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虎子三从戎|一位烈士母亲40年的初心坚守

来源: 国防部网作者: 艾晓林责任编辑:刘上靖2019-09-09

这是一位烈士母亲。

她有四个儿子,三个儿子参军入伍。四十年前,小儿子英勇牺牲。四十年来,从未向组织开口要过任何特殊待遇,只是默默努力工作,退休后继续发挥余热,传播正能量。

她叫田伯芬,今年84岁。四十年来初心如一,执着坚守。

某部士官家属艾碧看望田伯芬老人(左一)和老伴何良英(左二)。

四虎子三从戎:“国家需要、党需要我的儿子去当兵”

田伯芬老人家中墙上挂着烈士证明书。

1979年2月20日,是田伯芬生命中最刻骨铭心的一天。

那一天,年仅21岁的小儿子何田忠,为掩护战友突围、保卫指挥所,英勇牺牲。

“该同志……表现勇敢、不怕牺牲、冲锋在前,协同班、排长指挥。火箭筒手负伤,自告奋勇当射手,打得狠、猛、准,勇往直前、临危不惧、生命置之度外……不幸光荣牺牲。”

当二等功军功章和追任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和革命烈士的证章传回重庆家里时,田伯芬与老伴何良英瞬间崩溃。

二哥何田钦与小弟感情极为深厚,无法接受弟弟牺牲的现实,接到消息的当天就精神分裂,从此无法正常生活。

西南地区民间习俗,称呼最幼的子女为“幺儿”,还留下一句人尽皆知的俗语“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

最疼爱的“幺儿”何田忠还那么小、那么年轻就光荣牺牲,连婚都没结,更没有留下一男半女。白发人送黑发人,锥心的悲痛让田伯芬大病一场。每年的2月,田伯芬都会伤心欲碎。

田伯芬和丈夫何良英有四个儿子,他们把三个儿子先后送进了部队。

何田忠牺牲后,两个哥哥依旧在遥远东北和西藏的边陲服役。党和政府也给予了何家最大的关怀。但是,当组织上问到老两口有什么要求时,不善言辞的何良英只是摇头,田伯芬则是轻声说了一句:“我们这一家的一切,都是党给予的,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缺。”

后来,两个儿子转业了,她也没向组织提出要求照顾,服从安排,一个成了厂里一线的拉丝工人,一个成了一线的轧钢工人,都是最基层最辛苦的岗位。

“你们的弟弟是为国牺牲,我们都不能为他抹黑啊!”田伯芬面对两个退役回来的儿子时,抹着眼泪说:“你们都是当过兵的人,退伍了也要有军人的担当,以后就各凭本事,争取干出一份成绩。”

多年以后,还有人不理解地问田伯芬:“你生了四个儿子,怎么就送了三个去当兵啊?你也太……”

田伯芬听后,平静地说:“我是旧社会走过来的人。我就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一个妻子、四个儿子的母亲。我不懂大道理,但我晓得那个年代,国家需要、党需要我的儿子去当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