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季丨边关再响驼铃曲,诉说老兵不舍情

来源: 中国军网作者: 陈小菁 王雪振 关磊 等责任编辑:乔楠楠2018-09-11

西北向西,挥别我的喀喇昆仑

■王雪振

西北向西,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喀喇昆仑山脚下。

这是边关军营普通的一天,耳边回旋的驼铃曲,让营盘里的气氛显得有些伤感。

这一天,戍守边关的老兵们,即将挥别戍守多年的喀喇昆仑。不想说再见,只因巍峨的雪山,永远矗立在他们心间。

陈永鑫在离队前精心擦拭连队荣誉室。刘孝强

“啥时候想回来,这里就是家”

9月3日,24岁的南疆军区某团下士陈永鑫坐在床沿,怔怔地望着窗外。

秋日的晨光照在他的额头上。5年的风沙磨砺,让他的额头多出几条与实际年龄不相称的皱纹。

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军旅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回放。

高考失利后,陈永鑫在职业院校学过3个月厨师,又在小餐馆里打过大半年工,最后他选择报名参军——“为了人生不再茫然,为了心中那个梦想。”

入伍的前一天,妈妈亲手给陈永鑫理了一个干练的发型,嘱咐他:“儿啊,到了部队好好干,要肯吃苦。”

妈妈的话,陈永鑫记住了。

来到部队后,无论再苦再累的任务,他都冲在前面。几个月后,他成为雷厉风行的合格一兵。

入伍当年的寒冬,陈永鑫随部队开赴某高原腹地进行构工作业。天寒地冻,他抡起一镐,却只凿出个小坑。那段时间,他干起活来不要命,手上打出血泡,又磨破了,他一声没吭。

打那以后,战友们都叫陈永鑫“拼命陈三郎”。

有一年,部队野外驻训撤收,需要清理野战厕所。木板掀开后,粪水发酵的刺鼻味道扑来,没人敢凑上前。

陈永鑫二话不说,第一个跳进坑道,一锹锹往外清理……干完活,他还跟大家开起了玩笑:“咱们现在最需要一瓶香水。”

在南疆守防,必须受得住夏季毒辣阳光的炙烤。陈永鑫尽管从小生活在南方,起初也吃不下风吹日晒的苦。一次训练完,他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竟拭掉了一大块皮。

“也是奇了!打那以后,那块晒伤的地方再没疼过。”陈永鑫憨笑着说。

今年8月底,团队赴某高原寒区执行装备输送任务,陈永鑫主动提出参加。起初,连队指导员许伟伟坚决不同意:“不能耽搁了退伍的时间。”

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许伟伟知道陈永鑫的倔脾气,也懂他内心的不舍。

9月5日,离队前一天的晚上,许伟伟推开了陈永鑫的房门。望着宿舍内摆放着的大包小包,许伟伟动情地说:“啥时候想回来,这里就是家!”

听到这句话,陈永鑫把头扭到一旁,不想让指导员看到自己流泪。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