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系作戰︰各國推進網絡電磁空間戰略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車華責任編輯︰陳麗娜2016-01-15

外軍基于網絡電磁空間實施聯合作戰示意圖

視點提示

2011年,可謂非凡的一年。單就國際網絡電磁空間而言,就有大風起兮雲飛揚之勢。外軍認為,網絡電磁空間的出現,不僅把聯合作戰體系構建推上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更成為兵家必爭之新高地,誰能夠搶先奪取網絡電磁空間的戰略制高點,就意味著誰將掌控體系與體系對抗的主動權。因此,各國圍繞奪取網絡電磁空間制勝權之戰已緊鑼密鼓地展開,其戰略實施已經成為應對新時期世界新軍事變革挑戰的重大課題。

賦予體系作戰更新的設計——

新計劃推進新戰略

2011年,國際網絡電磁空間領域可謂風雷激蕩。從年初剛剛開始,一些國家便紛紛打起“未雨綢繆”牌,競相推出“網絡與信息安全”國家戰略,或是“網絡電磁空間發展戰略”,各國均欲力拔頭籌,引領風潮。先是法國適時發布了有關信息系統防御與安全國家戰略,目標是努力成為網絡電磁防御領域第一梯隊的國家;德國則適機發布了國家網絡電磁安全戰略,以確保國家網絡安全運行;荷蘭著眼新的形勢也制定出國家網絡電磁安全戰略,重點涉及改進網絡與信息安全、網絡電磁防御與網絡電磁戰等內容。然而,人們在視野所及之處,均不約而同地把目光鎖定在了5月16日,因為這一天美國正式公布了被稱為“21世紀歷史性政策文件”的《網絡電磁空間國際戰略》。

這些新推出的國家戰略計劃具有兩大顯著共同點︰一是高度重視國家基礎設施的網絡電磁空間安全;二是廣泛重視開展國際性合作,從而全面提升網絡電磁空間發展及信息安全防護水平,共同創造“網絡電磁空間的未來”。

賦予體系作戰更廣的維度——

新概念催生新領地

所謂網絡電磁空間,歐洲常以賽博(cyber)概念相稱,美國則直呼其為賽博空間(cyberspace)。此概念最早出現于20世紀80年代初,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網絡電磁空間對各個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性日益提升,國際上對其定義與內涵的認識也不斷深化。

網絡電磁空間原為哲學和計算機領域中一個抽象概念,然而美國現代軍用術語中卻對網絡電磁空間賦予了下列特定含義︰一是連接各種信息技術基礎設施的網絡,包括因特網、電信網、傳感器、武器平台、計算機系統及嵌入式的處理器和控制器等;二是一個具有時域、空域、頻域和能域特征的廣闊領域;三是訓練有素的人發揮著關鍵控制作用的虛擬現實環境。

近來,美軍對網絡電磁空間進一步做出新的詮釋︰“一個全球範圍內的域,由一些獨立的信息技術基礎設施網絡構成。”認為這個網絡空間決非是虛擬的,它構成了有信息網、有武器裝備平台和有人參與的巨系統,是實實在在可博弈對抗的超級時空。在這里,各要素與各系統等能夠網聚起來,從而形成範圍涵蓋全球的聯合作戰體系,因而其範疇已遠遠超出了網絡技術領域發展的本身。

賦予體系作戰更靈活的戰法——

新技術引領新變革

網絡電磁空間集現代信息科技之大成,廣泛運用于軍事領域,與之相適應的全新型進攻性作戰與防御性作戰也相伴而生。

所謂網絡電磁空間戰,主要包括進攻性作戰,如拒止、削弱、中斷、摧毀或欺騙敵人等,從而奪取制網權,控制作戰數據、中斷敵指揮中樞及削弱和遏止其聯合作戰體系運行。

這里,所攻擊目標主要還包括敵方地基、空基和天基基礎網絡設施,包括敵方武裝力量、裝備體系、動員響應機制及綜合保障系統等。

網絡電磁空間防御性作戰,主要包括在敵方攻擊前、攻擊過程中以及攻擊之後,所采取的旨在保持、防護、恢復以及重建己方與友方網絡電磁空間能力的一切手段和措施,涵蓋賽博空間攻擊威懾、緩解與抗毀能力以及電磁防護和基礎設施保護等。據外電披露,2007年,以色列空軍曾對敘利亞防空系統實施賽博空間攻擊,成功控制了敘方雷達系統,保證了以軍空襲計劃的順利實施。外電有評論指出,這一事件表明賽博空間攻擊雖不會像核打擊一樣直接產生毀滅性損害,但它卻能通過信息控制手段實現對敵指控鏈、聯合作戰系統的控制,其效果完全可以同核打擊一樣產生強大的威懾力,甚至達成兵不血刃而實現戰爭和政治目的。

網絡電磁空間戰,完全包含了傳統電子戰所有功能,並使總體理念得到全新的拓展與延伸。從屬性角度看,網絡電磁空間是一種人造域;從關系角度看,網絡電磁空間作為人類活動的第五空間,與陸海空天並列,但又整體嵌入其中;從技術角度看,網絡電磁空間具有邊界的虛擬性、行動的高效性和狀態的不穩定性等,所以網絡電磁空間戰遠比傳統計算機網絡戰更具豐富的內涵,也更具變革意義。

賦予體系作戰更高的制勝權——

新手段提升新能力

外軍研究認為,在基于信息系統的聯合作戰體系中,以獲得“制網權”為目標的網絡電磁空間作戰,必須為指揮控制提供關于執行決策、促進作戰以及把握作戰機遇等增強性手段,並阻止敵方擁有同樣能力的權力。為此,美軍在利用和控制網絡電磁空間的同時,不斷加快推進聯合作戰能力建設,包括全球遠征賽博空間作戰、網絡與安全指揮控制以及賽博空間民用保障作戰,以確保美軍及盟軍能夠牢牢掌握空間的控制權。

據悉,美軍著眼全球遠征網絡電磁空間作戰,正全面促進一系列變革與轉型,積極組建賽博空間作戰部隊,這些部隊通過跨司令部、跨軍種以及跨機構協調,鑄造並形成靈活的賽博空間作戰能力。

網絡與信息安全在軍隊指揮控制中始終佔有重要地位,可重點實現對己方或敵方賽博空間作戰的完全態勢感知,並與其他國家建立密切合作關系,從而確保電磁空間體系的整體安全。

網絡電磁空間民用體系建設,直接關乎戰略全局。外軍認為,賽博空間的民用保障能力對國家經濟和國土安全至關重要,因此必須高度重視聯合行動。

賦予體系作戰更強的能力——

新優勢奪取新高地

美軍研究認為,奪取體系對抗優勢的關鍵,是在賽博空間中實現跨越整個電磁頻譜的全球警戒、全球到達和全球作戰能力。全球警戒是在整個電磁頻譜範圍的感知能力和控制能力;全球到達首先要求具有廣域的鏈接與傳輸能力,能夠充分利用接近光速的高質量信息移動手段,產生倍增的作戰效力和速率;全球作戰能力則強調威懾或打擊任何電磁能量目標,並在作戰體系內實現動能與非動能的作戰優勢,從而確保奪取網絡電磁空間的新高地。

如今,網絡電磁空間不僅成為經濟發展、關鍵設施和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礎,更成為聯合作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且戰略地位日益凸顯。因此,目前美軍等各軍事強國均高度重視從政策法規、體系機構、指揮控制及演習訓練各層面,全面加強其基礎建設和作戰能力建設,欲全面奪取絕對優勢的戰略地位,以便在未來網絡電磁空間實施聯合體系作戰中能夠確保產生全頻譜制勝效應。(圖片合成︰曾堯)

相關鏈接

網電空間戰略大事回眸

■彌綸張子春劉帥

網電空間戰略博弈

2011年以來,為全面推進網絡電磁空間發展計劃,謀取賽博空間戰略優勢,美國相繼發布了《網絡空間可信標識國家戰略》《網絡空間國際戰略》《網絡空間行動戰略》等;德、法、日、英等國也競相推出網絡安全戰略和加強網絡戰力量發展計劃。

檢驗“風暴”應對能力

2010年9月底,美國舉行了為期3天的大規模網絡攻擊應對演習,以檢驗電力、水源和銀行等要害機構遭遇大規模網絡攻擊時協同應對能力。與此前2006年和2008年“網絡風暴Ⅰ”和“網絡風暴Ⅱ”演習相比,“網絡風暴Ⅲ”是美軍宣布正式成立網絡司令部後實施的。

聯合對抗“賽博”演兵

2010年11月4日,為落實歐盟《歐洲數字議程》,加強網絡電磁空間安全,歐洲網絡與信息安全局發起組織了由歐盟全部成員等共同參加的“賽博歐洲2010”聯合演習,據稱這是歐盟首次舉行全歐網絡電磁空間對抗演習。

三維仿真預演實戰

2003年10月,為確保成功營救被恐怖分子困在莫斯科軸承廠文化宮的人質,俄“阿爾法”特種部隊運用三維空間網絡仿真技術,通過游戲軟件界面讓特戰隊員“進入”虛擬文化宮,熟悉作戰路線與環境,成功制訂和實施了營救方案。俄軍表示在網絡電磁空間“預演實戰”,其軍事價值和作用無可替代。

定義”驅動戰略實施

2006年,美參聯會公布《網絡電磁空間行動國家軍事戰略》,把“網絡電磁空間”定義為“利用電子和電磁頻譜,經由網絡化系統和相關物理基礎設施進行數據存儲、修改和交換的域”。

2008年5月12日,美國防部官員專門就“網絡電磁空間的定義”簽署備忘錄指出︰“‘網絡電磁空間’是信息環境中的一個全球域”。

2009年,奧巴馬上任不久美國白宮發布的《網絡電磁空間政策評審》報告對網絡電磁空間定義指出︰“‘網絡電磁空間’,是由各種信息技術基礎設施組成的一個彼此相互依存的網絡”。

迄今,世界範圍一個個“定義”相繼出台,均欲驅動各國戰略加快實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