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边防卓拉哨所蹲点见闻之二:融冰化雪战友情

来源: 解放军报作者: 马三成 柳军 晏良责任编辑:李晶2019-05-19

5月10日,卓拉哨所藏族排长罗培和士官周立峰休假归来。

官兵一拥而上,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握手拥抱,笑逐颜开地分享他们带回来的“宝贝”。

罗培笑着说,哨所海拔4000多米,高压锅都蒸不熟馒头。这次休假归队时,他从山下县城买了些馒头、花卷,还带回一些自家做的牦牛肉干,让大家解解馋。

刚从内地老家归来,周立峰有些高原反应。班长杨东儒拿来抗缺氧的红景天和丹参滴丸给他服下;战士吕胜超早早地帮他铺好了被褥;战士夏梦鑫熬了粥,做了他最爱吃的土豆干锅鸡,端到他的床头……

“卓拉哨所终年严寒,宿舍里的炉火长年不熄,但哨所官兵的兄弟情谊,却总能让人感受到春天般的暖意。”周立峰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是真情,融化了“冰雪”。

卓拉哨所矗立在雪山之巅,官兵上山下山十分不便。2017年4月的一天,战士戴帅、陈州祥下山,徒步行至一处积雪路段时,戴帅不慎跌落山崖,从眉头到鼻梁骨划开一道血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陈州祥急忙爬下山崖,来到戴帅身边,从背囊里取出一副枕套,为戴帅紧急包扎好伤口。“伤口很深,你坚持一下,我下山去求援。”陈州祥语气中透着焦急。

戴帅一手按住伤口,咬牙点头。陈州祥立即下山,走到半山腰的排点时,已累得满头大汗。

时任连队副指导员陈龙闻讯,立即让老兵葛江洲、卫生员孙少周、义务兵马明考前出救援,并报告上级请求急救。

半晌工夫,陈龙带着排点战友赶来了;随后,营教导员和军医赶到……受伤的戴帅见到战友,一时间感动得泪花闪闪。每当想起这一幕,戴帅就深深感到,坚守雪山之巅的日子寂寞而艰苦,是战友的关爱让自己有了战胜困难的勇气。

那次意外,给戴帅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疤痕。他憨憨一笑:“这是青春的烙印,也是一朵‘光荣花’,只有坚毅的卓拉军人才配拥有。”

常年守卫“挂在天上的哨所”,官兵出现头疼脑热是常有的事。

那年,战士陆庆洋高烧不退。深夜,老兵葛江洲、戚松清背起他往山下跑,还在背囊里装上了换洗的被套、床单。两人轮流背着陆庆洋走了好一阵,最后谁也背不动了,就用被套当担架,小心翼翼地抬着陆庆洋往山下走。

这一路,老兵们忘记了疲倦,从傍晚走到深夜。

2017年3月的一天,士官宫再涛突然肚子疼,蹲在地上站不起来,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葛江洲马上打电话报告情况。接到消息,陈龙叮嘱几名哨所战士轮流将宫再涛背下山,自己则带上几名战士,上山接应。

哨所战士背着宫再涛走小路“滑雪”下山,陈龙则带领战士往山上爬。两队人马顺利会合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救援接力……

老排长吴少堂给记者讲起这样一个故事。

2013年5月,吴少堂带着5名战士从排点上哨所。途中休息时,他听见山上隐约传来异响,抬头一看,是雪崩!

一瞬间,吴少堂拉起战士张琦就往一边跑——好险!他俩刚躲开,张琦身旁的背囊就被雪掩埋了……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去年底的一天,哨所战士李真豪和田美梓下山采购生活物资,返回时背着物资爬雪山更加吃力。

天气寒冷,李真豪在半米多深的积雪中开路。很快,他穿着棉靴的双脚便失去了知觉。但看了看身边忘记戴手套的田美梓,李真豪马上把自己的手套塞到他手中。

这件事,让田美梓至今记忆犹新:“戴着班长的手套爬山,心里别提多温暖了。”

快到哨所时,田美梓突然发现手腕上的手表不见了。“这是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田美梓急得团团转。担心夜里会有暴风雪,趁着天还没黑,李真豪带着田美梓原路返回寻找。一小时后,手表找到了,他俩却一身积雪,俨然两个雪人。

“战友在,心里就踏实。”田美梓说,那天晚上,他睡得特别好。

在卓拉哨所,官兵们不分你我,亲密无间。在这里,没有愁眉不展,只有开心快乐和温馨的笑脸!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