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相对平等的伙伴关系转型艰难,发展与安全难题破解不易——

欧盟对非新战略的雄心和尴尬

来源: 解放军报作者: 海 镜责任编辑:张诗梦2020-03-26

■欧盟欲强化维护非洲和平的努力

■对稳定非洲“南翼”心有余而力不足

近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和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在布鲁塞尔共同发布《欧盟对非洲关系新战略》,提议欧非应建立5大领域的伙伴关系和加强在10个领域的合作。欧非将围绕该文件磋商7个月,为10月的欧非峰会宣言“定调”。

非洲是欧洲昔日的殖民地,更是满足其重大利益诉求的势力范围:丰腴的资源库,推广“欧式民主”的试验田,维系国际影响力的“后院”……但是,近年来国际格局加速转型,美国等在非洲影响力一再扩展,非洲国际地位不断上升,难民、非法移民和恐怖袭击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从非洲“外溢”到欧洲的风险加大,促使欧盟正视现实,加快调整对非政策步伐。

从2000年首届欧非峰会召开,到2005年欧盟出台首份面向全非洲的战略,再到2007年欧非共同发布“联合战略”,欧盟一直有意将欧非关系由传统的“援助-受援”型“主仆”转变为相对平等的“伙伴”。新战略不仅沿袭欧盟的既有思路,更进一步高调宣称欧非是“基于历史纽带,有密切政治、经贸与人文联系”的“天然伙伴”,应构建“更加全面、综合而长期的关系框架”。

尽管经贸一直是欧盟对非打交道的“拿手戏”和切入点,也是新战略着墨很多的“主打牌”,但其字里行间不时显露的“地缘和安全关切”,更能体现欧盟对非战略理念的实质。欧盟官方认为,非洲的“发展-安全关联”困境较明显,贫困与动荡易形成“恶性循环”,需要协调对非经贸和军事政策,争取“一揽子”解决问题。因此,新战略声称将“通过结构化和战略性合作,尤其是关注最为脆弱的地区,强化欧盟维护非洲和平的努力”;“综合运用人道主义、发展合作与安全干预措施,确保有效应对非洲的冲突和危机”。

近年来,非洲一直是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的实践重心所在。欧盟对非“次地区层次”战略,分别针对非洲的3大动乱热点:“非洲之角”、几内亚湾、萨赫勒地区。欧盟多管齐下插手非洲的“安全治理”:一是资金支持。欧盟于2003年设立的“非洲和平基金”,已向非洲的国际组织和国家提供24亿欧元。二是直接派遣部队。欧盟已在非洲领导了近20场军事和民事行动。三是帮助提高非洲自身的安全治理能力,分享情报信息,培训其军警和边境守卫力量,推动其安全部门改革。新战略可以说是对上述举措的汇总整合与翻新升级,表明了欧盟大力介入非洲安全事务的决心。

欧盟对非新战略虽豪情万丈,但出炉伊始即伴生着诸多制约因素。

非洲舆论普遍认为,该文件不仅在姿态和观念上“傲慢与优越感十足”,也没有从根本上考虑和有效回应非洲的现实关切:欧盟要在非洲打造的“数字”与“绿色”经济,不接非洲现实发展水平的“地气”;非洲急需将基础设施建设和企业融入欧洲市场,欧盟却“口惠而实难至”。欧盟如果在非洲解决不了民生福祉,军事手段就只会“治标不治本”,甚至激发非洲对外来势力干涉主权的反感。

欧盟被纷至沓来的内外危机所困,对稳定非洲“南翼”心有余而力不足。欧盟峰会连自身的财政预算分摊都谈不拢,新战略给不出未来对非资金投入的具体数额,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多数欧盟成员国并不愿为法国等老殖民国家“埋单”,对欧盟对非军事干预行动态度消极。欧盟在非洲开展的维和、反海盗等“非战争军事行动”,所需人力甚于高技术装备,而这恰是军队规模不断缩水的欧盟成员国的“短板”。欧盟对非战略新蓝图恐将与欧洲一体化进程一样前路多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