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有大風,心中無風”——記阿拉山口的鋼鐵邊防兵

來源︰ 人民網作者︰ 黃子娟 郭發海 喬玉中責任編輯︰丁楊2019-05-28

【編者按】

界碑,神聖而又莊嚴,是祖國領土和主權的象征,也是萬千邊防軍人心中的精神圖騰。走近界碑,才能真正讀懂邊關;走近界碑,更能感悟家國情懷。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在這個特殊的時空節點,人民網聯合陸軍政治工作部宣傳局、電影頻道節目中心,組織5路小分隊,深入祖國陸地邊防線,走進小白楊哨所、乃堆拉哨所、清河口哨所、北極村哨所……走近70個界碑,開展界碑描紅主題活動,感受祖國邊防的滄桑巨變、傾听邊防軍人的無畏擔當。

有一種支柱,看似無形,卻頂天立地;有一種旗幟,寂然無聲,卻高高飄揚。從即日起,我們推出“祖國在我心中”界碑描紅主題活動專題報道,陸續編發相關稿件,敬請關注。

采訪小分隊探訪阿拉山口邊防連。郭發海 攝

人民網阿拉山口5月27日電 (黃子娟 郭發海 喬玉中)邊關是什麼?攝影家說,邊關是險;游客說,邊關是難;生意人說,邊關是遠……5月26日,迎著阿拉山口肆虐的狂風,博爾塔拉軍分區阿拉山口邊防連官兵對記者說︰邊關是國,邊關是家。

當天,由人民網、陸軍政治工作部宣傳局、央視電影頻道聯合組成的“界碑描紅”主題活動采訪小組來到了這里。“在山口,這種惡劣的天氣是常態。”指導員宋洪寶介紹說,阿拉山口位于阿拉套山和巴爾魯克山之間寬闊平坦的通道,是新疆北部“冷濕空氣”入侵的重要門戶,是我國四大風口之一,自然環境十分惡劣。連史記載,一年8級以上的大風天氣長達180多天,素有“一年一場風 ,從春刮到冬”之說。

火車轟鳴,商賈如梭。作為中國西部地區唯一的鐵路、公路並舉的國家一類口岸,中哈原油輸油管道也在這里入境,阿拉山口口岸是新亞歐大陸橋中國西段的橋頭堡,是“一帶一路”上的重要節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登上嘹望哨台,“忠誠”兩個紅色大字格外耀眼。“為維護邊境地區和平穩定、保障兩國邊境經貿繁榮發展作貢獻,這是邊防官兵應盡的職責。”宋指導員說,作為口岸邊防連隊,官兵們把忠誠二字刻在心間,用“大風吹不倒、誘惑打不動、強敵撼不動”的豪邁氣概扎根大風口,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連隊樓前矗立的“無風石”。薩妮婭 攝

連隊營區宿舍樓前,矗立著一塊巨大石頭,上面刻著“無風”兩個大字。對官兵們說,這兩字有著特殊的意義。

上士閆曉飛第一次參加邊防巡邏,就遭遇十級大風,身體瘦弱的他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硬是被班長拽了一路。他曾下定決心︰兩年後,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從此,訓練泡病號,巡邏溜邊邊,急難險重任務不敢上,他成了連隊的重點人。

直到有一天,他被指導員叫上了連隊的英雄山。“這里,埋葬的就是我們的第一任老站長吳光勝,他的一生始終和邊防相連……”

上世紀60年代初,阿拉山口地區有邊無防,應黨中央號召,吳光勝一行17人步行來到阿拉山口安營扎寨,沒有營房,他們就在石頭縫里打地窩,沒有伙食,他們就挖野菜充饑,在這里一待就是7年。2001年,老站長因病在家鄉離世,去世前唯一遺願竟是將骨灰撒在西陲邊防線上。

听著故事,閆曉飛眼楮濕潤了。漸漸地,他對界碑和邊關有了不同尋常的情感認同和心靈皈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