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本行車日志見證“天路”變遷

來源︰ 解放軍報作者︰ 羅 輯 許必成 通訊員 陳 林責任編輯︰孫力為2015-01-27

新疆軍區某汽車團運輸分隊在新藏線上執行運輸任務。宋懷忠攝

    

“今天,團冬季復訓進入第7天,在零下20多攝氏度的低溫環境,車隊每天迎風冒雪行進數百公里,基本實現零故障,這在以往想都不敢想。”1月23日傍晚,新疆軍區某汽車團一級軍士長伍楚斌返回團隊後,第一時間把駕駛復訓情況記錄在行車日志上。

這個習慣已伴隨了伍楚斌20多年。他把行車日志放到書櫃最右邊的位置,這個本的左邊還碼放著31本行車日志。一眼望去,五六本一個跨度,本子的尺寸和封皮材質、顏色略有變化,區別出了不同時間段。

伍楚斌拿出最左邊的那一本,翻開有些皺巴的封皮,泛黃的首頁記錄著︰“1991年9月21日。行至紅柳灘,路況顛簸,導致油罐車油管焊接處脫焊爆裂……”

談起自己第一次上新藏線,伍楚斌記憶猶新。上世紀90年代,新藏線壓根就不能稱之為路,只是工程兵根據山勢走向用炸藥炸出的“飛線”——因測量人員無法實地測量,只能在地圖上以“虛線”標記。

坐在駕駛室里,伍楚斌體會到了什麼是“飛線”——大大小小的石子從山上飛落,不時砸得車身像炒豆子般 里啪啦作響。車子行駛在亂石路上,伍楚斌坐在車里被顛得忽上忽下,腰酸腿疼。油管顛裂後,他迅速找來背包帶和塑料紙將脫焊的地方纏住,等從車底下爬出來時,身上已滿是油污。“風一吹,那種刺骨的感覺至今難忘。”

“1997年7月31日。車行甜水海,忽遇暴雨,瞬間沖下來的山洪導致發動機進水……”翻開另一本行車日志,伍楚斌指著這條記錄告訴記者,新藏線上天氣變幻無常,雨雪說來就來,沖得道路說沒就沒。那一次,洪水共沖垮了40多公里的路基和數十座橋涵。洪水退後,他跟班長拎著工具袋逐台車檢修,啃著方便面一連干了4天。

翻看那些蹭著黑指印、夾著細砂粒的行車日志,隨處可見有關洪水、泥石流、道路翻漿、路基坍塌的記錄。但從2002年以後,日志本上記錄的路況險情卻在逐漸減少。

“國家加大對新藏線國防公路建設投入力度後,將築路養護任務交給了武警交通部隊,過去道班工人扛鍬推車的身影,逐漸被部隊專業化工程機械取代。他們對水毀、流沙、翻漿等地質災害嚴重路段,采取改道、架橋、築壩等方式進行治理,使路況越來越好。”伍楚斌告訴記者,到了2003年底,新藏線基本實現了全年不阻斷通車。

路好走了,但翻看後面的行車日志,汽車傳動軸脫落、承重梁斷裂、爆胎的記錄仍比較常見。“前些年路把車顛得太狠了,一過‘潛伏期’,車的‘病癥’全冒了出來。”

“2003年4月2日,車行麻扎達阪,出現制動失靈……”這條記錄勾起伍楚斌的回憶︰麻扎在維吾爾語中的意思為“墳堆”,那次在下達阪時他輕踩剎車,車輛竟沒有減速——剎車失靈!

好在車速不快。“趕緊跳車!”伍楚斌招呼車上的兩名戰友先後跳出駕駛室。他們顧不上危險,從地上爬起來就抱著路邊的石頭向車輪下塞。可大石頭來不及搬,小石頭又不起作用,車軋過幾塊石頭 當 當加速往山下沖去,兩名戰友手足無措……緊急關頭,伍楚斌將方向盤向靠山的一側打去,汽車車廂與山體劇烈摩擦發出道道火花,持續十幾秒的刺耳響聲過後,車停在了離懸崖不到5米的地方。

事後檢測發現,原來是剎車泵老化漏油所致。“那時,大伙兒都說上新藏線是手握生死盤,腳踩鬼門關。”在伍楚斌的記憶里,類似險情大大小小經歷了20多回。

過去,伍楚斌出車還不忘帶一樣“寶貝”——爬電線桿用的腳鉤,一旦遇到自己排除不了的故障,只得背著電話單機找電線桿,踩著腳鉤爬到桿頂搭上線求援。

“今非昔比,現在不僅路好走多了,車也越來越好。”伍楚斌拿出近些年的行車日志,如數家珍地說︰“2005年6月3日,部隊換裝新型運輸車”“2008年3月21日,再次換裝”……

“現在我們列裝的是新型載重車,不僅性能先進,而且車內空調、折疊鋪等設施一應俱全,駕駛室再也不是‘烤箱’和‘冰箱’了。”伍楚斌告訴記者,即便是車輛出故障也不用爬桿了,上級給團里配備了汽車指揮通信系統,北斗手持機落戶千里新藏線。

“以前一年寫兩本日志還不夠,現在兩年都寫不滿一個本子。”伍楚斌說︰“2013年8月,國家歷時3年整修,使新藏線全線貫通柏油路,過去跑半個多月的路程現在縮短到兩天,事故發生率大大下降。正像有首歌里唱的,‘從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長……’我們高原汽車兵,是‘雪域天路’變遷的見證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