防連首任女連長!”剛到高原,女兵張君霞的理想,讓男兵也吃了一驚。

張君霞個頭不高,臉龐黝黑,苗條單薄,似乎隨時都會被高原的狂風刮跑。

“別看她弱不禁風,她不但理想挺‘嚇人’,而且軍事訓練‘不好惹’!”男兵們說。

她給男兵的第一個“下馬威”,是那次全營高原環境下組織3000米跑考核,奔跑中栽倒,摔破了膝蓋,爬起來繼續沖刺,竟然還獲得滿分成績。

“她敢和男兵較量!”女兵曹夢寒對記者說。

那天,障礙訓練場上,男兵班長——上士楊軍虎叫板女兵排,用三種姿勢進行30米匍匐前進,營長魏廣當裁判。

“開始!”營長一聲令下,只見張君霞迅速臥倒,低姿前進,與男兵齊頭並進。

不承想,換側姿後,張君霞就把楊軍虎甩出了整整3秒鐘。

一天下午,格斗訓練剛結束,男兵向女兵提出“練一練”。

張君霞“噌”地站起來,揮揮拳套。“誰來?”

男兵里走出列兵吳俊農。

裁判一聲“開始”剛出口,張君霞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對方一個“側踹”。吳俊農一個“直拳”迎面而來,張君霞躲閃之際,順勢一拳,隨即又一個“頂膝”,左右兩個“勾拳”,迎面又補了一個“直拳”……結果,張君霞成了吳俊農現在的格斗術“課外輔導員”。

若問女兵誰最能吃苦,大家異口同聲︰“麥爾孜婭•阿那亞提!”

衛生員麥爾孜婭•阿那亞提選擇當兵,是因為她“想變得堅強勇敢一點”。

“衛生員注射訓練,互相給對方扎。”教練班長米爾古麗說,“為了多練習,她就扎自己手,手背上一大堆針眼!”

“前幾天訓練中,我連續10次‘一針見血’,得到營里點名表揚。”麥爾孜婭•阿那亞提高興地說。

盡管自然環境惡劣,訓練強度高,但女兵們樂觀向上,常常不忘幽默。

駐地常常大風呼嘯,黃沙彌漫。那天,剛進訓練場,女兵們臉上便粘了一層塵土。

楊月姣用手抹把臉,伸手給大家看。“瞧,自從上高原,‘粉底’都免費啦!”

別看女兵偶爾“頑皮”,訓練起來一點不馬虎。

這不,手掐秒表的女兵排長臧茂枝剛一聲令下,楊月姣便如離弦之箭,“嗖”地竄出去,500米收放線訓練就在狂風黃沙中展開。

挎著沉重的絡車,身後一條黑線變成兩條、三條……沖過終點線,楊月姣嘴唇發紫,大口呼吸稀薄的空氣。

“跟訓練報務的戰友相比,我這不算啥。”

嘀嗒嘀、嗒嘀嘀……報務訓練室里,電碼聲聲,此起彼伏,女兵們戴著耳麥,在電報紙上繁忙記錄。

“想成為一名合格的報務員,首先是牢記電碼符號,分毫不差。”團長張軍榮說,“沒有捷徑,只有硬記!”

然而,高原缺氧,人的記憶力嚴重減退,背記難度更大。

為記住電碼符號,女兵們幾乎利用了所有時間。“夜里,夢中,常常有人呢喃自語,仔細听,原來是電碼符號!”提起這個事,排長臧茂枝也禁不住笑了。

記,是一難,但不是全部。電子鍵和手鍵訓練中,李苗練得手抽筋,手指磨出了厚厚的繭子。為提高操作速度,李苗一練就是半天,胳膊時常酸困得拿不起飯碗。如今,李苗抄報速度名列女兵榜首。

有付出就有收獲,這話不假。“有的收獲還意想不到呢!”宋軒說。

入伍前,宋軒屢次“減肥失敗”,入伍後,曲臂懸垂、三公里跑……幾乎所有體能訓練課目都成了她的“硬傷”。

為了練體能,入伍半年多,宋軒可真沒少受苦。“現在我不但體能訓練成績達到優秀,而且體重減了12公斤!”

女兵們個個都優秀,人人有“硬功”,美合日巴努姆•外力手雷投擲能超過30米遠,話務員余紫君能“辨聲識人”……她們的故事多得講不完。

“在海拔這麼高的地方,女兵們不但來了,而且工作干得出色,真讓人敬佩!”團政治委員胡晨剛說。

(新華社烏魯木齊5月25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