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軍區打造連接戰場的鋼鐵運輸線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徐華國 康 健 戴 岳責任編輯︰梁方圓2014-09-15

  

野戰機械化站台車在野外開進途中 康 健攝

暗夜全程燈光管制——

野外裝載遁身形

秋風初起,一場軍交應急裝載演練在白山黑水間拉開戰幕。野外陌生地域、架設臨時站台、夜暗無照明、全程燈光管制,這些關鍵詞共同指向同一個戰術要求——隱蔽。

夜幕籠罩下,數十輛戰車在山野間魚貫穿行,目的地是10幾公里外一處臨時裝載點。車隊抵達集結區域前,關閉了照明設備,只能順著地面放置的一排微弱的LED燈泡緩慢前行。裝載現場,四野漆黑。從車輛駕駛室向外望去,只有兩排筆直平行的光點影影綽綽伸向遠方,如同夜間機場的跑道。現場軍代表告訴記者,光點所標記的是站台與列車平板的兩側端界,裝載時車輛只要在兩線中間行駛就能保證安全。據悉,這種微光源由發光二極管構成,並經技術處理,可見範圍不超過20米。

晚21時50分,戰車開始在引導員指揮下駛上平板車。記者觀察發現,每名引導員兩手手心處也都帶有微光源,需做出指揮手勢時手指打開光亮顯現,無需指揮時則十指攥攏光亮消失。裝載全程實行燈光管制,所有車輛的剎車燈都罩上了遮光套,車輛定位測量用上了激光尺,捆綁加固人員也帶上了頭頂燈。從遠處望去一片漆黑,只有陣陣引擎轟鳴不絕于耳。

軍列受阻橋梁被毀——

“斷點搭橋”保暢通

鐵路橋梁被“敵”遠程火力損毀,軍列途中受阻。關鍵時刻,軍代處聯合相關部門采取“搭橋”方式組織軍列跨越斷點,確保了戰場動脈暢通。前不久,一場旨在提高軍列戰場生存能力的實戰演練在遼西山區腹地拉開序幕。

“××線鐵路橋梁遭‘敵’遠程精確火力打擊,××次軍列運行受阻。”駐沈鐵軍代處運輸調度指揮中心接到戰報後發現,橋梁主體架構損毀嚴重難以搶修,而繞行又需幾百公里。為此,指揮部決定采取“搭橋”運輸方式。運輸調度處處長賈光告訴記者,“搭橋”運輸類似心髒搭橋手術,就是借助比鄰鐵路的公路組織部隊迂回跨過斷橋。

經過現場勘察,指揮部確定了實施方案。他們在斷橋一側架設臨時站台,組織軍列裝備就地卸載,而後部隊經由公路迂回至斷橋的另一側,在接應的軍列上重新裝載。記者在現場看到,由液壓裝置驅動的鋼構機械化站台,不足20分鐘便架設完畢,10余輛戰車依次駛下平板車。由于選址精確,裝備卸載地點距離公路最近只有300米。經過20分鐘左右的公路機動,部隊順利到達裝載地點並實施裝載,整個“搭橋”行動取得成功。軍代處領導告訴記者,面對新的戰場需求,多種運輸方式的綜合使用才能為軍列贏得更大的戰場生存空間。

巧與衛星“捉迷藏”——

隱蔽輸送匿行蹤

為躲避過頂衛星偵察,軍列緊急變更開行路線,鑽入山體隧道隱蔽……演練中,他們探索軍列規避衛星偵測的戰術戰法,憑借信息化調度指揮手段上演了一出軍列與衛星“捉迷藏”的好戲。

“1號衛星70分鐘後經過目標區域上空。”上午9時18分,軍代處調度指揮中心接到戰況通報。“利用鐵路信息系統迅速確定軍列方位,通報鐵路調度部門做好應急處置準備。”參謀人員隨即在電腦前錄入軍列號碼,軍列當前位置、計劃運行時間即刻顯現。借助軍交戰備情況查詢系統,區域內鐵道線路、橋梁和隧道情況一目了然。

“軍列經由前方到站變線至××方向,而後全速駛入隧道”。接到情況通報8分鐘後,軍代處調度指揮中心向鐵路部門發出了第一道調度指令。很快,調度指揮中心內的大屏幕顯示,軍列新的運行路徑已得到確認,原計劃經由隧道運行的其他列車也已完成變線運行調整。10時9分,軍列按計劃駛入隧道隱蔽。10時28分,衛星進入目標偵測區域——未發現軍列運行蹤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