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關,那些永不會逝去的熱血青春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鄭蜀炎責任編輯︰李晶2019-06-03

插畫︰方 漢

軍人的價值是什麼?

正像一首歌唱的那樣︰“軍人的價值在哪里,無怨無悔做奉獻。”奉獻對于軍人來說,是無悔的選擇。穿上這身軍裝,奉獻就成了青春的名片。

既然選擇了遠方,就注定風雨兼程;既然選擇了邊關,就注定譜寫奉獻的詩行。高原、孤礁、國門、哨卡……只要是祖國的土地,不論多偏僻和荒涼,總會有人駐守。風餐露宿、爬冰臥雪,遠離酒綠燈紅、輕歌曼舞。在邊防軍人心里,始終有句話“我與太陽最近,我與母親最親”,始終認定“什麼也不說,祖國知道我”。

邊防軍人永不逝去的青春,是他們永遠的“詩與遠方”。當需要選擇堅守時,他們會矗立成一座沉默的山、一棵茁壯的樹。當需要選擇更遠的遠方時,他們會留下堅定的腳印、偉岸的背影。

——編 者

將年代作為年齡的標志性刻度是一種時尚——00後,90後……然而,任何年代、甚至任何年齡都不是構成青春的唯一證明。記者生涯走軍營,履跡見證、筆底所寫的許多新聞已經成為歷史,但正如法國歷史學家費弗爾所言︰“歷史既是關于過去的科學,也是關于現在的科學。”

有一種生活離我們很遙遠,有很多情節超越了我們的想見。可無論歷史的天空下如何千帆過盡,萬里邊關那些燦如朝霞的青春,那些激揚燃燒的熱血,永遠鮮亮地記載著戍邊人追逐夢想的歲月風華。

1.青春已經融入壯麗河山

一路欲雨欲煙,走進獨龍江,滿眼花媚葉明,一片雲青水澹。雖有萬般風景在眼前,可同行的戰友卻緩緩地說︰應該先到巴坡村看看他們。

山谷流雲,天高風驟。要去的是獨龍族群眾稱為“聖地”的地方——獨龍江烈士陵園。安葬在最高處的張卜是邊防部隊犧牲在獨龍江的第一人。

那年,這位白族小伙子在巡邏途中突發急病,雖然上級立即指示空軍空投下了急救藥品,可在幾乎與世隔絕的獨龍江,由于沒有任何航空資料,投下的藥品掉進了茫茫的峽谷江濤間。獨龍族群眾和戰士們點著火把徹夜在山上搜尋,但還是被死神搶先了一步……

有關張卜的事跡,早已語焉不詳、難以追溯。佇立在這位24歲犧牲的士兵墓前,那塊50多年前用高黎貢山岩石鑿出的墓碑早已斑駁不堪,可鐫刻著的4個大字依然那麼奪目——青春•光榮。

無法考證當時戰友們為什麼選擇了如此簡單的碑銘,但這幾個字表達的青春情懷和深深眷戀,勝過萬語千言,瞬間讓我淚流滿面。

擁有這般青春與光榮的,還有相繼長眠在獨龍江畔的另外7名邊防戰士。

萬古長空,一朝風月。我記下了這些年輕戰友們的名字,也記住了他們永遠凝固在邊疆的年齡——“18-24歲”。

青春已經融入壯麗河山,春風中那些搖曳的花朵,該是他們揮舞的手臂;眼楮仍然在矚望滔滔江水,星空間那些閃爍的微芒,應是他們年輕的眸光。

今天,獨龍江已經奏響跨越千年的脫貧之歌,大峽谷“每天都在山歌里醒來”。在這歌聲中,我突然明白了碑上銘文的含義——青春,因屬于祖國而光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