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僕情懷 ——湖北省來鳳縣離休干部張富清紀事之二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杜獻洲 安普忠 邵薇 王通化責任編輯︰李晶2019-05-26

公僕情懷

——湖北省來鳳縣離休干部張富清紀事之二

■解放軍報記者 杜獻洲 安普忠 邵 薇 王通化

張富清珍藏著一枚獎章。

獎章正面是“人民功臣”4個金色大字,下方刻著“西北軍政委員會頒”,頒發時間是1950年。有博物館希望收藏,張富清說︰“現在還不舍得,等百年之後會捐出來。”

他珍視“人民功臣”的榮譽,卻從未把自己當“功臣”。

從部隊到地方,從人民子弟兵到人民公僕,“人民”二字,永遠寫在前面、刻在心上——作為一名革命軍人、黨員干部,這是他的初心、他的堅守、他一生奮斗的源頭。

每次,都是“最需要的地方”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級一聲令下,深愛部隊、一身打仗本領的張富清,縱懷著萬般不舍,也毅然脫下軍裝。

1953年7月,張富清被派往防空部隊文化速成中學學習,先後在天津、南昌和武漢學習兩年文化課程,同批學員畢業後集體轉業。

當時,新中國百廢待興,需要干部。張富清有3個轉業去向可以選擇︰一,留在城市,生活條件好,發展空間大;二,回陝西老家;三,響應黨的號召,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

新中國成立了,仗也打完了,母親一直盼他回去。打了那麼多仗,母親只是收到報功書,卻見不到兒子的身影,日夜思念。

“誰不想到好一點的地方?從內心講,我想回陝西老家,但我沒有說。因為我是黨的干部,就應該听從組織召喚,到艱苦地方去。”張富清的想法簡單而樸實。

校領導在介紹湖北情況時說,恩施偏僻艱苦,最需要干部。他一听,就要求到恩施。隨後,他又到了來鳳——因為在恩施,來鳳地處鄂、湘、川交界,最偏遠。

“為什麼?”

“那里苦、條件差,共產黨員不去,哪個去?”他心頭涌起的,是當年戰斗突擊時的豪情。

1955年1月,張富清和妻子孫玉蘭坐輪船逆水而上,從武昌到巴東,然後趕往恩施。當時,從恩施到來鳳,坐車要走一整天、“兩頭黑”。

“鳳凰來儀”之地來鳳,雖有美麗傳說,現實卻是另一番景象。這里“高山丘陵,交替連綿”“河流溝溪,縱橫交織”。夫妻倆一腳踏進這片土地,一待就是64年。

孫玉蘭,是張富清探家時認識的同村姑娘,當時是村婦女主任、共青團員,雖小他11歲,但認準了這個軍人。他們在武昌結婚。

到來鳳,張富清的第一個職務是城關鎮糧油所主任。糧油所主要保障城鎮非農業人口。在糧食短缺的年代,這個崗位“權力很大”。

他的第一個難關不是苦,而是要不要堅持原則。

當時,所里僅有一台碾米機,難以保障供應,只能供應一部分細米、一部分未完全脫皮的粗米。許多群眾拿著糧票買不到細米,意見很大,經常與糧店工作人員發生口角。

一天,一家單位的管理員來買米,要求多供應一些細米。

“現在沒有多余的細米,只有粗米。”張富清解釋說。

“我只要細米!”管理員口氣很硬。

“你們要吃飯,群眾也要吃飯,我只能按規定供應,等有了細米再通知你。”

張富清的答復,令這位管理員既無語又不滿。後來,這個單位找到縣里一位分管領導。這位領導“提醒”張富清︰“該照顧的單位,還是要照顧。”他卻毫不松口︰“供應上我一視同仁,要不就違反了黨的政策。”

張富清想,要減少矛盾,提高碾米量才是根本辦法。他先發動社員幫忙加工,又輾轉買來幾台碾米機,基本解決了供應難題。

以前那個跟他爭吵過的管理員,後來在營業處見到他,主動向他道歉,還跟別人說這個部隊下來的干部是個好干部。

1955年9月,來鳳縣糧食局黨支部對張富清進行考察,結論是︰“能夠帶頭干”“群眾反映極好”。1956年5月,他被提拔為糧食局副局長,任職不久,便到紡織品公司任黨支部書記。1957年3月,縣里安排他到地委黨校學習,畢業後,他又一次被派往最需要的地方——農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