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里游出的“鯰魚”

——陸軍第12集團軍開通微信公眾號“亮劍東南”之後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王天益 戴強 等責任編輯︰任旭2017-02-22

被含蓄而嚴肅的父親如此“熱烈”地表揚,長這麼大,中士譚浩然還是頭一次。

突如其來的那條微信,其實只有5個字︰“兒子好樣的”。緊接著,便是個微信紅包。

“又不是逢年過節,發啥紅包……”譚浩然嘴上嘟囔著,心里快速思索著︰“莫非他從集團軍公眾號上看到我當選感動軍營人物了?”

66.66,紅包里的數字滿是祝福。

“父親用微信、關注公眾號還是我休假回家好不容易才教會的,平時字都打不利索呢……”想到這,譚浩然心頭一熱、鼻子一酸,過了好一陣子才回復一句︰你還會在公眾號上看到我的。

結尾那個表示“加油”的表情符號,譚浩然不確定父親能否看懂,但肯定的是,自己和遠在故鄉的親人,又一次被小小的公眾號緊密聯系在了一起。

有著近13萬“粉絲”的第12集團軍“亮劍東南”微信公眾號,系著無數個“譚浩然”的故事。這個從軍營伸向互聯網的“觸點”,在軍營與社會、家庭之間,正在催化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化學反應”。

“這感覺就像是鯰魚效應,攪出了新鮮空氣,也逼出了創新和活力……”說話時,集團軍政治部副主任吳曉榮揚了揚左手握著的手機,仿佛那條魚,就在掌心里。

1月27日,某旅理論學習骨干利用“投屏器”帶領戰士學習公眾號上的文章。馮永杰攝

“我們每個人都要橫跨‘兩個輿論場”

剛得知自己要負責軍里的微信公眾號,政治部干事王磊有點想不通——

自己是搞政研的,做的是嚴肅的理論研究,而公眾號內容輕快活潑,二者幾乎不沾邊。他覺得,辦公眾號,有周振國他們不就夠了?

微信昵稱為“神龍”的周振國是集團軍上下公認的“網絡大拿”。

這位當過教師的四級軍士長是我軍首批直招士官。他做過5年的政工網,是全軍政工網遠程編輯,帶出不少報道骨干。

不過,王磊沒想到,即使是周振國也會遇到困境。

問題主要出在內容上。為穩妥,2015年10月27日“亮劍東南”創辦以來,很長一段時間,推送的大都是媒體上關于部隊的公開報道。這些內容,在集團軍政工網上也有個欄目,叫做“媒體上的12集團軍”。

周振國的朋友圈里至今能看到辦號初期推送的內容。當時,“亮劍東南”雖已在集團軍範圍推廣,但很多文章的閱讀量仍只有3位數。

老路走不通了,“亮劍東南”決心做原創。這一想法得到了集團軍領導的支持,但阻力重重︰有的報道員瞧不上公眾號不願投稿;有的策劃很好,卻又因為一些單位領導的“慎重考慮”屢屢被“斃”……

還有哪些癥結沒打通?王磊和周振國開始思考、反省——

“我們過去也搞網絡,但畢竟是軍營內部網,第一次走上互聯網通過公眾號發聲,我們每個人都要橫跨‘兩個輿論場’,任誰都會小心翼翼……”

“從政工網到互聯網,從政研文章到公眾號微文,我們公眾號運營者自身都不能很好地轉型、融合,又咋要求別人呢……”想著想著,王磊竟把領導安排自己兼職辦公眾號的事想通了。

公眾號出現的問題,集團軍政治部副主任吳曉榮有心理準備。這位70後大校是集團軍新媒體領導小組組長。在他看來,自己這個年紀接觸辦公眾號,主要作用在于“承上啟下”,帶動激活整盤棋。

2016年6月,吳曉榮推動“亮劍東南”進行了改版。改版的核心有兩條︰一是在設置的13個欄目中,加入了“強軍故事會”等內容;二是將各欄目分配到各旅團,在旅團成立二級編輯部。

“前一條是要把新媒體向中心工作上引,後一條是要把大家往新媒體上逼。”吳曉榮握緊兩個拳頭,像是擺出個進攻陣型︰“我們得通過自己的向前挺進,帶動兩翼共同推進。”

這一做法很快見效。兩個月後,集團軍組織新媒體建設推進會,來自各旅團的領導紛紛發言,圍繞辦好用好“亮劍東南”公眾號,梳理出不少好的思路。“分布交互、上下聯辦”的公眾號運營模式呈現出旺盛活力——

為提高內容質量,某裝甲旅自發邀請“中國軍網”“今日頭條”等新媒體編輯人員為報道骨干授課;為方便官兵參與公眾號建設,某炮兵旅探索在野外駐訓官兵身心調適站等場所引入專用WiFi……

周振國的備選稿庫開始充盈起來。“以前每天只能推送一兩條,現在每天可以推送5條。”他透露,其中有很多內容都是非報道骨干提供的。

2016年國家公祭日那天,“亮劍東南”推送的一篇《12.13,中校三問“ji”什麼》在網絡上熱轉。這篇稿件是前一天深夜,周振國發現缺乏國家公祭日主題原創稿件,臨時聯系作者寫成的。

有戰友探得內情後很是驚詫︰你膽子真不小,竟讓旅領導加班給你寫稿!

“是領導,也是‘亮劍東南’的微友呢!”周振國輕輕一笑,真誠地回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