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中國 壯美國防

來源︰ 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作者︰ 中國國防報編輯部責任編輯︰烏銘琪2020-06-01

少年中國 壯美國防

■中國國防報編輯部

五一假期,江蘇省泰興市開展“信仰之光•少年中國說”主題詩會,一個細節令人感動︰全市中小學生同誦《少年中國說》,激發愛國之情,強化報國之志。

就在這兩天,中國少年營“雲南站活動”報名正式啟動,走進中國版“亞馬遜熱帶雨林”西雙版納,一個熱度讓人振奮︰許多少年兒童熱切關注並積極參與這一活動。

值此“六一”國際兒童節到來之際,品味上面兩條信手拈來的國內新聞,我們強烈感到,少年與中國融為一體,中國與少年彼此塑造,這是一個壯美的國防意象︰少年中國,與天不老!中國少年,與國同行!

最小紅軍與百歲將軍的傾訴

少年愛國故事多

7歲的小孩子,能做些什麼?

今天,詩詞大會上背十幾首古詩詞,抖音里唱幾首歌曲,便會贏得一片點贊。

誠然,愛祖國的傳統文化,愛祖國的山川河流,都是愛國。

然而,就在87年前,一個7歲孩子經歷兩次“喪母”之痛後,帶著槍傷參加紅軍,從此走上革命道路,一輩子無怨無悔為國為民。他以獨特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們︰愛國,更是一種信念的確立,更是一種道路的選擇。

他就是今年94歲的老紅軍,名叫向軒。

1928年8月14日,向軒的生母賀滿姑執行任務時不幸被捕,被敵人殘忍殺害,年僅兩歲的他被姨媽賀英營救收養。1933年賀英犧牲,7歲的他接過槍拼命逃亡,投奔紅軍。在革命隊伍里,向軒當過勤務員、通信員。9歲的他參加長征,爬雪山過草地,雖然面黃肌瘦、皮包骨頭,但硬是走完全程。

回望我軍歷史,向軒並非個例。

紅軍長征時,年齡最大的徐特立57歲,最小的向軒只有9歲,軍級干部平均年齡29歲,師團干部平均年齡25歲,少共國際師政委肖華僅18歲。這一切正如金一南所說︰“那是一個年紀輕輕就干大事,年紀輕輕就丟性命的年代。”

前不久,有消息稱,開國將帥中目前健在的僅有4位,年齡最長的黎光已經107歲。

黎光將軍是出了名的暴脾氣。曾有人說︰“他如果脾氣好點,就不只是授少將軍銜了。”黎光當年的搭檔,不少人在1955年獲授中將軍銜。

晚年與子女們聊起此事,黎光雲淡風輕地說︰“我這個脾氣是被氣的!”

“誰敢氣您呀?”子女們問。

“老天爺、舊世道。”黎光說,“我6歲那一年四川發瘟疫,在4個月內,我的爺爺、奶奶、父親和妹妹都去世了,家中連死4人,就剩下我和老娘。我就是被那次大打擊氣的,想不通啊!”

撫今追昔,黎光常常告誡子女們︰“要不是跟著毛主席、共產黨,我們這些窮叫花子出身的人哪有今天!”

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無論國家羸弱時,個體的少年深陷絕境,還是國家強大時,個體的少年有了更多選擇,都該一腔熱血愛家愛民︰亂世,敢舍命;盛世,勇作為。

倘若把祖國比作母親,洛夫的詩《血的再版》中有4句話堪作經典︰我舉目,你是浩浩明月/我垂首,你是莽莽大地/我展翅,你送我以長風萬里/我跨步,你引我以大路迢迢。

溱湖船娘與天才少年的告白

愛國少年最美麗

江蘇溱潼地區,是老革命根據地之一。革命戰爭年代,當地軍民創造了“黃橋戰役”“七戰七捷”等戰場奇跡,還培育了被譽為“蘇中劉胡蘭”的女英雄高鳳英。

1944年,高鳳英擔任雙堡鄉婦抗會主任時還不到19歲,偵察、打仗樣樣出色,駕駛小船運送傷員、傳遞情報,更是輕車熟路,鄉親們親切地稱她為“溱湖船娘”。在湖邊長大的她水性很好,二十幾丈寬的大河,“踩水走個來回”,手里舉著的槍和宣傳品不沾一點水,有“水上飛”的美名。

1947年1月14日,高鳳英為掩護大部隊,帶領突擊隊接連打退敵人幾次進攻,負傷後來不及撤退,被捕後慘遭殺害,年僅22歲。1947年3月,延安《解放日報》社論發出號召︰“我們要學習蘇中高鳳英和晉綏劉胡蘭的光榮範例……廣大婦女同敵人做誓死不屈的斗爭。”

高鳳英比劉胡蘭晚犧牲兩天,事跡也很傳奇。也許因為毛澤東主席為劉胡蘭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所以劉胡蘭的名字享譽全國,而高鳳英這個“蘇中劉胡蘭”知曉的人並不多。

時光荏苒。

70年後,美國《自然》雜志連刊兩文,報道22歲的曹原在石墨烯超導研究中的重大發現,並榮登《自然》雜志2018年度影響世界的十大科學人物榜首。正在麻省理工學院攻讀博士學位的曹原表示︰“我是中國人,學成後肯定要回國!”

少年曹原令人刮目相看︰2010年,年僅14歲的他以高考總分669分的成績,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2014年,榮獲該校本科生最高榮譽獎——郭沫若獎學金。

“生,使所有人站在同一條地平線上;死,讓杰出的人嶄露頭角。”兩位22歲的青年,一個為國家為民族而犧牲,一個為國家為民族而爭光。穿越70年時光,兩人在精神層面上的交響共鳴,給今天的我們以深刻教益︰少年心事當拿雲,誰念幽寒坐嗚呃。

一腔熱血無怨悔,一聲“回國”見承諾。戰爭年代,犧牲往往在一瞬間,以英雄壯舉築起民族的長城;和平時期,奉獻是一點一滴付出生命,將復興的道路鋪展得很平很遠。

馬蒂說過︰“虛榮的人注視著自己的名字,光榮的人注視著祖國的事業。”從“溱湖船娘”高鳳英到“天才少年”曹原,一個樸素的道理越來越為世人所感悟︰少年愛國受景仰,愛國少年最美麗。

人腦地圖與網課輔導的對話

當代少年咋愛國

“人類最高的道德標準是什麼?那就是愛國心。”前不久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上,新時代愛國主義精神再度成為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

全國政協委員、澳門婦聯總會會長賀定一介紹,澳門所有87所大中小學已實現升降國旗、奏唱國歌,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在青少年心中深深扎根。

無獨有偶。來自香港的全國政協常委譚錦球認為,香港教育遇到很大問題,迫切需要引導青少年正確認識國家。

毋庸諱言,香港修例風波中,一些青少年被煽動上街參與暴力活動。令人欣喜的是,疫情之下,更多的香港青年能各司其職,協助抗疫,贏得肯定和贊譽。19歲的陳馨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的大一學生。兩個月前,她聯合20多位曾一起在重慶讀高中的同學,共同為素不相識的高中生“做件溫暖的小事”。

僅僅一周時間,一群來自國內外30余所名牌大學的200多名學子,組成了一個“線上智囊團”,為高中生免費提供課程輔導、心理咨詢、擇校咨詢等方面的幫助。平台被取名為“Peer to peer”,既是指電子計算機術語里的“點對點”傳輸方式,又意味著平輩人的相互交流。

“線上智囊團”的網課輔導,生動地傳遞出一個信息︰和平年代,愛國不一定驚天動地,急人所急的古道熱腸,溫暖世道的靜水流深,同樣是愛國,同樣是為民。

這也說明,無論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年代,愛國都不是空泛的口頭表態,而是要有拿得出手的真本事!

回望長征路上的“紅小鬼”或者曾經的“紅小鬼”,他們有的力大無比,有的智勇雙全,有的能歌善舞,有的舞文弄墨……比如,撕下棉絮,綁在棍子上,就成了“紅軍筆”,就能寫一手漂亮的毛筆字。而有“一代戰將”之稱的王近山,16歲當連長,17歲當營長,18歲時創造過紅軍一個團全殲敵軍一個旅的輝煌戰績。上級說他“天生會打仗、會看地圖”,他自己說“地圖到了腦子里就變成了立體的”。

戰爭年代的“人腦地圖”與和平年代的“網課輔導”,告訴我們︰愛國既不是一個偶然的沖動,也不是一次偶然的事件,它應歷史規律而生,又接受歷史的反復檢驗。

李白詩雲︰“中夜四五嘆,常為大國憂。”經驗與教訓已經給出了深刻啟示,復興路上的大國崛起,少年永遠是國防教育的重中之重,從戰爭年代“打個過癮的大仗”,到和平年代“做件溫暖的小事”,中國少年與少年中國,“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