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剂救命药,折射出经济动员的无穷力量

来源: 中国国防报作者: 孙兴维 程荣责任编辑:杨一楠2017-09-28

与死神赛跑

每年5月至9月,是毒蛇频繁出没的季节。战士小李所在的部队正驻守在一片原始森林旁。

9月18日20时,小李随班长执勤时突然被一条黑蛇咬中右手手背。“这是一条眼镜蛇。”班长从蛇身及花纹判断。班长在边防驻守了5年,明白解毒的关键是对“蛇”下药——被哪种毒蛇咬伤,就用哪种抗蛇毒血清,疗效最佳。而且蛇毒血清必须在24小时内注射,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班长给小李做了简单包扎后,马上通知了连卫生队,同时向连长和指导员汇报。

“卫生队没有血清了。”

“什么?!马上联系最近的医院,寻找蛇毒血清。”

20时35分,小李被送到驻地最大一家医院时,他的右手手背已经发黑,关节处至手掌明显肿胀。可是医院的答复,让连长一下子“慌了手脚”——医院没有血清。

他们立即联系解放军第181医院药品采购站,通过动员数据平台查到,国家华南地区医药储备配送动员中心有储备。救急电话打到了国家华南地区医药储备配送动员中心—广西桂林汇通药业有限公司,接电话的是公司总经理揭英才。

此时已是下班时间,工作人员大都回家了,揭英才得知这一紧急情况后,一边通知动员中心启动应急药品供应保障机制,开通绿色通道,一边给相关员工打电话,让他们火速赶到公司,采购部、质量管理部、销售部、物流中心等部门纷纷行动起来,蛇毒血清出库,配送车辆分配,相关人员召回……几乎同一时间集结完毕。

部队离桂林有500多公里,天色已晚,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送过去?怕保温桶影响药效,揭英才派出物流中心最好的冷链车,并给这个车增加2名驾驶员,保证路上人休车不休,一刻不停。

21时许,3名驾驶员和1名工作人员带着3支抗蛇毒血清出发。凌晨3时许,当第一支抗蛇毒血清注射到战士小李的身上时,送来救命药的师傅们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一剂救命药,折射出经济动员的无穷力量。

亏本的“生意”

血清为何难寻?

“抗蛇毒血清成本高、利润低。”解放军第181医院药品采购站李宏平告诉记者,抗蛇毒血清属于生物制品,国家对生产厂家有相当严格的规定,对企业的软、硬件要求非常之高,而生产一支血清最快也要9个月左右的时间,生产成本高、用量少,利润回报很低。此外,血清的储存和配送对设备的要求非常高,配送需要专业的冷藏箱。据悉,某医药企业经营血清3年,每一年都亏损在10万左右。

可是在广西桂林汇通药业公司,类似抗蛇毒血清这样的应急药品却储备丰富。因为该公司还有另外一个身份——2014年,广西桂林汇通药业公司被国家指定为国家华南地区医药战略储备库,同时,国家华南地区医药储备配送动员中心在该企业挂牌成立,平时开展动员准备工作,形成和储备相应的动员能力,提高平战转换能力,不断增强动员潜力。

9月中旬,记者在该公司看到,各类药品摆放整齐有序。揭英才告诉记者,企业储备常用品种8000个,品规12000个,基本做到了新、特、奇、稀药都有储备,满足平时、战时应急需要。

“很多急救药品都属于亏本储备,但是为了战时需要,必须储备齐全。”揭英才说。

记者在药品仓库登记本上看到,出库系统严格遵守先进先出原则,也就是用旧存新的原则,可以确保各类药品不会过期失效,避免军队仓储、保管和报废药品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桂林联勤保障中心参谋部计划处处长陈明斌在参观企业医药储备配送动员中心后,决定与该企业进一步接洽,希望能将企业纳入桂林联勤保障中心的医药储备系统,提高部队的医药储备能力。

高效的动员力

国民经济动员是实现国家安全战略目标的战略手段。进入新世纪,经济动员中心作为一种新型的动员组织形式,走进人们的视野,在大江南北迅速崛起。它所具有的转化动员潜力、积聚动员生产能力、实现企业快速转扩产、提升动员产品科技含量等一系列功能,就好比是国防动员体系中的“转换链”,随时可根据国家安全形势需要启动对接,做到牵一发而动全身,将经济潜力迅速转化为战争实力。

经济动员中心平时究竟如何运转?9月16日,记者来到广西桂林汇通药业公司时,看到身着迷彩服的员工,在进行军事训练;公司办公楼墙上的保密制度、工作制度等清晰醒目……揭英才告诉记者,企业每年都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国防教育和军事训练,新员工入职必须要参加一次军训。就拿这次送蛇毒血清来说吧,如果平时军事训练、作风素养不过硬,遇到突发情况很难完成任务。

“依托地方医药公司建立药品代储机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创新尝试。”桂林市发改委副主任、市经动办主任李勇说,通过这几年的不断尝试发展,药品动员中心建设日趋完善,目前已在桂林及周边地区形成药品生产、储备和配送的应急应战保障能力。

记者了解到,该中心自有28辆医药专用配送车辆、2辆冷藏车,目前已实现西南区域二级城市全覆盖配送网络,他们还与航空公司、物流公司等建立了应急合作机制,一般情况下,能保证药品、器械等配送,桂林市范围内30分钟直达,其它地区通过公路、铁路、民航等可以任意送达。

2016年8月,公司接到空军某部电话,要求发运一批军队储备药品。他们立即组织货源出库,一个小时后就托运到市经动办安排的航班,当天下午即运抵并签收。(孙兴维、程荣)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