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致军校教员|当时光流过三尺讲台

来源: 解放军报作者: 刘国栋 侯臣平 等责任编辑:刘上靖2019-09-10

难忘我的第一个科研课题

国防科技大学文理学院教授 侯臣平

春华秋实,岁月更替。我与国防科大已结缘近20年。20载春秋,让我从一名青涩少年成长为一位成熟的军校教员。

2004年,国内数据挖掘领域尚处在萌芽阶段,硕博连读的我选择了这一当时并不热门的专业。然而,2006年,我自视为“得意之作”的论文却无人喝彩,身心俱疲的我一时陷入了迷茫。我开始质疑:“选择到底对不对?”

“陪我去散散步吧!”在校园的小道上,导师走在我身边,“从想法的出现,到着手解决问题,再到成果发表,是一个很长的周期。科学研究更多时候需要的是平平淡淡的坚守。”听着导师的话,我愁云密布的心渐渐舒展,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经过数百个日日夜夜的反复推演,我的科研成果最终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广泛认可。

2010年留校任教后,我正式面向“军事情报数据分析”这一重要课题展开科学研究。“传统的数据挖掘算法难以对付高维数据,需要更新算法。”我察觉到了这一问题的关键所在,开始向其发起挑战。

由于我以前侧重于基础研究,对于该问题的应用背景了解尚浅,刚开始时困难重重。“再坚持一下,曙光就来了。”我千百遍对自己说。

2013年4月,长沙的春季阴雨连绵,加之作息和饮食不规律,我腿上和背后多处患上皮肤病,坐也不是,躺也不行。“小侯,休息几天再过来吧!”教研室的前辈们劝我缓一缓再做实验。“我不能停下来,就差一点点出结果了。”科研的过程是枯燥、痛苦的,但问题解决的那一刻,又是快乐、幸福的。最终,我们创新性地提出了一种新模式,大大提高了运算效率,并成功运用到实际任务中。新模式得到国际相关领域专家的高度赞誉,称之为“最能代表目前水平的成果”。

科研的道路到底有几道弯、几多难?无数前辈都给出了答案:无尽。我们要能经受坐冷板凳的煎熬,既要有“十年磨一剑”的耐力,更要经得住一次次失败的打击。我们没有满足于暂时的成功,背负行囊继续前行。

从科研新手到学术骨干,我很庆幸一直在坚守着这份事业。我常鼓励我的学生:“其实每个人都是一片大数据,唯有坚守信念,勇敢挖掘,才会发现自己的价值。”我也常提醒自己:科研是一种坚守,教员是一份责任,我一直在路上。

(方姝阳、雷 雯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