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中建岛守备营官兵:将祖国万岁种在岛上,刻在心底

来源: 解放军报作者: 陈小菁 卫雨檬 钟魁润 张懋瑄责任编辑:李晶2019-06-11

我们的身后是伟大的祖国

老兵退伍的日子,是守岛官兵最不愿提起的日子。

去年,四级军士长张建雄服役期满。老兵离岛那天,四级军士长郭丹阳正在值班。他站在顶楼哨位上,默默地看着与自己同年上岛、并肩守岛14年的好战友登上直升机,心里“觉得少了很多东西”。

随着机翼的盘旋声渐渐消逝,望着载着战友的直升机渐渐远去,变成天边一个“小黑点”,郭丹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身处天涯小岛,注定有辛酸有泪水。但官兵们说,从不会感到孤单,因为身后就是伟大的祖国。

在岛上坚守14年的老兵张孝伟,这样解释坚守的意义:“远方的母亲牵挂着我们,祖国母亲在我们心中。”

在守备营荣誉室,一个玻璃柜里摆放着上千封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其中有退伍老兵写来的,更多的是社会各界群众写来的。刘长文说,信息时代,更多关爱来自网络互动和电话热线。每到过年过节,他的手机总能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问候,也有询问通信地址的……无论是几句贴心祝福,还是寄来一包家乡特产,都代表着人们对海岛、对守岛官兵的拳拳关爱。

那年中秋节前夕,一位学俄语的北京女大学生,在电视上收看了中建岛守岛官兵的故事,感动不已。她买了9个月饼,并附上一封情意浓浓的信,一并寄到中建岛。

在那个年代,由于交通不便,等包裹寄到时,已经两个月过去了。虽然月饼已经不能吃了,但那封信却让官兵们开心了好几天。午饭后,官兵们聚集到营院内的凉亭里,一字一句地读:“中建岛的兵哥哥,祖国边防有你们在,是我们的幸福……”

守岛爱岛,即使离开了中建岛,也割舍不下心中那份特殊的记忆。

这两年,一些中建岛转业、退伍的军人建立了一个“中建人”微信群,其中年龄最大的有20世纪70年代入伍的老兵。平时,大家聊得最多的是对守岛岁月的怀念,对当下生活的满足,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和梦想。“从中建岛走出去的老兵,性格都非常乐观,很少有抱怨人生的。”刘长文说。

在守备营营区,一株3米多高的银毛树,半沐阳光、半沐阴凉。40多年前,老兵巫瑞孔在中建岛栽下这棵“中建第一树”。

去年,已经62岁的老兵巫瑞孔,通过自己的女儿联系上刘长文,想完成一个心愿——再为自己当年种下的那棵“中建第一树”浇一次水、再交一次特殊党费。巫瑞孔的女儿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建岛一直是父亲魂牵梦萦的地方……”

遗憾的是,由于身体原因,巫瑞孔始终没能如愿。但刘长文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上:他和战友采下几片“中建第一树”的叶子,晒干脱水后,用透明薄膜塑封,制作了一个精致的树叶标本。今年,一位下岛探亲的战士专程把标本送到了巫瑞孔的家。那天,望着几片树叶标本,巫瑞孔激动不已,不停地用手反复抚摸……

一位在西沙守岛多年的老领导,退休后对西沙有太多的不舍。每年春节,他都会给守在这里的战士寄上几大包生活用品和食品。接受采访时,他给记者讲起中建岛的往昔与今朝,他说:“对于守岛官兵来说,祖国安宁就是他们的守岛梦。也正是怀着这样的梦想,中建人的青春永远不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