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第五屆中國指揮控制大會暨第三屆中國(北京)軍民融合技術裝備博覽會

聚焦顛覆性技術發展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魏宏濤 郭萌責任編輯︰湯傳飛2017-07-21

寫在前面

7月3日,第五屆中國指揮控制大會暨第三屆中國(北京)軍民融合技術裝備博覽會在京舉行。中國指揮控制大會是目前全球規模最大、層次最高、最具代表性的指揮控制領域內科技工作者思想踫撞、智慧交融的高端盛會,是集學術交流、產品展示、專題研討于一體的全國性、綜合性的學術活動。

本屆大會以“聚焦顛覆性技術,引領C5ISR發展”為主題,緊緊圍繞推動軍民融合的深度發展、打造自主可控的信息系統、創建安全可靠的網絡環境、推廣高效可用的實用技術等關鍵點,探索智能指揮與控制的前沿技術,推動形成指揮與控制產業可持續發展的新格局。本屆軍民融合技術裝備博覽會,重點展示了指揮信息系統、無人化作戰裝備、網絡信息安全、測繪導航設備、應急救援裝備、軍事通信與計算機等高新技術裝備,這些高新技術裝備將給部隊戰備訓練、執行多樣化軍事任務等多方面帶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

VR技術——

虛擬仿真讓展覽“軍味”更濃

7月3日,第五屆中國指揮控制大會暨第三屆中國(北京)軍民融合技術裝備博覽會(以下簡稱“軍博會”)如期在京召開。

3日上午,記者走進國家會議中心展廳,一股濃厚的虛擬仿真技術“風”撲面而來。觀眾們被各類仿真與模擬訓練裝備吸引,紛紛湊上前去想一探究竟。其中,觀眾駐足人數最多的展品當屬基于VR技術(虛擬現實)與沉浸式顯示技術的軍事仿真試驗訓練平台,不少人爭相體驗以感受“軍旅生活”。

另一邊的航天科工系統展台前,依托仿真技術研制的“VR傘降訓練模擬器”也吸引不少“軍迷”排隊等候體驗。體驗者既能從可視化眼鏡中看到乘降落傘下降時的仿真場景,又能隨著操縱軸線的顛簸,感受身體在傘降時的姿勢變化,讓人如臨其境地感受到傘降環境,听到真實聲音,甚至體驗到身體在出艙後的自由落體之感、開傘時的拉拽之感和著陸時的沖擊之感,逼真的效果引發眾體驗者驚嘆不已。

單兵模擬訓練演示向來是歷屆軍博會的“重頭戲”。當記者帶上單兵模擬訓練系統配有VR眼鏡的感應頭盔,雙手端起模型槍械時,仿佛置身于真實的戶外槍戰環境。

與去年的軍博會相比,隨著虛擬仿真技術的大範圍應用,今年軍博會的“軍味”更濃了,展出的各類裝備更接地氣也更貼近實戰需求。

在軍民融合(北京)裝備技術研究院的展台上,一組便攜式醫療器械“八件套”引起了觀眾注意。這組“八件套”尺寸小、攜帶方便,能快速開展作業,可在簡陋條件、惡劣環境下使用。軍醫們稱,這組醫療器械加上X光機和B超機相當于一座小型野戰醫院,可滿足常規醫治需求。

“大部分產品是根據部隊的需求進行設計並研發的,並且進行了大量的市場調研,我們對產品的應用前景非常有信心。”某展位工作人員說。

無人機——

集群化參與作戰將是未來趨勢

體形小巧、造價不高、使用方便、對作戰環境要求低、戰場生存能力強……近年來,民用無人機因優勢顯著,逐漸在軍事應用中嶄露頭角。無人機正逐漸成為21世紀陸戰、海戰、空戰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不少專家預測無人機將對未來作戰造成深遠的影響。

此次軍博會,卓翼系留無人機一度引發高度關注,該無人機與系留綜合纜繩結合,由地面發電機通過光電綜合纜繩傳輸電能,使其不受電能限制而長時間停留在空中。

該無人機機動性能強,根據應用場景的不同,可分為地面固定式、車載移動式和艦載移動式等三種工作方式運轉,甚至其載荷任務量能達到十幾公斤,並具有超強的抗風能力和優秀的姿態自我控制能力。

除卓翼系留無人機外,“鷹2”復合式無人機、“鷗4”四旋翼無人機、察打一體武裝無人機等新型智能無人機令人目不暇接。

今年6月,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完成了119架無人機集群飛行試驗,刷新了此前2016年珠海航展披露的67架固定翼無人機集群試驗記錄。“無人機集群化”概念進入大眾視野。

所謂集群化,就是讓數量眾多的無人機在空中自主編隊飛行,進行集群感知與態勢共享,然後進行戰術決策並下達作戰命令,集群中的每架無人機都能夠共享戰場信息,進行互相協同作戰。例如每架無人機將探測到的信息在集群之內進行綜合,指揮中心就可以得到更大範圍的態勢信息;或者對目標進行復合交叉探測,以便對目標進行進一步識別和確認。無人機集群化參與作戰,即使有少數無人機被擊落也不會影響整個集群的功能,但這將對無人機的智能化水平及其集群控制技術提出了更高要求。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電子科學研究院一級專家趙彥杰表示,無人機集群化作戰將成為發展趨勢。

“未來戰場,無人機數量可能大大超過作戰人員的數量。”趙彥杰表示,無人機編隊集群飛行執行任務,是無人機應用于軍事作戰領域後的首次顛覆性改變。

人工智能——

“智能+速度”或將改變戰爭形態

炫酷的展覽之外,第五屆中國指揮控制大會火熱地進行著,相關領域一線學者近百人,獻上近百場專業報告會。專家們共同探討智能指揮與控制、任務規劃、網絡空間擬態防御、低軌星座系統的發展前瞻。

機器人AlphaGo大敗圍棋高手李世石,讓世人對人工智能“另眼相待”。那麼,人工智能的出現會將未來戰爭引向何方?與會專家給出了答案。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指揮與控制學會理事長戴浩首先肯定了人工智能將改變戰爭形態。他表示,20多年前的海灣戰爭讓戰爭形態由機械化向信息化過渡,而隨著人工智能的應用,戰爭形態逐漸由信息化向智能化轉變。

雖然直至現在,在世界範圍內還不存在人工智能應用于戰爭領域的實例,但轉變趨勢不可阻擋。目前,西方主要軍事國家已經開始將人工智能應用于作戰,而中國也應抓緊時間對人工智能領域進行科研創新,未雨綢繆。

現階段在戰略、戰役決策中運用人工智能技術並不現實,人工智能技術在作戰指揮方面的應用將要從戰術級甚至戰斗級切入。

戴浩舉例,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開發的空戰模擬軟件Alpha,曾打敗美空軍資深飛行員。從人機對抗的角度來看,Alpha的智能化水準不高,它獲勝的關鍵因素是其OODA循環(包以德循環)速度飛快,具有超人般的反應能力。對抗中,該飛行員有一個很深刻的體會——Alpha的反應速度遠高于人的反應速度(後期測試為超出250倍),以至于那位飛行員剛想出戰術,不到5分鐘就被Alpha識破了。

在軍事領域中,“智能+速度”這一概念越來越多地被軍事專家重視。一方面,借助人工智能技術能使指戰員變得更聰明;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技術使決策速度更快,兩者皆不可偏廢。而“智能+速度”將成為當前作戰指揮控制領域的熱門研究方向。

大數據——

高效管理為國防建設添動力

“大數據技術高峰論壇”將本屆中國指揮控制大會推向最後一個小高潮。

幫助人們建立社會性網絡的互聯網應用服務研究部門SNS,發出報告《大數據市場︰2017-2030年-機遇、挑戰、戰略、行業縱向和預測》顯示,對大數據解決方案的投資預計將在未來4年內以約10%的年均復合增長率增長,大數據投資在2017年將達到570億美元,到2020年底將達到760億美元。

互聯網正把人類社會帶入一個大規模生產、分享和應用數據的大數據時代,而大數據也正成為推動各國軍事轉型和軍隊建設的新途徑,為我國國防建設增添動力。

與會專家表示,隨著來自移動設備、網絡、社交媒體、傳感器、日志文件和交易應用等實時數據的激增,大數據應用已經找到了一種向現代戰爭提供豐富多樣的關鍵任務數據的方法。

美軍發布《2013-2017年國防部科學技術投資優先項目》中將“從數據到決策”項目列為第一位,表明其在指揮決策方面應用大數據技術的態度和決心。

而應用大數據技術,對提高國防和軍隊建設精確化水平、催生新武器裝備面世、引導軍事組織形態變革、轉變武裝力量的運用模式、推動戰爭形態的演變都有不可忽視的作用。

從宏觀方面來看,將大數據應用于國防和軍隊建設領域,意味著軍事管理更加“理性”,並且量化程度更高,此時的大數據成為管理工具,管理效果也會隨之更加精確、更有效率。

比如,在國防動員領域,通過對政府、行業部門開源數據的提取,可以豐富動員潛力數據,實時掌握潛力資源的運動狀態,有利于實施精確動員。

而在軍事行動中,大數據具有預測的價值,通過數據挖掘技術和大規模並行算法,可以準確預測對手的思維規律和作戰行動,指揮員可以依托數據分析和模型構建,及時掌握敵方意圖、兵力配置、作戰部署,從而實時感知國家安全和戰場態勢的發展變化,精確測算評估己方戰略能力,迅速為指揮員提供優化行動方案,從而有效組織指揮作戰。(魏宏濤 郭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