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禮贊英雄到告慰英雄,他們走過不尋常的紅色基因傳承之旅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蘇新波 孔運河 陳玉博責任編輯︰烏銘琪2021-01-12

把英烈的忠骨抱在懷中

■蘇新波 孔運河 陳玉博

一位哲人說,歷史中有屬于未來的東西,找到了,思想就永恆。

如何從厚重廣博的軍史資源中汲取營養,使昨天的豐碑變成照耀今天的燈塔,是新時代軍隊思想政治建設的一項重要命題,對于激勵年輕一代官兵銘記歷史、賡續血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2020年9月27日,第七批 117 位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歸國。戰機護航、水門致敬……祖國和人民以莊嚴肅穆的儀式,向歸來的志願軍英靈致以崇高敬意。這是一種儀式,是向英雄烈士表達崇高敬意的禮儀安排;這也是一種昭示,是對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的傳承和發揚,是崇尚英雄、學習英雄、捍衛英雄的生動實踐。

北部戰區陸軍某旅連續7年執行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任務。官兵們以整齊劃一的動作、穩健出色的表現,體現了對先烈的敬仰緬懷,展現了新時代中國軍人風采。

跨越時空的“相逢”,讓他們得以與志願軍英靈“零距離”接觸。先烈的忠誠信念、不屈意志、戰斗精神,激勵著年輕官兵在回望戰火硝煙、直面現實挑戰中,努力做到“氣要更多、骨頭要更硬”,以昂揚斗志投身于新征程新使命。

從禮贊英雄到告慰英雄,他們走過了一段不尋常的紅色基因傳承之旅。

“那一刻,我對‘最可愛的人’這個稱呼有了更深的理解”

中國禮兵護送烈士棺槨。 王 俊攝

“標兵就位!”

迎回儀式上,北部戰區陸軍某旅戰士張國瀛的口令,響徹沈陽桃仙國際機場。

這,是張國瀛第7次參與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回國迎接儀式。7年來的7次經歷,既是一次次靈魂洗禮升華的過程,也是他一步步成長進步的見證……

2014年初春,第一批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將要歸國。張國瀛初選入圍禮兵方隊,後因臂力不足轉為保障人員。那一次,他未能親手迎接英烈回家。

這個遺憾,一直留在張國瀛的心上。

此後,各種力量練習成了張國瀛的必修課。通過不懈努力,張國瀛彌補了自己的不足,經過層層選拔,終于在2015年實現了自己親手迎接英烈回家的心願。

“當我把英烈的棺槨抱在懷里時,感到像山一樣重。”張國瀛說,當時自己的心情非常激動,那些冒著槍林彈雨勇敢沖鋒、頂著狂轟濫炸堅守陣地、用胸膛堵槍眼、手握爆破筒沖入敵群的血火身影,仿佛一下子出現在自己眼前。

“當時如果是我,我會像英烈們一樣義無反顧嗎?假如戰爭今天爆發,我能像英烈們一樣敢打必勝嗎?”抱著英烈忠骨,他想了很多、很多……

捫心自問,直擊心靈。張國瀛工作更積極了、態度更端正了,再加上那股不服輸的韌勁,他慢慢成長為旅里的訓練標兵。

改變的又豈止張國瀛一個。

許多參加任務的官兵,不約而同地表示,和英烈們的付出相比,訓練再累再難又算得了什麼,他們都能挺過去。

2017年,張國瀛開始擔任儀式禮兵方隊的教練班長。“角色雖然變了,但是責任更重了。”他說。

如何能精益求精、不差毫厘,以最高標準向英烈致敬,成了張國瀛常常思考的問題。

“要保障整個儀式銜接緊湊而且順暢,必須預想很多情況,各個環節要用米秒來計算。”

每分鐘90步、步幅50厘米,從整理區行進到儀式區,26米的距離固定行進52步,以及英烈棺槨登上“靈車”過程中的“四步轉體”……他一直在探索、改進、完善。

跟隨“靈車”駛向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的路上,自發迎接的群眾、敬禮的退伍軍人甚至跪在地上的老人,一幕幕場景沖擊著他的心靈。

張國瀛的眼圈有些發紅。他說︰“那一刻,我對‘最可愛的人’這個稱呼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們接回的不僅僅是英烈的遺骸,更是一種融入血脈的精神傳承”

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英名牆上刻滿了名字。王 俊攝

國旗覆蓋,軍樂奏響,鳴槍致敬!

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蒼松翠柏交相掩映。高聳挺拔的紀念碑上,“抗美援朝烈士英靈永垂不朽”幾個大字讓人心生敬意。

儀式結束後,117位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在禮兵護送下進入地宮。儀式區外,排長史明卿默默地向地宮方向深深鞠躬。

史明卿的爺爺史溫林是一名志願軍老兵,很多同行的戰友犧牲並留在了那片土地。2002年,史溫林老人臨終前仍盼望著把戰友們接回來的那一天。

如今,他替爺爺完成心願,把埋骨異國他鄉的戰友接回了家。

“我們接回的不僅僅是英烈的遺骸,更是一種融入血脈的精神傳承。”該旅領導說,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任務,是一次直接與英雄先烈接觸的機會。每一次執行任務,對官兵來說,就是一堂生動的軍史“教育課”。

史明卿骨子里流淌著英雄的血脈,該旅官兵也在一次次思想洗禮中將紅色基因植根心中。

那一年,該旅在成立後第一次參加上級比武,遭遇“滑鐵盧”。

作為改革後組建的新型作戰力量部隊,比武的失利讓官兵們憋了一口氣。該旅黨委一班人也在反思中找差距補短板、尋病灶下良藥。

針對部分官兵戰斗精神弱化的問題,他們將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任務作為深化教育質效的“活教材”,結合旅史長廊、儀式任務紀實片和抗美援朝戰爭相關影像資料,激發血性膽氣,提振軍心士氣。

扎實訓練和教育促進雙管齊下,他們在第二年打了漂亮的翻身仗,綜合成績領先兄弟單位,多人被上級評為訓練尖子。

“在極為艱難的情況下,志願軍英烈毫不畏懼、敢打必勝,經過艱苦卓絕的戰斗,打敗了武裝到牙齒的對手。和他們相比,我們還有什麼難關闖不過去?”比武中獲得某專業金牌的四級軍士長于思濤說。

該旅還結合任務引導官兵學戰史、研戰例、謀戰事,憶先烈、話初心、強擔當,在感悟先烈犧牲奉獻中回歸初心本真,激發練兵熱情,勇當英雄傳人。

英雄血脈植心田,潤物無聲助打贏。這些年,該旅先後有多項成果獲全軍重要獎項,某新型裝備列裝後不久即在野戰環境下完成戰法驗證。

“我要接過英雄的槍,在基層部隊扎根奉獻、建功立業”

志願軍老戰士向烈士敬獻鮮花。王 俊攝

“我的姥爺是榮立3次戰功的志願軍老兵。听說我所在單位要接他的戰友回家,十分激動,但因為身體原因無法來到儀式現場!作為志願軍老兵的後人,我向參加任務的戰友們表示敬意!”

該旅旅史長廊前,解說員孫凡越的話令在場官兵動容。

入伍後,作為話務員,孫凡越把機房當戰位,苦練崗位本領。同時,她發揮自身優勢,帶動班內戰友相互鼓勵、相互促進,一同在年終考核中取得佳績。

孫凡越說,從懂事之時起,姥爺就常常向她講述戰斗故事。正是這些動人心魄的故事,激勵她投身火熱軍營。

解說結束後,為了能以更好的狀態引發戰友們的共鳴,孫凡越仍留在長廊內反復練習解說。

此時,幾名參加任務的官兵也久久不願離去,駐留在一幅幅照片前,重溫這段難忘的經歷。其中,一位身材高大、戴著學員“一道杠”肩章的干部格外引人注目。

這名剛剛畢業的干部叫張澤波。畢業前夕,他曾暢想過,來到這支新型作戰力量部隊的“初體驗”會是什麼?是不是熒屏方寸間決勝千里之外的精彩?

他沒想到,到部隊後,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任務成了他特殊的第一課。

起初,枯燥的隊列訓練令血氣方剛的張澤波有些失望。即便因為身體條件好被確定為排頭兵,訓練中他依然頻頻失誤。

“想在信息化戰場建功立業是好事,但作為人民軍隊的一員,我們必須思考當初是從哪里出發、為什麼出發。”教導員王忠興在談心時告訴他,要把這項任務當作自我教育的一次機會,從光榮神聖的儀式中汲取精神養分。

經過一番磨礪,張澤波“站穩”了排頭兵的位置。他接受央視采訪的節目一經播出,良好的禮兵形象收獲一片點贊。

“這一課對我的觸動很深,我要接過英雄的槍,在基層扎根奉獻、建功立業。”在該旅召開的任務表彰大會上,張澤波作為代表上台發言。他深有感觸地說︰“這特殊的第一課,給了我馳騁未來信息化戰場的信心底氣。”

該旅一營下屬的點位,分布在多個省市。就是這樣一個“最散”的營,參加烈士遺骸迎回安葬儀式任務的官兵人數卻是全旅最多。

營長孫延齊說︰“每次執行任務,對于官兵來說都是一次思想上的‘充電’。回到各自點位後,釋放的都是正能量。”

“告慰英靈的最好方式就是傳承英烈精神,苦練本領,矢志打贏。”2019年4月,連續6年參與任務的班長周廷亮分享的任務體會,令下士高良沉思良久。後來,他在上級組織的比武中表現突出,榮立三等功。

這一次,接到任務通知後,高良第一個向連隊黨支部提交申請,通過層層篩選,如願成為一員禮兵。任務完成後,回到點位的高良更是斗志滿滿,實現了從“訓練尖子”到“金牌教員”的華麗轉身,再立新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