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廚竊密”引發信息管控升級 戰場遁形有“秘籍”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衛利剛 姜玉坤 杜善國責任編輯︰呂欣彤2016-01-05

從“管為戰”走向“管即戰”

——第40集團軍某旅探索解決信息化戰場管理難題紀事

■衛利剛 本報特約記者 姜玉坤 杜善國

隨著我軍信息化武器的大量使用,信息和信息流“無疆無界”,在多維戰場空間形成整體互動共享的安全管理機制,勢在必行。

從“管為戰”走向“管即戰”,第40集團軍某旅緊緊圍繞未來信息化戰場警戒布防難、夜間行動易暴露、電磁信號易被偵測等難題,依托指揮所演習,集中精兵強將研究攻關,歷經3年多探索實踐,初步實現從注重對可視可聞信息管理到重視對電磁信息的管理、注重粗放式地域管理到注重集約式目標管理,形成信息流高效順暢流動的戰場管理新秩序。

“大廚竊密”引發的“獵網行動”——

梯次式設哨 模塊化布防

近日,記者深入正在參加演習的該旅指揮所,發現官兵胸前都戴有紅、藍、綠不同標識的胸牌,分別標記“核心作業區”“綜合保障區”“野營生活區”,並附有個人照片。

“為加強戰場管理,我們按照作戰區域的不同保密級別,專門為官兵制作身份標識牌,並進行模塊化布防。”正在籌劃作戰訓練的該旅參謀長李志勇說,“因為身份標識不同,就算是自己人,在不同區域間進出也受到嚴格限制。”

嚴格的防範,嚴密的布防,源自一次慘痛的教訓。

前年深秋,大漠深處,戰機呼嘯,炮聲隆隆……一場信息化條件下的實兵對抗演練緊張進行,以紅方身份參加演練的該旅,眼看就要完成對藍方的包圍,卻鑽進藍方布下的包圍圈,最終損兵折將,鎩羽而歸。該旅復盤時發現,藍方派出的一名特戰兵,以“大廚”的身份,輕而易舉進入指揮所,悄然拿走作戰文書。

“現代戰爭作戰地域廣、裝備數量多,警戒布防困難成為戰場管理的一大難題。”解剖“敗仗”,該旅上下達成共識︰粗放松散型的戰場管理模式,已不適用于信息化作戰行動。這一問題解決不好,將直接影響到部隊戰斗力,甚至關乎戰爭勝敗。

對此,他們先後從院校和科研院所請來30多名專家學者,大膽引進現代戰場模塊化布防的戰場管理新理念,按照作戰的功能和密級劃分出不同的區域,采取多種創新手段對重點部位進行管控“升級”。

“每個區域都設有多道防線。”作訓參謀周鑫指著一張地圖告訴記者,所有區域全部實行梯次布哨,步哨、班哨、流動哨和潛伏哨交替設置,重點部位還設有口令自動詢問報警器、紅外報警器等設備。哨兵們和信息化設備,共同織成一張嚴密的“警戒網”。

“微光暴露”逼出的“遁形秘籍”——

標準化設計 精細化防護

前年隆冬,一場戰斗在深夜拉開戰幕,正在隱蔽接敵的該旅三營突然接到上級改變作戰方向的命令。該營指揮員迅速用手捂著微型手電查看地圖,盡管如此,手指縫透出的絲絲微光,仍被藍方偵察設備捕獲。藍方立即調動遠程打擊力量,對其實施“定點清除”。

三營“出師不利”,讓全旅上下深受觸動︰不同層次的偵察設備無孔不入,“點穴式”精確火力打擊如影相隨,戰場管理必須在應對全時空、全方位監控上下功夫。他們舉一反三,緊緊圍繞未來聯合作戰的戰略目標,細化分解具體的戰場管理子目標,統籌好各相關管理要素的建設。

該旅組織百余名骨干人員瞄準信息化戰場管理需要,借助科研院所的力量開展技術攻關,利用網絡技術、智能技術、模擬技術、二維碼技術、射頻識別技術等,研究出反偵察的制式夜視圖板、照明用具、隔熱板等百余種新器材和信息管理系統,大幅提高戰場生存率。

一次演練中,記者費盡周折才進入“核心作業區”,但轉悠大半天卻沒找到“中軍帳”。原來,整個指揮所都搬到了地下,幾道“暗門”潛藏在不易察覺的山腳處。

記者進入“暗門”,一路摸黑走進隱蔽“野戰方艙”,方艙內同樣一片漆黑,只有作業人員手中的圖板發出微弱的光亮。正在進行圖上作業的該旅政委趙立告訴記者︰“為防止被敵偵察,我們依托一體化作戰指揮平台,將指揮所化整為零,並采用自行研制的隔熱板、隔熱膜對電台、發電機、壓縮機等設備作隔熱處理,同時實行全程燈火管制。”

前不久,該旅在上級組織的演練中6次轉移陣地,先後藏匿于平原、山坳和密林中。藍方使用微光夜視儀、熱成像儀等手段,對該旅作戰行動地域實施全方位偵察、定位,結果均未找到蛛絲馬跡。

“電台誤用”催生的“電磁交規”——

全時域偵測 智能化管控

2014年秋,一場信息化條件下的實兵對抗演練緊張進行,參演的紅藍雙方激戰正酣。該旅多部無線電台接連出現自擾互擾現象,嚴重阻礙了指揮暢通,遲滯了作戰行動。

“隨著大量信息化裝備列裝,演訓場上因用頻沖突引發的裝備自擾互擾問題日益增多。這個問題解決不好,將直接影響到部隊信息化裝備效能發揮。”一位長期從事戰場頻率管控的專家一番話,讓該旅領導壓力陡增,他們立即組織信息技術骨干連續召開多次對策研究會,最終形成這樣的思路︰從源頭上入手,提前規避潛在沖突,最大限度避免戰場電磁“交通事故”。

思路決定出路。他們在悉心研究用頻裝備被偵測距離、數量與電磁輻射源密度之間變化規律的基礎上,建立動態用頻數據庫;研發“電磁頻譜分配軟件”,精確分配各單位用頻範圍,減少與預定作戰區域自然電磁環境、民用電子設備之間沖突;制訂《電子裝備戰場配置區域規定》《用頻要素戰場配置圖》,使作戰用頻情況有據可察、一目了然。

為降低指揮所內電磁輻射源密度,該旅先後投入資金開發和購置檢測及屏蔽信號設備。如今,該旅指揮所有了電子安檢門、手機屏蔽櫃、電腦屏蔽儀等十幾種“電磁監察”設備。記者幾次嘗試攜帶手機、電台等用頻設備進入安檢門,均被用頻警報設備攔在門外。

寒風呼嘯,電磁戰場硝煙驟起,該旅頻譜管理員快速點開電磁態勢管理分析系統,對頻譜情況進行實時監控管理,數十種同頻裝備像被一張無形的信息網連為一體,在各個作戰領域大顯神通。該旅旅長王海東告訴記者,依靠智能化的頻譜管理手段,他們在演練行動中有效管理上千個頻率,確保不同類型電子設備互聯互通,無線電網有序運行,電磁信號無一次被藍方偵測到。

(《解放軍報》2016年01月05日 05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