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英雄之城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範江懷責任編輯︰丁楊2020-06-17

在湖北省武漢市長江南岸,位于蛇山之巔的黃鶴樓與蛇山腳下的武漢長江大橋交相輝映。熊 琦攝

武漢,別稱“江城”,有“九省通衢”之稱。

由于地處北上南下、西進東征的咽喉要道,武漢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自古以來,武漢地區就是中國南方的軍事和商業重鎮。明清時期,成為“楚中第一繁盛處”。

1911年,武昌起義打響推翻統治中國兩千多年封建帝制的第一槍,拉開辛亥革命的序幕,徹底改變了中國的歷史。

抗戰時期,歷時4個半月的武漢會戰,中國軍民以“我以我血薦軒轅”的決死之心,打破了日軍妄想“速戰速決”的戰略計劃,成為中國抗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的轉折點。

武漢是我國內陸最大的水陸空交通樞紐、華中地區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是中部地區崛起的重要戰略支點。2019年,武漢GDP總量成功躋身中國城市“萬億俱樂部”。

這是一座古老而又充滿活力的城市,也是一座承載了無數榮耀與苦難的英雄之城。

“火花飛迸在長江”

一座城市的記憶與“勛章”

有人說,要了解武漢,得從熱干面說起。

一碗普普通通的美食,洋溢著一座城市的風情。感受這座城市的風骨,需要在地標、路標中去細細尋找和體味。

行走在武漢街頭,很容易發現武漢人把對武漢抗戰的記憶,早已烙在這座城市的紋理里,融在這座城市的“血脈”中。

陳懷民路,是武漢的一條街道。在街道兩旁的法國梧桐樹下漫步,望著頗具歲月感的店名和路牌,記者的思緒仿佛回到80多年前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

1938年4月29日,中國軍隊在武漢地區同日軍展開一場空戰。年輕的中國飛行員陳懷民在擊落1架敵機後,被5架敵機圍追堵截,戰機被敵機擊中起火,陳懷民本可以跳傘逃生,但他選擇開足馬力,向1架敵機撞去。與敵機同歸于盡的他,將22歲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武漢上空。

為紀念這位空戰英雄,武漢人民把繁華市區的一條街道命名為陳懷民路。

在武漢,江岸區的勝利街,連著的陳懷民路、張自忠路、郝夢齡路,這些都是用抗戰英雄命名的街區。與勝利街相連的大連路上,坐落著國家級抗戰紀念遺址——八路軍武漢辦事處舊址紀念館。

江漢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鄧正兵說,很多抗戰歷史的細節,就定格在八路軍武漢辦事處舊址紀念館里。

走進紀念館,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保衛大武漢》的歌詞︰“熱血沸騰在鄱陽,火花飛迸在長江,全國發出了暴烈的吼聲,保衛大武漢……粉碎敵人的進攻,鞏固抗日的戰線,用我們無窮的威力,保衛大武漢!”

1938年6月,抗戰爆發以來規模最大的戰役在武漢打響,史稱武漢會戰。日軍在繼太原會戰、徐州會戰之後,企圖通過武漢會戰一舉征服中國。為此,日軍從海上、陸路和空中向武漢發動全面進攻。中國軍民匯集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旗幟下,以驚天地、泣鬼神的決死之心,沉重打擊了氣勢洶洶的日本侵略者。

鄧正兵和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學教授鄧紅長期致力于武漢會戰的研究,他們一致認為︰武漢會戰是中國抗戰中持續時間最長、戰場最廣、規模最大的一次會戰,也是中國抗戰由戰略防御轉為戰略相持階段的轉折點。

經此一役,第二次國共合作發展到了高峰,全中國實現了空前的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推動下,廣大人民被最大限度地動員起來;在外交上,中國軍民的抗戰贏得越來越多國家和人民的支持和幫助……

看一座城市國防建設的底蘊,可以看看這座城市有沒有忘記身上的傷疤、能不能擦亮胸前的勛章。

武漢市內的100多處革命紀念地,銘刻著這座城市往日的榮耀與悲壯,也昭示著這座城市的未來︰我們可以戰勝人類共同的敵人法西斯,也就無懼未來任何危及人類生命健康安全的公敵!

浩浩長江水,見證英雄之城的不屈不撓;巍巍黃鶴樓,銘記英雄人民的眾志成城。這里響起辛亥革命第一槍,是當之無愧的首義之城;這里舉行京漢鐵路大罷工,是工人運動的大本營;這里沉澱“保衛大武漢”的烽煙歲月,成為民族精神的熔爐;這里迎戰過1998年的特大洪水,是英雄之歌的譜寫之地;這里打響庚子年的疫情防控阻擊戰,再次載入英雄史冊。歷史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武漢不愧為英雄的城市,武漢人民不愧為英雄的人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