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中建岛守备营官兵:将祖国万岁种在岛上,刻在心底

来源: 解放军报作者: 陈小菁 卫雨檬 钟魁润 张懋瑄责任编辑:李晶2019-06-11

身处天涯之远,却如咫尺之近

在守备营荣誉室里,珍藏着一封来自远方的“情书”。时光荏苒,一段深情故事也被尘封在岁月里。

写信人是一位来自南京的女孩,刚满20岁的她,从小崇拜军人。一次,她在报纸上看到中建岛守岛官兵的故事,就想方设法联系在部队服役的表姐,要到了邮寄地址。后来,这封“情书”真的漂洋过海,来到岛上……信的结尾,女孩还留下了通信地址。

军医蔡关泉是战友们公认的“笔杆子”。官兵们提议,让蔡关泉代表大家给这位女孩写回信。谁知数月后,那封信却被退了回来——原来,信在路上走得实在太慢,等寄到原来的地址,她已经大学毕业离开了学校……

“中建人都很单纯。”守备营某连指导员陈子民,军校毕业后就到了中建岛,他如阳光般热情的性格,很快适应了岛礁环境。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一个浪漫的水兵……”抑或,这也是陈子民内心的一份执着、一种诗与远方。

几年间,陈子民带领战友在岛上建起电子阅览室,组织开展沙滩排球赛、篮球赛;用废弃的衣柜木板、捡来的马尾松木,设计加工成一排海滩躺椅、用椰棕制成“遮阳伞”……每到周末,官兵们开展游泳训练间隙,躺在自己制作的躺椅上休息,每个人脸上绽放的笑容,如浪花般纯粹而清澈。

听着官兵们的讲述,记者心头收获的是一份释然,更收获了一个答案——是沧海孤岛的寂寞坚守,让守岛官兵用坚毅和顽强,抵御着各种诱惑。

驻守天涯,远离亲人,守岛官兵有太多辛酸故事。但他们的情感世界并不苦涩,而是那样丰富精彩,充满军人特有的浪漫情怀。

中建岛四季湿热,但这里也有“雪人”。官兵们根据心上人的模样,用白色珊瑚石堆成一个个“雪人”,拍成照片发给“她”。他们还会在巡逻时捡来美丽贝壳,串成精美项链送给心上人。

中士张昕是个有心人,他听说虎斑贝象征着忠贞与挚爱,就在一枚捡来的虎斑贝上刻下“爱的誓言”……如今已经牵手走进婚姻殿堂的小两口始终觉得,中建岛就是他们的福地,是他们人生幸福的新起点。

陈子民与妻子结婚3年,两人聚少离多,到今年5月又有将近半年没见过面了。记者建议两人“隔空示爱”,陈子民躲在角落想了好久,才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句:“何岚,我想对你说,辛苦了。”

那天,陈子民举着那张纸,站在中建岛主权碑前,身板挺得笔直。他一再提醒记者:“麻烦把我P得白一点,要是她看到我的‘西沙黑’会心疼的。”

再过几天,通信信号班班长李孝龙就要休假返乡了。战友们眼中“中建第一帅”的李孝龙,看上去神采飞扬。身边的战士悄悄告诉记者:孝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这次返乡,就是要跟经过10年爱情长跑的心上人领证结婚了。

中建岛这么苦,有姑娘愿意嫁给守岛军人吗?李孝龙不无自豪地说,只要素质好,天涯有芳草,我的战友们找的对象一个比一个美丽。

中建岛的爱情,是常来常往、还是鸿雁传书?官兵们说,都不是。过去中建岛交通不便,很少有船只能到中建岛。海上风大浪高,有时候看着船来了,爱人和亲人就近在咫尺,却也只能泊在外港。李孝龙就曾眼睁睁地看着即将相聚的爱人离岛而去……

船来了靠不了岸,这对恋爱中的人来说是残酷的。然而,中建岛绝不是爱的荒原。

“如今不同了!”李孝龙告诉记者,虽然远离陆地,他们却同步享受着祖国发展的成果——今天的中建岛,营区周围绿树成荫,“三防菜地”里时蔬不断,学习室内有卫星电视,岛上开通了4G信号,强军网进班入排……

“身处天涯,远隔千山万水,如今却如同咫尺。”李孝龙说。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