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缩减驻德部队引局势变化

来源: 中国军网-中国国防报作者: 杨志凯责任编辑:尚晓敏2020-08-05

美国防部长埃斯珀宣布将从德国撤出约1.2万名美军

7月29日,美国防部长埃斯珀宣布将从德国撤出约1.2万名美军,并对撤军背景、阶段性规划和兵力重新布势进行详细说明。此次撤军是美海外驻军最大规模的一次部署调整,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既可能催生美、德国内各党派力量政见之争,也因撤军因素中的“军事威胁”将俄罗斯拉入“局”中,大国关系出现微妙转圜,各方安全、经济乃至地缘战略将因局势变化出现调整。

“引发思想混乱的撤军”

根据美国防部计划,约5400名士兵将被调遣至其他欧洲国家。其中,1支空军土木工程中队、1支F-16战机中队及多支小规模部队将转移至意大利,多支陆军装甲部队将移防波兰,部分参谋人员和情报、侦监等力量计划重新部署至比利时,其余6400名士兵将返回本土重新分配至各军种部队。此外,驻德的美军欧洲司令部和非洲司令部也将搬迁。埃斯珀表示,整个撤军计划将分阶段实现,空军部队将是首批撤出的力量。

尽管美国防部和驻欧军方高官不断强调,撤军是“兵力前推部署的防务需要”,特朗普团队也从安全、经济和盟友关系等多个角度“放大”撤军的积极效应,但多数西方媒体认为,这将是一场“引发思想混乱的撤军”。

前五角大楼负责欧洲和北约事务的高级官员汤森表示,这实际是源于特朗普对德国的敌意,充满个人主义色彩。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籍议员梅内德斯直言,“这是对最亲密盟友的侮辱”。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表示,“这个举措是严重错误,长期来看会损害美国利益”。

与此同时,美选择“不打招呼”单方面撤军的方式在德国国内掀起波澜。总理默克尔及防长等高官以低调方式予以“冷”处理,并强调“美军的离开,不会对德国以及欧盟发展产生影响”,但政界对此事的看法并不统一。驻军所在州官员对美军撤离表示失望,一些州长联名给美国会议员写信,请求美方“收回撤军计划”。俄媒置评,反对美军撤离的政治力量主要是“基于经济因素作出的政治选择”,以小城格拉芬沃尔为例,不到7000人口的城市驻有美军1.1万人,美方在当地投资10亿多美元(约合70亿元人民币)用于基建工程,提供超过3000个工作岗位。

以俄为借口制造矛盾

埃斯珀将此次撤军的意义描述为,“欧洲地区重新布势的开始”和“更好地威慑俄罗斯以保护欧洲盟友”。不过,如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申格尔所言,“美方此举将对地区局势产生消极影响,并向俄罗斯发出错误信号”。俄外交部副部长格鲁什科表示,俄罗斯与北约相关关系基本文件中规定,北约有义务不再追加部署重要作战部队,向波兰调派装甲部队显然违反此条款,俄将在必要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证国防安全和合法利益。

俄媒也刊文称,美方总是想方设法以俄罗斯为借口,制造俄欧矛盾。

首先是经济上的制裁。俄德“北溪-2”等合作项目,让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面临油气资源供应市场被“分蛋糕”的窘境,美方试图以撤军来“敲打”德国,并为下一步对两国合作项目追加制裁预做铺垫。

其次是美方在“俄罗斯威胁”渲染下调整防务指针的“实锤”举措。6月初,特朗普下令大幅削减驻德美军,一个多月后美国防部长随即公布撤军计划,反映出美方早已对军力部署调整作出针对性谋划,其中波兰将成为“反俄”桥头堡,比利时蒙斯等基地正被打造成北约网络战等新型战力的枢纽地带,意大利和英国等国则作为快速响应兵力的集结点。

再次,美通过这种“不打招呼”单方撤军的强硬姿态,向欧洲盟友施压。与埃斯珀刻意“安抚”德国不同,特朗普多次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对俄德经贸合作和德国防务预算过低的不满。美方此举意在打压欧盟一体化进程,并通过兵力前推制造俄罗斯与欧洲军事对峙,进而以安全为“绳”拉紧北约盟友。对此,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驻欧美军越少,欧洲才越安全”。

地缘格局重塑“窗口期”?

报道称,就在美方撤军计划落地后不久,欧盟宣布拨款2.05亿欧元(约合16.8亿元人民币)加强欧盟自主独立的高技术国防工业。俄外长拉夫罗夫也在与欧盟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通话中表示,俄方支持恢复与所有北约成员国的对话,从更广泛角度审视欧洲军事政治安全问题。

西方媒体分析,美撤军在短时间内会对美德乃至美欧关系产生一定影响。“欧洲一体化”“欧洲联军的扩编与升级”等话题将进入德法等老牌欧洲国家的政治和军事议程。同时,兵力移防波兰造成的北约变相东扩,也将引起俄针对性反制,俄已在西部战略方向实施旅改师计划、加紧武器平台升级换代。

如果欧盟能平稳度过“阵痛期”,逐步实现防务、经济与外交独立,其将成为多极格局中一支重要力量。以经济体量为例,2019年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约占美国同期85.9%。前不久,欧盟与俄罗斯联合促成的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全面停火协议,是“美国缺失”背景下外交影响力的一次展现。

部分俄媒及西方智库认为,长期来看,欧洲的地缘格局不会发生剧烈“震荡”,美撤军产生的影响,可能伴随政府更迭及欧洲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调整逐步降级。此外,俄欧间意识形态相异,且欧洲各国对大国博弈态度不一,欧洲安全可能重回北约防务框架,但此轮美撤军行动势必引发地区各攸关方对战略和安全概念的重新审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