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鋼軌那樣承壓負重

——記西寧聯保中心某鐵路軍代處工程師高宇飛

來源︰ 中國國防報作者︰ 楊剛劍 鄭孝剛責任編輯︰吳月明2017-11-16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初冬時節,看到某部最後一批裝備順利裝載發車,忙碌了一周的軍代表高宇飛才長舒一口氣,靜靜欣賞起遠方曾被唐詩描繪的美景。

古人筆下的大漠戈壁充滿詩情畫意,但現實中的新疆戈壁灘卻是人煙稀少、氣候惡劣,無時無刻不在考驗著想在這里扎根獻身的人。而西寧聯勤保障中心駐烏魯木齊鐵路局庫爾勒軍代處的工程師高宇飛,卻是一個勇于接受這種考驗的人。

考驗的內容之一便是隨時要完成超負荷工作。一次,某內地部隊在海拔近3000米的地域組織機動,由于站點設施欠缺,軍運員缺乏裝載經驗,高宇飛始終沖在第一線,白天鉚在現場指導裝載,晚上協調軍供站實施保障。20天後,部隊如期完成機動任務,高宇飛卻由于紫外線的強烈照射,脖頸和手掌上的表皮脫了一層又一層,洗澡洗手都灼痛難忍。

一開始,高宇飛也吃不消,但隨著長年累月的鍛煉,他逐漸養成了勇于挑戰困難的過硬作風。兵力的快速投送,離不開準確的數據支撐。為了切實掌握偏遠地區各個站點的準確信息,作為南疆軍交戰線上兵齡最長的老兵,高宇飛主動請纓,肩負起軍專線信息采集任務。很多小站遠離居民區,在戈壁灘上平均顛簸百余公里才能到達一個站點,一些出租車司機知道路途艱辛,即使好話說盡也不願意接這種活兒。好多時候,他只得協調就近的兄弟部隊,利用訓練間隙派車保障。最終,高宇飛跑遍了南疆數十個軍交站點,采集和掌握各類數據百余組,他也因此被大家稱為“活地圖”“數據庫”。

長年奔波在高原戈壁,風餐露宿是常有的事。高宇飛因此落下了風濕和肩周炎、跟腱炎的病根。醫生和戰友們多次提醒他注意身體,但他總是嘿嘿一笑︰“任務一來就顧不上了。”

正是憑著這種不顧個人得失的敬業精神,高宇飛在從事鐵路軍事運輸近20年的時間里,每年平均行程超過2萬公里,圓滿完成部隊軍事演習、“神舟”系列飛船監控、抗震救災物資搶運、國際聯演聯訓等急難險重任務,常年往返于南疆各個站點,各項工作無一出過紕漏。

寂寞總被雨打風吹去,豪情又隨金戈鐵馬來。日前,接到保障某演訓部隊回撤通知後,高宇飛迅速收拾行囊,馬不停蹄奔赴下一個任務現場。(楊剛劍、鄭孝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