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迭里︰我的青春我知道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張強 向曉東 尚高松責任編輯︰李晶2019-05-27

仰望群“星” 誰的青春不曾迷茫?仰望別迭里好漢牆上的“英雄星”,排長劉岳琦再一次堅定了戍邊信念。呂辰光攝

愛在心里 對邊防軍人來說,愛是珍藏在心底的純淨情感。思念獻給遠方,青春獻給堅守……入伍多年,這是中士李鑫恪守的人生信條。呂辰光 攝

青春,他們站立的地方是祖國

青春,因為距離而不同。

從繁華的“北上廣”到遙遠的西陲邊關,跨越幾千公里的距離,不同的年輕人,演繹著不同的青春故事。

你選擇在哪里奮斗,你的青春就會在哪里扎根。有人認為在競技場追逐獎牌是自己的使命,也有人覺得安安靜靜做好學問是青春的擔當,還有人選擇了與寂寞為伴、與大山為伍。在人生的青春階段,每個人都努力把自己推向一個與眾不同的軌道,讓自己的青春成長色彩斑斕……只是,藏在大山深處的故事,鮮為人知。

當你選擇了一條“少有人走的路”,選擇了一種我們並不熟悉的生活方式,也就是選擇了“另一種青春”。而這樣的青春,屬于邊防軍人。雪域邊關,伴隨這群年輕官兵的,是日復一日的訓練和頂風斗雪的巡邏。張揚、個性,這些大都市青春故事里通用的詞語,在他們的日常生活里極少出現,責任、擔當是他們故事中的主題詞、關鍵詞。

這里的雪山很多沒有名字,但無名的它們一起構成了這里雄偉的地貌。雪山腳下的這群年輕邊防軍人也是一樣,我們不可能記錄下所有人的名字和故事,但是我們確實知道,這些平凡的年輕官兵,他們肩並肩戍守在祖國邊防線上,構成了一道安全可靠的邊疆屏障。

讓我們一起記住這山這人,這“軍”字頭的愛國奮斗青春,一起走近別迭里邊防連。

——編 者

別迭里,一個不被常人所知道的地方。

別迭里,一個地圖上毫不起眼的“小黑點”。

當青春走進這樣一個“小黑點”的時候,青春的滋味,就只有駐守在別迭里的官兵自己知道。

北京有北京的繁華,邊關有邊關的美麗

上等兵馬金龍,新疆軍區某邊防團別迭里邊防連一名“00後”戰士,他的家鄉在寧夏銀武。中尉排長劉岳琦,他的家在北京市西城區。

雪花在狂風里肆意飛舞。

站在海拔4200多米的別迭里山口,馬金龍一臉好奇地問︰“排長,你去過天安門嗎?”

“站在我家的陽台上,就能清晰地看見天安門。”向著太陽升起的地方,劉岳琦極目遠眺。

劉岳琦在18歲前,從來沒有離開過北京。首都北京的一草一木對他來講太熟悉,是他的“全世界”。離開了北京,他才知道祖國原來這麼大!

“現在,走在巡邏路上和走在北京的街頭,我的心情是一樣的。頭頂著同一片藍天,腳下的土地是祖國。”劉岳琦笑著說。

自從劉岳琦到了別迭里邊防連,他的母親時常在地圖上尋找兒子駐守的地方。別迭里這個“點”實在是太小了,距離北京實在是太遠了。

想家的時候,劉岳琦經常用手機上的地圖軟件,計算著連隊與家的距離,好像他反復的計算,可以讓3700多公里的回家路,變得更“近”。

今年春節,劉岳琦的弟弟過生日。全家人相聚在北京某酒店包間慶祝,母親向劉岳琦撥通了視頻電話。

“兒子,你受苦了,最近過得好嗎?”視頻中,劉岳琦所處的雪域高原,相較于家人所處的酒店,實在讓人生憐,母親心疼地落淚。

那夜,劉岳琦失眠了……

對于生活、工作在別迭里,劉岳琦昔日的同學,也有過不同的評價。

有同學說他傻,外面的世界五彩斑斕,多浪漫、多自在。

也有同學說他神聖,手握鋼槍,傲立風雪,守衛祖國邊防線。

其實,在劉岳琦心中他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

那天,當他第一次爬上海拔4200多米的3號界碑向東望去時,答案就清晰明朗地浮現心頭。

“北京有北京的繁華,邊關有邊關的美麗。我會在別迭里堅守,這里的青春對我來說更有分量;雖然環境艱苦,卻更具吸引力。”劉岳琦的語氣堅定而從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