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那个背着10公分伤疤的边防老兵又来入伍了

来源: 解放军报作者: 李昕航 郭涛责任编辑:乔楠楠2017-09-14

“妈,我还想去当兵。”在饭桌上我突然对着母亲来了这么一句。

“啥?还去?不行!”母亲惊讶地张开了嘴巴,惊讶了半响后直接拒绝。

“我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我真的不想在地方工作,还是想回到部队。”我有些无奈地对着母亲解释。

“孩子,我知道你大了,可是你已经当过一回兵了,部队的生活也体验过一次了,而且……你还嫌自己伤得不够重么?”母亲边说边小心翼翼挽起我的袖子。看着胳膊上7公分的疤痕,摸摸背上10公分的伤疤,我明白,母亲是为了我好。

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疤痕得从五年前说起。那时我刚上大一,和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区别:离开了家人的“束缚”,如一只挣开了囚笼的小鸟,过上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生活。但生活的转折发生在不经意的一天,与往常一样,漫步在校园内的我,突然被铺天盖地的征兵启事所吸引。成为一名大学生士兵参军入伍成为我人生新的航向,就这样我的第一次军旅生涯拉开了帷幕。

下连后,由于各项素质以及成绩都比较出色,我被分到了边关,成为了边防军人中的一员。但是边防的苦和累是众所周知的,还有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危险性,我成了母亲最深的挂念。对于那些从未到过边境的人来说,跨越边界可能是一种惊险刺激的探险游戏,是一段充满着神奇色彩的传说。但对于我们边防军人而言,阻止不法分子非法越界是使命职责所在,而且随时有可能面临流血牺牲。

那天跟着班长去巡逻执勤,突然发现从河界对岸飘来了几个大轮胎,上面搭着两辆摩托车,我们意识到遇上了边境走私特情。于是,班长将这个情况上报到连队。连长命令我们原处监视,等待增援。就在此时从草丛内出来了几个人,准备将摩托车运走。等战友增援貌似来不及了,我们当即决定冲上去制止。

初次入伍训练中(王鑫 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