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再走長征路|四渡赤水出奇兵

來源︰ 新華社作者︰ 馬雲飛、李驚亞、張瑞杰責任編輯︰劉上靖2019-07-16

四渡赤水出奇兵

新華社記者馬雲飛、李驚亞、張瑞杰

赤水河,發源于雲南鎮雄縣,綿延于川滇黔邊界,在四川西南匯入長江。

紅軍長征出發85周年之際,記者尋訪紅軍足跡來到這里,看到河底的淤泥和沉沙在大雨過後浮上來,寬闊的河面微微泛著紅光。

1935年1月至3月,毛澤東指揮紅軍四次渡過這條河,把“圍剿”的國民黨軍遠遠甩在身後。

沿著習水縣土城古鎮的老街行走,穿過女紅軍街的小巷,拾級而下,便到了當年紅軍一渡赤水河的一個渡口。

1935年1月遵義會議後,蔣介石調集40萬兵力“圍剿”紅軍。中央紅軍計劃由赤水北渡長江與紅四方面軍會師。1月28日,紅軍在土城東北3公里的青杠坡與尾追的川軍發生激戰。敵人後續部隊增援上來,形勢對紅軍越來越不利。

67歲的林成英住在土城古鎮的老街上,她的公公何木林是紅軍,江西會昌人,1935年在青杠坡戰斗中受傷,被當地人搭救後留下。

“他談起當年的情形就說,戰斗很激烈,不少戰友犧牲,他多活了幾十年,最大願望就是死後葬在青杠坡。”林成英說。

戰斗進行中,中央負責人召開緊急會議,根據毛澤東的意見,果斷改變原定計劃,決定立即撤出戰斗,西渡赤水河。由此拉開了四渡赤水的序幕。

29日凌晨,紅軍開始撤離土城,並從猿猴場(今元厚)、土城上下渡口等處,利用從群眾征集來的架橋物資和船只,一渡赤水河,以新的進攻姿態出現在川南。

蔣介石在恐慌中重新調整部署,企圖圍殲中央紅軍于川滇邊境。毛澤東卻指揮紅軍殺了個回馬槍,于2月18日至21日由太平渡、二郎灘等渡口向東二渡赤水,回師黔北,取桐梓,佔婁山關,再奪遵義城,擊潰和殲滅敵人兩個師又八個團,取得長征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

紅軍三渡赤水的渡口,位于酒香四溢的茅台鎮,當年赤水河畔那棵發了新芽的黃桷樹,如今枝繁葉茂;它的旁邊,一座紀念塔高高聳立。

3月16日至17日,中央紅軍由茅台及其附近地區西渡赤水河,向古藺、敘永方向前進,再次擊破了蔣介石圍殲紅軍于遵義一帶的企圖。

“紅軍從茅台附近朱砂堡、羊山坳、銀灘等渡口三渡赤水,朱砂堡就是現在我們所在的紀念塔旁邊的渡口。”仁懷歷史文化研究會會長劉一鳴介紹。

如今赤水河兩岸樓房林立,河上的迎紅橋是2015年建成的,仿照紅軍渡河時的木板橋,走在上面“吱呀”作響。

三渡赤水後,紅軍再次出現在川南,蔣介石急忙調整部署,企圖將紅軍聚殲于古藺地區。毛澤東當機立斷,毅然決定回師東渡,奪取戰略主動權。紅軍于3月21日至22日,由太平渡、二郎灘等渡口第四次渡過赤水河,再回貴州。

此後,紅軍急速南下渡過烏江,兵臨防守空虛的貴陽,又向雲南挺進,直逼昆明,隨後巧渡金沙江。

“從此,中央紅軍跳出了數十萬敵軍圍追堵截的圈子,粉碎了敵人圍殲紅軍于川、黔、滇地區的計劃。”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著的《紅軍長征史》中寫道。

書中寫道︰四渡赤水之戰,是中央紅軍長征中最驚心動魄、最精彩的軍事行動,是毛澤東軍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筆”,是他的高超指揮藝術的生動體現,是紅軍戰爭史上的奇觀,是以少勝多、變被動為主動的光輝典範。

在土城四渡赤水紀念館,有一支由退休老人和紀念館工作人員組成的藝術團,每到周末和節假日都演唱《長征組歌》,保留曲目是《四渡赤水出奇兵》。

紀念館副館長袁正綱說,四渡赤水充分體現了毛澤東的軍事指揮藝術,說明機動、靈活、運動的戰略戰術又回到紅軍隊伍中來了。

他說,這近乎神奇的指揮藝術,是遵義會議“堅定信念、實事求是、獨立自主、敢闖新路、民主團結”精神的實踐。

劉一鳴認為,四渡赤水,最重要的是,紅軍選準了前進的方向和道路,決定了革命的命運。這對今天、未來,都有著重要的啟示。

“四渡赤水充分展現了紅軍艱苦奮斗、百折不撓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以及共產黨人不墨守成規、不因循守舊的創新精神。”遵義市長征學會常務副會長黃先榮說。

(新華社貴陽7月14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